关于中国高考的一篇深度文章

北京时间6月7日,975万人将步入中国高考考场。警察在周围维持治安,禁止一切喧哗。从新疆喀什的清真寺旁到北京的长安街边,这些考场遍存于整个中国。考试制度是中国文化的一大发明,亦是中国人的重要精神信仰。人们相信,高考是人生唯一公平的命运角斗场。

河北衡水中学(以下简称衡中)是这一命运角斗场的大满贯赢家。2017年,衡水中学考上清华北大的人数是176人,2016年是139人,再往前推到2015年,这个人数是119人。每年的省文理科状元大多产自这里、通过清华北大自主招生审核的人数常年位居全国第一、成绩600分以上学生数以几千计,衡中的成绩令中国人睹之目眩,并成为当地的一张名片。

日前刚刚发布的2018《清华北大自主招生名单》中,衡水中学通过清北自主招生初审的人数为71人,超过第二位的人大附中,位居全国第一

目标:星辰大海

2017年6月5日,当地政府市长领着公安局、卫生局、保密局等部门的人马,到衡中督阵高考备战,慰问出征2017年高考的“子弟兵”。这并非浮夸的官僚主义活动,高考对中国官员来说的确是一场战争,稍有不慎就会吹落头上的乌纱帽,甚至赔上自己的政治生命。

而衡中“人红是非多”,中国社会有无数双眼睛注视着衡中,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一场舆论风暴。中国著名教育专家熊丙奇,就一直紧盯着衡中,锲而不舍地批判衡中办学模式。尽管衡中多次邀请他实地走访,但他一次又一次拒绝。

近年来,衡中被舆论妖魔化为高考集中营、应试教育魔窟,衡中学生被人们嘲笑是考试机器、“书呆子”。衡中的管理层经过一番自我反省之后,在组织学生参加学科奥赛之外,开始参加航模竞赛、机器人比赛、艺术文学大赛等等,并席卷以上各项赛事的奖牌。

衡中老校区墙上挂满了这些赛事优胜者的相片,照片中的男生女生笑靥如花,胸前的奖牌特写异常醒目。衡中通过这种方式似乎向世人宣示,无论以何种方式定义人才,就算是唱歌跳舞打游戏,衡中的学生一样还是比别人优秀。

同时,衡中这些年大批招纳艺术体育特长生。足球队、排球队、合唱团、舞蹈团、诗社、画社等等学生社团,北京四中、人大附中等名校有的,衡中也不会缺。联合国的论坛、欧美的庆典,衡中也为学生力争这些在中国稀缺的国际交流机会。

今天,以北京名校的素质教育为参考系,从各个维度、各种指标去衡量衡中,你会发现衡中就是典型的素质教育。当然,除了它的军事化作息。不过,北京名校的学生如果想有好的高考成绩,在16点放学之后,也不得不去参加培训班,补习到很晚。这样的话,两者唯一的不同是衡中学生为家长节省了一笔开销。

据了解,衡水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在河北省一直位居末列,GDP倒数第一。可见,衡中为摆脱外界所强加的应试教育标签,成为名副其实的名校,需要付出多少努力,投入多少资源。

而只把学生送入清华北大,已经渐渐无法满足衡中的胃口,它开始按照香港、美国的高校录取标准来训练学生,2016年有30名衡中学生被看重综合素质的香港高校接纳。而2017年开班的衡水一中常青藤班,已把目标锁定在哈佛、麻省理工等美国一流名校。

斯巴达教育特区

高考前,衡中食堂会为学生提供136种中西菜肴,荤素搭配,营养均衡,却仅需花费5分钱。学校的工作人员,把楼道里的口号标语全部摘掉,为考生减压。偌大的校园,一万多人生活学习,却毫无声息,如同大战前的宁静。

衡中有一种独特的气氛,学生、老师、学校和家长形成了一种有共同信仰的共同体。为了让孩子鱼跃龙门,跻身上流社会,老师苦教,学生苦读,家长苦供,结成一个“遗世独立”的考试共和国。衡中校长张文茂就宣称,要把衡中办成精神特区,让学生相信天道酬勤,让家长认为付出就有回报。

这显然不是很符合中国的社会现实,在当今的中国,权力主导着一切社会资源的分配,社会阶层的鸿沟完全靠个人奋斗是无法逾越的。但这并不妨碍衡中,为寒门子弟和他们的家长编织一个读书改变命运的神话。有的家长对此深信不疑,甘愿掏空不深的口袋缴纳学费。

家庭教育专家小雨老师介绍说,衡中模式成功的秘诀无他,就是“好的老师加上好的学生”,也就是衡中校训所谓的“追求卓越”。所谓的“好”,其实是指顶尖。衡中花费重金聘请经验丰富的一级、特级教师,提供优厚的福利待遇。而衡中也几乎集中了整个冀中南各区县初中前十名学生。

熊丙奇批评衡中模式本质是斯巴达式的教育,如同斯巴达汰弱留强培养战士,有悖于现代教育理念。而且,衡中这样的超级中学会破坏当地教育生态。河北邢台多个区县为了挽留本地生源,专门发文禁止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子女到外地就读。

2018年,高考恢复已经四十一周年,高考不再是中国人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但还是平民阶层最为重要的社会上升通道,衡中这样的超级中学有其存在的社会基础。中国传媒大学语言传播学博士林白认为,衡中已经变成一个图腾符号,标志着中国依然认可以公平竞争的方式作为跨阶层人才选拔的渠道。

对于衡中破坏当地教育生态,林白认为真正的超级中学其实集中在大都市里面,比如北京四中、人大附中、师大附中等等。而衡中实际上是一个异类,大家为什么不对人大附中、北京四中等大城市的超级中学提出异议呢?

面对非议,当地的一位老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素质教育那是扯淡,是精英发明的迷魂汤,家长要是信这个,就把孩子毁了”。中国某些教育专家前阵子在媒体严厉批评了河北衡水中学的应试教育模式,居住在该学校附近的宋师傅对此感到愤愤不平。

媒体和教育专家对衡中的非议,并不妨碍家长们拼命将孩子送入衡中

每当衡中有重大活动的时候,他都会到这里来义务帮些忙,比如给外地家长介绍一下衡中的基本情况、指指路、找找住所,这次也不例外。宋师傅将一块宣传牌位置摆正之后,笑称自己是位志愿者,之所以愿意义务帮学校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因为他觉得衡中是衡水唯一的骄傲。

其实衡水市在中国两张名片,一张是衡水老白干,一张是衡水中学。但是宋师傅认为衡水老白干不值一提,“不就是酒嘛,没什么价值。”据了解当年成立衡水市就是为了冀东南鲁西北区域的扶贫,但成立以来,衡水市的经济实力在河北省内一直排名倒数第一,而且至今尚未开通高铁。乏善可陈的经济、一览无余的平原地貌让衡水人更加看重衡水中学在中国的知名度。

可是知名度并不等于美誉度,中国很多媒体和教育专家近年来一直把衡中当做应试教育的典型来批评,学校高考备战动员的一些图片经常在社交媒体引起广泛的争议。一些人认为衡水中学是穷人孩子绝佳的上升通道,另一些人则认为该校压榨孩子泯灭人性。

但在宋师傅眼中,如果素质教育真的存在,衡中模式就是最好的素质教育。衡中硕大的宣传牌上红纸白字写着,探索奥赛艺体、科技创新、国际教育、航空教育等人才培养新模式。衡中学生参加学科奥赛、体育比赛、艺术文化大会、国际交流的照片贴满了一整面墙。

衡中女子足球队的两名队员在抱怨荣誉照里的她们显黑

在谈及某些媒体和教育专家对衡中模式的抨击时,一名前来报名的艺体特长生家长情绪激动地说道:“老说衡中学生只会学习,现在就该样样都争第一。”

宋师傅更是毫不客气“怒怼”那些教育专家:“海淀区的那些大知识分子,不过是担心他们孩子被衡中模式教育出的孩子夺走清华北大的名额,他们的孩子必须上名校,否则就会从现在的阶层自由坠落”。

在当前的高考制度下,衡中学生的竞争力毋庸置疑。据宋师傅介绍:“高考考不到600分,都没脸说自己是衡中学生”。2016年高考,衡水中学除了有139名学生考上清华北大之外,还有3145名学生分数在600分以上,如此批量制造211、985高校的大学生,无怪乎各地家长对衡中趋之若鹜。

不过宋师傅也承认,这几年来衡中之所以如此成功,与衡中在外区县“掐尖”有不小关系。所谓“掐尖”指的是,衡中凭借其教学实力和品牌效应抢走外区县的优质生源。河北中南部最聪明的孩子基本集中在这里,高手“华山论剑”,大家互相正向激励,水平自然会越来越高。

但宋师傅同时也觉得,衡中的成功与其精神和价值观有很大的关系。在这里有一种独特的气氛,学生、老师、学校和家长形成了一种有共同信仰的共同体,老师苦教、学生苦读、家长苦供,就为了让孩子鱼跃龙门,跻身上流社会。衡中校长张文茂也曾宣称,要把衡中办成精神特区,让学生相信天道酬勤,让家长认为努力就有回报。

对于衡中在中国为何备受诟病,为何越来越被“污名化”,宋师傅无奈的说道:“还不是在动了某些人的蛋糕,衡中模式的全封闭教学模式,完全断了培训机构的财路,人家能不骂吗?”

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以及实施素质教育的江浙地区,公立学校的教育体系变得越来越宽松自由,但与此同时各种港式补习班、培优班如雨后春笋般大量诞生。富人的孩子早早放学之后可以请家教读培优班,穷人的孩子就只能吃臭豆腐、玩王者荣耀。在这样所谓的素质教育体系下,胜出者非富人的孩子莫属。

宋师傅认为衡中模式就不存在这一问题,无论贫富,衡中的老师都把学生当做自己的孩子。至于那些媒体的批评和社交网络上丑化,宋师傅曾拦住一名衡中在读学生问他怎么看,那位学生一脸漠然地回答道:“努力,难道有错吗?”

衡水中学已不再是一所超级中学,它更像是个符号,代表的是中国最广泛的实行应试教育的中学及其在教育改革之路上的艰难探索,是千千万万想通过高考之路走出来的孩子和中国家庭最深刻的教育焦虑与阶层焦虑。

正像一位衡水中学家长回应外界质疑时说的那样,你能避得开高考吗?避不开,就闭嘴。

最后送上一首诗,预祝看到文章的高考生金榜题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