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开炮一小时!遭明星夫妇死亡威胁?今天见国税!

来源:凤凰网财经、荆楚网、网易娱乐、央视网、财经内参、人民网等

崔永元曝光“阴阳合同”一事已引起轩然大波,国税总局及地方税务部门已介入调查。崔永元持续开炮,“一抽屉合同”的杀伤力越来越凶悍。可以说,现在,炮火已经从范冰冰一人,扩展到整个演艺圈,一众公司将跟着吃瓜落儿。

昨日,崔永元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表示,已约见无锡地税,今日还将约见国税。

更吸引大众关注的是,崔永元曝光了一对演员夫妇的7.5亿元阴阳合同后,而外界猜测为黄圣依、杨子夫妇,对于此崔永元未做正面回应,但他称,“今天他已经托人给我带话了,要灭了我。”而当记者问崔,“那也就是说你现在人身安全已经受到威胁了是吗?”崔直接回复“起码受到这对狗男女的威胁”……  这话意味着双方完全撕破了脸,实在又是一个猛料!

昨日,杨子已通过微博否认威胁崔永元,并称未签过7.5亿的阴阳合同。

崔永元还透露,在事情闹起来后,范冰冰才和其通电话,而在此前,都没有说过一次话。范冰冰可能被推到前方当牺牲品。

同时,华谊兄弟已发布声明,否认存在签订阴阳合同,包括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在内的多支影视股翻红。

范冰冰属于撞枪口

大家已经知道,这次事件的由头与冯小刚、刘震云有关。在范冰冰与冯小刚导演早年合作的电影《手机》中,葛优扮演的的男主角疑似影射了主持人崔永元。电影中的该角色出轨乱搞男女关系,有评论认为这极大影响了崔永元的事业和职业上升,直接影响到其人生和家庭。

而近日,有消息称《手机2》原班人马悉数回归,已经开拍即将上映。范冰冰则在5月24日发布微博,主要内容是:“手机2拍摄现场,武月很开心。”并配了三张照片。此举立刻刺激了崔永元,令他“多年积怨火力全开,狂怼不止”。

6月5日,崔永元坦承,其主要针对的是冯小刚和刘震云。“范冰冰发了一个微博,正好撞在枪口上了。”他表示,跟范冰冰通话后他了解到范冰冰并没有拿到阴阳合同。“我觉得这个非常复杂,我觉得需要税务局好好的查。”同时崔永元还表示:“我就是想弄刘震云和冯小刚,你要再让我集中一点火力,我连冯小刚都懒得弄,因为那人素质太差了,不值得一弄。我就想弄刘震云,我就想看看一个知识分子怎么堕落成流氓的,我就要讨这个清白,就这回事。结果这俩人都装死,都不说话,范冰冰站出来了,她就挡枪子了,我觉得就是把人家女孩子推到前方当牺牲品。”

更多曝光

崔永元透露“7.5亿夫妇”曾经花过这样一笔钱:“《大清相国》是说让韩三平做监制,所以得先付他这么多钱,那个剧本啥也没有呢,就要先付他3000多万好像是,我觉得韩三平应该站出来告诉我们有这事儿还是没这事儿?”

针对此事,韩三平第一时间否认了自己收过3000万监制费,他表示:“2015年,《大清相国》联系过我,我回复把剧本搞好后再说,就此为止了。”韩三平导演强调:“我没有与任何公司签订《大清相国》的监制合同,更谈不上我拿了监制费。”

此外,崔还曝出了很多明星偷税漏税的手段,比如号称剧本修改、要求增加特技等,“反正各种招儿,巧立名目,就够给钱了。”或者直接给现款,就不用上税了。“还可以除了以演员的名义签表演合同,同时我给你当编剧,还有参与策划、监制、发行,再弄一个3000万元的合同。那3000万元的合同不是跟我签,是跟我背后的公司签,或者跟我二姨或者三姑签。”崔永元说,这些方式他可以罗列三十多种,而且这些“阴阳合同”在国内影视圈非常普遍,尤其是大制作中。

崔永元称,目前,只有袁立对其公开支持。其他朋友都是手机短信支持。“在微博上声援我的是袁立,因为我们俩比较惨,天天被人折腾,我们俩天天没事互相声援,袁立也是给人欺负够呛。”

凤凰网财经梳理发现,此前,袁立曾炮轰浙江卫视《演员的诞生》节目组故意丑化自己,胡乱剪辑,不和演员签合同,拖欠演出酬劳等等问题,崔永元发声支持。

今日将见国税局

这件事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不单纯的是崔永元和刘震云冯小刚的私人恩怨了,而是已经形成一场行业风暴,甚至可以说升华为低收入阶层和超高收入阶层的战斗。发展下去还将涉及到谁,现在很难说。崔永元本来只是和《手机2》剧组过不去,扇了一下小翅膀,结果掀起了超级风暴。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影视从业人员涉税问题关乎社会公平。此事引发网友热烈关注,除了名人效应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不少人对纳税公平存在一定的焦虑。作为中低收入者,收入主要靠工资,纳税一清二楚。反倒是一些高收入者,由于收入的渠道多元,个中操作的空间比较大。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绝非是一起娱乐新闻,大众关心的是社会公平和法律的权威。

崔永元认为,影视业黑色产业链并非无懈可击。“就是没有人站出来揭它,只要有人站出来揭它,揭一个死一个。”崔永元称,给其寄材料的人一大堆,至于后续是否全部公布,会根据情况判断。

对于无锡地税局的调查,崔永元认为,调查难度较大,自己手上的材料,将视情况交给国家有关部门。他还透露,除了无锡地税局,还有国税局与其联系,双方将在今日见面。

一人之力掀翻娱乐圈

西方有句家喻户晓的话:人活于世,不见税吏,便见死神。在一些国家,就算非法收入,就算贩毒,也要进行纳税申报。

在美国,逃税是一件连黑社会老大的不敢做的事,税务局可是富人们谈虎色变的政府机构,偷税漏税可是受罚最重、惩处最严的重罪。

有个很有意思的例子:黑道上的芝加哥老炮阿尔卡彭,他有个名言:街头火并,重机枪比冲锋枪好使。重机枪端上街头,他不是吹的。这货敢公开殴打芝加哥市长。横行十数年没人动得了,不论是本地警方还是FBI。

但最后他被谁办了呢?被税务稽查机构,判了他11年临禁,罚款五万,出狱后,因为在狱中患上了不愈性梅毒,只能钓钓鱼,从此告别了黑社会大哥生涯。

中国也是这样。抗战的时候,国军精锐屈指可数,比如孙立人将军的铁军,实际最早脱胎于宋子文的税警总团。战斗力核心在税务系统是惯例啊。

不得不说,这次崔永元真的是神勇。

凭借一人之力,崔永元撬动了娱乐界、金融圈、法律圈,一个人挑起“范冰冰4天赚6千万”等热门话题,把“明星偷税漏税”拉回舆论中心,还给了税务系统一个向全民普及税法的机会,实在太牛了!

三大问题等待规范

从官媒的表态中可以看到,后续三大问题必然引发关注,甚至有望出台相关条文进行整改和规范:一是明星天价片酬和悬殊巨大问题。早前媒体也曝出电视剧《如懿传》两名主演的薪酬高达1.5亿元。业内人士还透露,目前圈内演员片酬贫富悬殊巨大,一些一线演员片酬近亿,而一般新人三个月的打包价则为15万。影视作品一味依赖明星,而轻影视项目的剧本、制作和定位,粗制滥造在所难免、收视率造假也应运而生,加剧影视领域的寡头垄断的现实,大量小资本精心制作的作品和未成名演员进一步丧失了成名的机会,进而导致了作为文化工业关键要素的“结构性失衡”。

二是阴阳合同偷税避税问题。因为文化产业链条的缺失,生产要素的价格很容易被人为炒高;即使不拿阴阳合同,管理部门限制片酬,从业者一样有很多规避手段。如限定五百万一部的片酬,但作为稀缺资源,一线明星完全可以通过肖像权、广告费、赞助商等其他形式拿走十倍的薪酬。此外,目前针对明星缴税问题,税务部门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合法避税还是偷税漏税界限非常模糊,有待进一步明确,业内人士建议应完善税制,对名人收入进行全口径管理。

三是金融杠杆过度撬动。文娱产业发展不充分不平衡的背后,也有金融杠杆过度撬动的影子。中国电影在很大程度上成为金融衍生品,但目前还只有武打、宫廷、喜剧等屈指可数的几个成熟类型,电影版权和衍生品等领域还极不规范,更遑论由专业法律保护的、健全的投融资资金监管和退出机制,全产业链的有效权益保障还无从谈起。对此,则应加强对中国广电行业及其背后明星制度的顶层设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