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凉了又怎样?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面对休克的中兴,我们还有牺牲的勇气吗?

近两个月,最让人揪心的企业莫过于中兴通讯了,自从4月份被美国禁售以来,一度“休克”。最后经权威人士协调,特朗普网开一面,签署和解协议,股票得以复牌。

复牌后的中兴,无悬念地跌停,今天已经是第6个跌停板。

市场是用脚投票的,虽然舆论很同情中兴,民意很支持中兴,但“说”和“做”之间,隔着一堵叫做“利益”的墙。市场不懂装逼,只会逐利。

想当年,万科复牌的时候,才两个跌停,姚振华出手护盘,许家印夺路抢筹,深地铁摩拳擦掌,万科很快由跌转涨,没多久就创出了新高。反观如今的中兴,血淋淋的跌停板,毫无打开迹象,就是被市场抛弃的证明。

糟糕的事,一旦开始就没完没了,就在中兴筹集14亿美元罚款之际,又传来噩耗,美国参议院以85:10的投票结果通过恢复中兴销售禁令的法案。中兴马上又回到了命悬一线的状态,如果众议院也投票通过了,那还是要凉啊。

虽然我们搞定了特朗普,但老家伙说了就不怎么算。

继续搞定美国国会吗?别扯了,贸易纠纷还在拉锯,最牛80后已经来三趟。我们烦透了,一场变局之中,中兴这枚棋子,已经由“车”变成“卒”了。

虽然口号始终如一,危难关头不放弃任何一名吃瓜群众,但市场一连串的跌停,才是真实的答案。

中兴能怎么办呢?除了紧急发一条公告,表示事情尚未实锤之外,暗中也只能加紧求救,搬各路神仙了。

美国那旮瘩,特朗普跟参众两院斗得不可开交,我们管不了。就算最后众议院否定了法案,中兴勉强活过来,那以后的日子也难过着呢。

按照特朗普的和解方案,中兴不仅要缴纳巨额罚款,现在的董事会要解散,管理层要换血,美国商务部派驻监督机构,直接监视中兴业务的运作。

说白了,即便中兴缓过气来,顺利完成改组,那以后的中兴,也要乖乖看美国眼色行事了。颜色变了,还有多大意思?

中兴的股权结构很微妙,说是国企,但一直以来,说了算的是管理层。

目前中兴通讯的最大股东是中兴新通讯,而中兴新通讯的股权结构中,由创始人侯为贵及现任董事长殷一民等人创立的中兴维先通设备持股49%,代表国有资本的航天系通过旗下公司合计持股48.5%。

假想一下,如果中兴真的垮了,谁的损失最大?

8万员工可以自谋生路,都是高学历的人,换个饭碗不算难事。中兴留存的业务,需要有人接盘,老员工还是要用。

买中兴股票的散户,肯定要亏了,这年月炒股本就是高风险的活,市场中跌惨了的股票数不胜数,中兴不是独一家。

至于航天系,旗下半死不活的企业多着呢,少一个不算少,多一个不算多,反正亏损由广大吃瓜群众共同承担。

显而易见,损失最大的是中兴管理层,他们不仅拿高薪,还握着巨额股份,如果中兴垮了,高薪没有了,股份更是一文不值。

谁损失大,谁最着急。

呼声很响:中兴有8万员工,30万股东,还代表着高科技。

着急喊救命,也算人之常情;但讨厌的是,篓子是管理层捅出来的,救命却总是打着别人的旗号,例子一个接一个,冲击着我们脆弱的同情心。

就在一年前,民营企业三强之一,魏桥集团被美国机构Emerson做空,同时由于财务数据有问题,被审计机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质疑,年报迟迟发不出来。

慌乱之中,魏桥以吃瓜群众的名义,向有关部门紧急求救,一副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口吻,关键词是16万员工的安危。

魏桥集团是山东滨州的骨干企业,在香港有两家上市公司,复牌后,股价先是一路暴跌。后来,求救信起了作用,股价企稳反弹;魏桥又花大价钱换了家审计机构,拿出了一份不错的年报。

魏桥的主营业务是纺织和电解铝,都是去产能的目标,只能以16万员工的名义来获取支持。

相比之下,中兴不仅有8万员工,还是著名的高科技企业,这张高科技的牌打出来,博得一片同情,甚至引发了“芯片”热。

对比一下两家企业的财报,魏桥纺织2016年营业收入为141.75亿元,净利润为9.93亿元,利润率不到10%。觉得传统行业利润低吗?相比于高科技企业中兴通讯,这已经算是高利润了。

2017年,中兴通讯营业收入1088.2亿元,净利润为45.7亿,利润率不足5%,这还是中兴有史以来的最佳业绩。

说实话,大头不懂高科技,不懂中兴通讯的科技含量,但没见过哪家掌握了核心科技的企业,利润微薄得还不如制造业。

中兴已经运营30多年了,不是高速成长的独角兽,以核心科技的名义,有点讲不通。

中兴要自救,其实流程很简单,告他啊。既然是美国人挑事,那就到美国打官司,美国商务部可以告,特朗普也可以告,官司打赢了,让美国人加倍赔偿损失,让我们跟着扬眉吐气。

可是怎么告呢?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只好以8万员工的名义,以核心科技的名义,以吃瓜群众的名义。

虽然号称现代社会了,但有些人总是剪不断一百年前的长辫子,遇到挫折,冤得像杨乃武和小白菜,举着状纸一层层地喊冤,直到惊动慈禧老佛爷,桌子一拍。

吃瓜群众,吃瓜多年有了经验,不怕美国人,就怕自己人。

甭管是16万员工还是8万员工,下岗又如何?大不了换个工作,大不了收入低一些。如今劳动力缺乏,无论是纺织工人、电解铝工人、还是高科技工程师,找个饭碗总不是太难。

大不了摆摊卖西瓜,一边卖瓜一边吃瓜,怕什么?20年前,几百万国企职工的下岗潮,不也过来了嘛,还换来了20年的大发展。

真正怕的,是他们。

《福布斯》2016年中国富豪榜上,魏桥集团的老板,张士平家族财富365.2亿。这些钱看上去多,但相比高达1000亿的负债,一旦被成功做空,股价猛跌,纸面财富化为乌有,负债几辈子也还不上。

至于中兴的管理层,拿着一堆股票,一旦垮了,儿孙们坐吃山空的梦就要醒了,从甜蜜梦境中醒来,真是好怕。

怕,就让他们怕去吧,送一句散户熟知的话给他们: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大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