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了!鸿茅药酒败诉了!

“媒体已披露的“鸿茅药酒”违法广告史,措辞虽然尖锐,但不构成侮辱、诽谤。原告作为知名企业,对于社会公众的评论和舆论监督理应负有更多的容忍义务”。这是一则法院的判决,也是社会大众的心声。

在上海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有一名广告法、反不正当竞争法领域的执业律师,叫程远。




程远常在个人微信公众号“法律101”上,发表其执业领域内的一些文章。

今年3月5日,他根据上海市人民政府官方微信公众号“上海发布”2月27日推发的一篇关于12件典型虚假广告案例的稿件,进行了相关检索,发表了一篇名为《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打了谁的脸?》的文章,在自己微信公众号上。

该文主要以鸿茅药酒的一则电视广告为例,理论分析探讨此类药品广告可能存在的一些法律风险点,同时对食药监部门的广告审批口径等问题进行一些深度评析。





不料,3月8日,国际妇女节那天,因谭秦东事件正处在舆论风口浪尖上的鸿茅药酒对此事作了“严正声明”:

对一些自媒体严重诽谤我公司商誉的严正声明

近日,微信公众号“法律101”及“红盾论坛”刊登署名程远的文章《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打了谁的脸?》。

作者采用侮辱性语言和大量道听途说的不实数据,恶毒攻击鸿茅药酒,恶意抹黑我公司形象。在此,我公司严正声明如下:

我公司是依法成立的企业,鸿茅药酒是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批准的合法产品,其配制技艺入选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鸿茅药酒入选”CCTV国家品牌计划”是对我们产品质量、企业实力的认可。

我公司真诚欢迎媒体依法监督,但是对于任何严重损害了我公司的企业声誉的行为,我公司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决不姑息。

在此,督促文章作者和相关媒体立即就其违法行为公开向我公司道歉!

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3月8日





3月12日,鸿茅药酒委托律师和程远进行当面沟通,要求他删除文章并公开赔礼道歉。

但是年轻而倔强的程远律师认为文章没有问题,没有同意。

同日,鸿茅药酒在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起诉程远,要求删帖、赔礼道歉、赔偿损失1元,承担诉讼费用。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于“3.15”消费者维权日当天,受理了这起内蒙古鸿茅国药有限公司与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程远名誉权纠纷一案。

鸿茅药酒方面认为,文章标题“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违背事实、误导读者、诋毁鸿茅药酒商誉、贬低“鸿茅药酒”品牌形象。

闵行区人民法院认为,涉案文章标题使用“广告史劣迹斑斑”的评论性表述,系源于互联网及其他媒体已披露的“鸿茅药酒”违法广告史,措辞虽然尖锐,但不构成侮辱、诽谤。原告作为知名企业,对于社会公众的评论和舆论监督理应负有更多的容忍义务。

法院认为,涉案文章更多的是以“鸿茅药酒广告”为例,探讨相关部门在广告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系被告人对加强食药品广告审查监督的意见和建议,是对食药品安全之公共利益的关注,应属受保护的言论自由范畴。

据此,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6月13日对此案进行宣判,认为原告鸿茅药酒的诉请不符合《侵权责任法》等规定,驳回其诉讼请求。




这起判决,让人欣慰,同时,还让人想起了那位人在广州,身患精神障碍的医生,不免心生悲悯。

如果人们把悲情的目光回溯到10年前,大家一定还会记得那个叫郭利的北京人。

这位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的当事人,曾经是一个年收入百万的同声传译和谈判师、也是一个三岁女儿的爸爸。

那年他的女儿因长期食用三聚氰胺超标的假冒美国施恩牌奶粉,被检测出“双肾结石”和尿蛋白及缺铁症状。

他坚持调查和与厂家维权,后反被构陷“敲诈”入狱5年 。

他在狱中拒绝认罪,经持续不断的申诉最终在 2017年获改判无罪。

然而翻案后前妻改嫁,女儿形同陌路,年近50的他事业家庭一无所有。

如今,他决定拄着拐杖,拖着病躯再赔上10年,依法争取国家赔偿,并把肇事企业和个人绳之以法。

北京郭利案的翻案和上海程远案的判决,都让人感觉到了司法的光芒,让人顿觉眼前世界的清凉。

诗人罗西说,顿觉清凉,是看见莲花,是看见一位没有双腿的乞丐从自己的碗里,拿出10元给另外一个没有双腿也没有双手的乞丐。为爱受苦后,更懂了人间的苦难,然后从自怜开始悲悯,从原谅开始慈悲。

而人只有从慈悲中才能清楚地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并去遵循它。只不过,这样的人不是成了疯子,就是皈依了佛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