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已无商品房

1992年,中国资本市场刚刚起步,在沪深两地,出现了一种新事物——“新股认购抽签表”,股民通过购买抽签表,可以获得申购新股的权利。在当时,一级市场申购到的新股,在二级市场就意味着财富的成倍增值。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在巨额利润驱使下,哪里有新股发售哪里就会爆发抢购狂潮。

1992年8月7日,深圳市发布新股认购抽签表发售公告,宣布1992年发行国内公众股5亿股,发售抽签表500万张,中签率为10%,每张抽签表可认购1000股,每张身份证可花100块钱买一张抽签表。而在1991年,深圳的新股认购抽签表首次发售,价格仅为1元一张。

全国各地的人带着成千上万张身份证纷至沓来,赴深的火车票也被翻炒数倍,排队者前心贴后背紧紧拥抱在一起,9日下午还下起了倾盆大雨,但是此时,就是九雷轰顶也难撼动人群半步。到晚上,就宣布500万张新股认购抽签表发行完毕。10日,深圳数千人因为排队数日没买到认股抽签表,开始冲砸大街上的一些商店,燃烧了几辆汽车,爆发了当时闻名全国的8.10事件。

当时排队的人不会想到在26年后某个下午,自己仍在深圳街头排队争取一个摇号资格,只是这次是购房的资格,巧合的是,23号深圳也在下雨。

1

21日傍晚,深圳华润城官方微信发布华润城润府即将开卖的消息,本次华润城润府三期共741套住宅,将采取线上认筹和公证摇号的方式销售,深圳市规土委也公布了华润城润府三期的备案情况。

据房信网信息显示,住宅备案价格75295-92664元/平米,备案均价85524元/平米。而查询链家、安居客等数据,近两个月华润城一期就成交了十几套,多数是80多平的2-3房刚需型,价格基本正在10-11万/平,与备案均价差了2-3万,以90平米算,如果摇号中签,就相当于彩票中奖赚了180-270万。

不仅如此,从地段和配套看,华润城润府的性价比很高。华润城润府三期临近深南大道、北环大道、沙河西路三条城市主动脉,附近有高新园地铁,还有属于南山外国语学校(集团)旗下新大冲小学及九年一贯制科华学校学区,还配套万象天地购物中心。

根据华润微信号,此次预售将于6月27日在公证处摇号,并于次日选房,留给深圳土豪的时间不多了。在短时间内要凑齐无房证明、征信记录、以及200万保证金,而家庭有房的还要先去离婚。上周的南山不动产登记中心、六大银行网点、婚姻登记处人头攒动。

这已经不是深圳“打新房”第一次上头条了,前几周招商双玺摇号也引发了全城热议。上次招商双玺的5000万的土豪蹲墙角,这次1000万身家的土豪冒雨排队,一想到有钱人比你还拼,不禁流下羞愧的泪水。

2

中国房地产市场是一个半市场化半行政化的市场,即是经济维稳利器,又是攸关民生的关键,这种矛盾的组合犹如人格分裂,必然衍生出扭曲的价格与市场。

回顾过去的经验,国内宏观调控在预期管理上总是不尽如人意,从2008年次贷危机后,经济增长乏力,实行宽松政策,经济不见起色,在配合以房地产宽松,最后房价快速上行。而后又再重拳调控。再陷入紧缩,经济停滞,再次启动宽松,祭出房地产。久而久之,人民群众也熟悉了这个套路。

2006年-2009年、2009-2011年、2015- 2018年这几次周期变化就很典型在循环着上述的套路。人民群众见过世面后,就不会见得风就是雨,开始抓到经济调控的底线——不发生系统性风险,而与银行绑在一起的房地产,就是这个大系统。

终于,这一次央妈和管理层高举调控的铁拳,冲进市场中,睁眼望去,发现对面站着汪洋大海般的人民群众,抬头45度角仰望天空,悲伤逆流成河。

但是,这一次调控要比以往坚决。“房住不炒”的精神下,再苦也要咬牙坚持限价、限售、限购、限贷。就像股市一样,被调控的一手房变成了一级市场限制市盈率的IPO,与更加市场化的二级市场形成了价格倒挂,二手房价成了一手房价的锚。这种人为的套利空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充满智慧的对手盘的人民群众又岂能放过这种机会,就跟26年前不会放过打新股一样。

下图展示了深圳房价的精准调控,央妈心想如果宏观调控能这么精准就好了。

根据中国房价行情平台的数据,5月份主要城市二手房和新房房价如下,总体而言都是一二级倒挂,而深圳可能是关外二手房成交刚需盘较多使得均价略低一些。

有利益空间就有寻租空间。92年新股抽签认购表设有300个发售点,买不到的愤怒群众举报了95个发售点,经过彻查,涉及到金融、监察、工商等20个单位75人,最后有9人被公开审理。历史总是不断重复。由开发商主导摇号的西安,就有公务员等通过打招呼,递条子,最后也是被愤怒的民众发现举报,曝光后项目被人调侃是事业单位的家属院。但这个是技术问题,不难解决,国内其余七个摇号城市都是公证处主导摇号,相对能最大程度保障公开、公平、公正。

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这种脱离市场的扭曲的“双轨制”价格,最后都会以其他为代价补偿。以前盛行双合同、喝茶费等,现在查的严,开发商都不敢搞了。

只能按照限价规规矩矩的卖,最后只能引发大众恐慌性、套利性地抢房,一哄而上买买买,必然也会扭曲真实的供需关系。在这种背景下,越来越多城市限价摇号,最后,涌入的套利资金越来越多,结果只能是演变成房子是用来炒的,股票是用来住的。

3

上世纪90年代,全额存款中签打新股,投资者抱着现金在不同城市流窜,差点造成城市银行挤兑。2015年股灾后,股民纷纷质疑缴款打新会是从股市吸血,后来改成根据持有股票市值打新,后缴款。但是,今时今日,没想到,出了房子摇号这个抽血机,像杭州两个盘冻结资金就达到300亿。

不过,躺枪的却是股市和P2P。虽然股市短期波动影响因素众多,但是这次明显是资金面紧张,去杠杆是主因,楼市打新冻资抽血也有所影响,股民再次被收割了一把,“房奴”再次战胜股民。而近期上海一些P2P崩盘或许就是房子打新冻结资金给带崩的,似乎房子就是有这样一种魔力,任何动作的蝴蝶效应传导到最后都是“房子所至,寸草不生”。

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写下: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年轻时都觉得自己会生猛下去,直到遇到房价这个铁锤,才发现自己是那头“挨了锤的牛”。

在股市的收割和房价的捶打中,终于明白了,上帝在马太福音里说:凡是少的,就连他仅有的都要夺过来;凡是多的,还要给予他更多。无房者陷入求而不得的焦虑与痛苦中。

而明白“如果你不能击败你的敌人,那么就加入他们”的群众,从一开始与宏观政策对赌,房子自然成了对赌的赌具,在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紧缩-宽松-紧缩-宽松循环后,屡屡对赌成功,实现了阶层跃迁,但是等攀爬到上面时,发现不知何去何从,而理想已变为不求增值只求保值,最后只能不得不把自身利益绑定在房子上,与国运连成命运共同体。

突然整个时代魔幻地出现了这样一幅场景,央妈很焦虑,土豪也很焦虑,无产者也很焦虑。大家闭眼祈祷,嘴里喃喃道:希望国运昌盛。睁眼一看,却没人在为国运奔波苦干了。

世间已无商品房,有的只是一个所有参与者都认可的赌具。

4

结语

深圳8.10事件爆发,一个男青年手里拿着一沓身份证想买新股认购抽签表,大汗淋漓,惊恐望着前方。

26年后,短短两天时间就要凑够三大件(无房证明、征信记录、以及200万保证金),那些在南山不动产登记中心、六大银行网点、婚姻登记处不断跑的人,因为缺少一份资料而错失一笔200多万的财富,眼神大概也是如此。

【作者简介】

三个火枪手| 格隆汇·专栏作者

私募行研,专注地产,金融

热衷挖掘被市场忽视的机会,分享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