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菜刀砍人事件:我们为什么需要人文教育

马丁那天讲了,美国为什么强大?美国的强大不是因为政治强大,不是因为军事强大,也不是因为经济强大,而是因为国民强大。国民的强大是什么?是国民创造力的强大,是国民的价值判断力的强大,在大是大非的面前,国民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如果面临同样的大是大非,我们的国民能否做出正确的判断?(揣测这样的结局)让我觉得很可怕。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读书?为什么要读经典?为什么要学人文学科?为什么所有的大学里除了专业教育之外还要有通识教育?通识教育就是人文教育,人文教育其实就是要告诉你一个价值观,启发你自己的信仰。有了这样的价值观和信仰以后,逐渐提升你的判断力。当这个世界发生事情的时候,你就能够独立地判断是非,而不是人云亦云,或是哗众取宠。

孔子有一句话,叫“君子不器”。这四个字的意思是,君子不仅仅是专业技术人才,要成为君子,除了懂本专业,还必须具备一种价值判断。君子不仅要能够判断自己的专业问题,还要能够判断公共事务中的是非善恶和美丑。

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孟子》

我再举个例子。一把锋利的菜刀,你可以拿它切菜,也可以拿它砍人——这就叫“器”。假如这把菜刀你让它切菜它切了,让它砍人它坚决不去,那这把菜刀就不该叫“器”了,该叫“君子刀”。而事实上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刀本来就是没有主观意志的工具,它永远都只能是个“器”。

但我们是人,是有着意志和尊严的生灵,不该只配得上工具的命运。一个人如果只是专业能力很强,却没有自己独立的是非判断,让他去干好事他也干,让他去干坏事他也干,那就不叫君子,只能叫“器”。一个人不仅专业能力很强,而且能够判断是非善恶和美丑,不颠倒黑白,不戕害无辜,不做强权的附庸,尽自己所能去坚守正义,去发现和创造真善美——这样的人,才是一个健全的人,才配称为“君子”。

上海持刀砍人案嫌犯黄一川

人文教育不是为了让我们熟记一些苍白的人文知识,那样的功能完全可以由工具取代。人文教育的目标在于让我们获得一种信念,让我们具备一种分清是非善恶和美丑的判断力。有了这样的判断力,我们才真正有资格说我们读的是大学,什么叫大学?“大学大学”,倒过来读你就明白了,“学大学大”,学者大起来,没有大起来的人叫什么人呢?叫小人,大起来的人叫什么呢?叫君子,君子是什么人呢?不器之人。

一个人如果没有经过人文的教育,没有人文的修养,没有对是非善恶和美丑的判断力,没有坚守正义的勇气,即便你专业能力再强,你也不能算是读过大学的人。

我们可以把人生分成三个不同的层次。第一个层次是谋生。人要活着就必须谋生,这是必须的。但是我们千万不要所有的时间都用到谋生上,否则你的人生就只能永远停留在谋生的层次了。你要留出一点时间干什么?留出一点时间给心灵,留出一点心灵给信仰。

单单想着谋生,层次会低到何种程度呢?我告诉大家,如果你一辈子只是在谋生的话,我可以说你跟动物没有区别。大家到大学里来学专业、搞技术,必定有谋生的动机成分,这本是无可回避、无可厚非的。但是动物也要学技术,动物也是不同专业的毕业生,没有专业怎么谋生?蜘蛛是纺织专业的,老鼠是隧道专业的,它们都有专业,都有各的道。如果我们只是想着谋生,只是在学一门技术,你到大学来呆了四年,毕业时就拿了一张专业的毕业证走了,其他的都没有提升,那么你的追求跟动物没什么分别,顶多算个高级动物。

为制造纯种的雅利安婴儿,纳粹曾实施“生命之源”配种计划

真正把人和动物区分开来的,是谋生之上的第二个层次,这个层次叫谋智。意思是除了吃饭穿衣等基本的生存需求,人类还应该有智力提升、知识精进的需求。但是这种追求,还不算人类最高层次的追求,最高的层次是什么?

在知识的层次之上,还有一个层次叫谋道。道是什么?中国古代有两家都在讲道,道家讲道,儒家也讲道。道家讲的道侧重的更多是客观规律,儒家讲道讲的更多是人文物理,它指的是什么?指的就是一种价值观。人有好人和坏人的区别,无论你才能是否卓越、处境是否通达,你要选择做好人还是坏人?这个就叫价值观。具备价值观之后,你还得学会去辨别是非善恶和美丑,这就叫价值判断力。如何评判自己的所作所为?如何避免好心办了坏事?具备了价值判断力,知晓了是非善恶,你才可能保证自己的知识和智力被用在正确的地方,你才可能懂得敬畏生命、敬畏自然,不至于对自己和他人的生存造成威胁、带来灾难——价值判断力的重要性,也正体现在这里。

电影《猩球崛起》剧照

因此,人文学科的核心,人文教育的最高境界,是让我们具备一种“人之为人”的价值观,是让我们摆脱工具和动物的命运。

“上海菜刀砍人事件:我们为什么需要人文教育”的2个回复

  1. 人性的丑恶本质!把一个人逼到绝路还要别人温文尔雅的说:“你这样是不对的!别人拿刀砍人却大谈人性教育!可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