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掌门人的故事

在海口看过海航大厦的人,会发现那是一个奇特的建筑。按照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的解释,那是一个盘腿而坐的释迦牟尼佛造型。

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和副董事长王健都是信佛的人。据海航内部人士介绍,60多岁的陈峰十年前开始信佛,研修密宗。这几年,陈峰越来越多的时间花费在研究佛学和老庄上,常跟普陀山、法华寺的僧人交往。

海航内部的说法是,每个员工的胸牌吊带都是找高僧开过光的。曾经有一段时间,海航员工之间,甚至见客户,都是单手施佛礼。而海航机长的工作牌背后都印有佛像。陈峰还喜欢相面,喜欢大脸盘的长相。所以在海航的空乘人员中,东北人比较多。

一位海航集团前员工说,陈峰信佛是因为创办海航之后,历尽劫难,最后养成了不急躁的性格,并有了佛缘。

说到这里,讲两件海航的趣事,我有个朋友是空姐飞国际线的,前几天我坐西部航空看杂志才知道海航旗下好多公司,就问那个朋友,她说海航老板陈峰特别信传统文化,包了高级酒店一层养了一群和尚和喇嘛,招空乘人员面试他们也参与的,盯着看很吓人,而且他们的意见占比很重。另外就是我前年和海口海航日月广场项目接洽合作事宜,对接的经理吃过几次饭,这个日月广场因为在省政府正对面,新来省领导怕压制风水一直搁浅,最后海航光设计费多花了几百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日月广场的效果图和Google卫星图,很有意思的。以前我听过海南传统文化研究会会长的一个周易讲座,他说海航所有的设计图都要拿到他们那里过审,就这个事我问海航的项目负责人他说是真的,设计图出来第一时间送过去,这是第一关。

这算是对这个企业的一个侧写吧

陈峰是山西霍州人,在北京出生、长大。创办海航之前,陈峰在中国民航总局工作。上个世纪80年代末,陈峰获得了去西德汉莎航空运输管理学院培训的名额。从汉莎回来之后,陈峰离开民航总局,跟王健创办海航。整个海航的发展过程,就是一部融资和资本运作史。一位海航前员工回忆说,对于借钱发展,陈峰曾说,虱子多了不痒,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

航空界人士给陈峰送了个外号叫“八爪鱼”,他控制的海航集团旗下实际运营的企业超过550家。很多中国民航局的人谈到陈峰,都众口一词:“没有他办不成的事”。

陈峰很少见媒体,但只要露面,必然语出惊人。有次参加电视台的活动,他直言“人生如戏,来这里也是演一场戏”。陈峰讲话很有激情,但一位内部员工表示,其每次讲的内容都有很多重复。其中,十上华尔街融资的故事每次必讲。

陈峰经常给刚到海航的新人送条幅:尘土十分归举子,乾坤大半属偷儿。“就是说读书人都吃土去吧,而灵活的人就是我。他相信的就是自己的直觉。”上述海航前内部人士说。

他对读书人的这种看法,有时对外人也会表现出来。2003年,郎咸平来海航演讲。陈峰致欢迎词就花了50分钟。一开始说的都是客套话,到后来就变成了“我看这教授管不了企业,他管不了三人”。然后,他开始批评中国的教授。郎咸平上台后也不客气,第一句话就是“劝中国企业不要做大做强,没有这个实力”。陈峰一听这话就走了。

不过,陈峰在写家信的时候,还是会找来一些员工帮忙润润色:“秀才,过来,看看这个措辞怎么样。”

在管理上,他工作时间的1/3都会用于员工“三为一德”的培训。

在海航,每个员工都被要求能熟练背诵“同仁共勉十条”。陈峰随时可能抽查。有一次在飞机上,陈峰让一个女空乘当场背诵。结果没背诵出来,陈峰将她发配到边远地区去了。

一位离开海航的员工说,他刚去的时候,参加转正考试就要考“同仁共勉十条”,错一个字都不给转正。

除此之外,海航的管理干部都被要求学习陈峰编撰的《精进人生》小册子,由陈峰亲自讲。高级管理干部要读《大学微言》。

在海航,陈峰是“神”一样的人物。业界传说的一个故事是,有一次一个叫做陈峰的人来海航应聘,被要求改名。对方打算改成陈小峰,但又因为陈峰的儿子叫陈小峰而遭到拒绝。

相比之下,海航的“二号人物”王健则要内敛得多。王健是天津人,此前也在中国民航局工作,跟陈峰一个办公室,后跟陈峰一起离职创办海航。王健还有个弟弟,叫王伟,这个人有很多东西可以挖,这里不便展开讲了。

在2011年7月的一次海航内部会议上,王健的一段话能够证明他在海航的地位。他说:“我作总结和陈总作总结都是一样的,陈总往往取代我的角色,把CEO的工作全给布置了,而有时候我又把陈总的角色给取代了,我俩坐在这看似是两个人,实际上是一个人,所以大家别把我们看成两个人。”

陈峰也在会上说:“我跟王健同志两个人角色总是互换。”

在海航内部,王健叫陈峰“陈总”,陈峰叫他“王健同志”。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海航内部有一个潜规则,陈峰用过的人王健不会再用。比如说陈峰把某个员工指派到哪,这个人王健以后不会再动。

两人脾性很不一样。海航一位前内部人士说,陈峰和王健都信佛。但陈信佛是表现在面上,每天要抄经,写日记。王更多的是在内心向佛。比如,出差在外,会偷偷捐助。

陈峰爱骂人,而且骂得很凶,早些时候还会拿东西砸人。但第二天会拿着自己写的字画去找被骂的员工示好。而王健一般不会骂人,员工一旦做错了事,很快就会收到解聘书或者工作调动通知。以前是被发配到边远地区,现在是发配上山,跟高僧学习,回来后考察是否思过成功。同一天还坐在办公室里开会的老总,第二天当搬运工的例子也曾经发生过。

据海航一位离职员工说,王健是海航融资和资本运作的实际操盘手。他喜欢乔布斯,给每个高管都发了一本《苹果的哲学》。

面对底下人向海航集团伸手要资源,王健常说:“你们记住,不许找我要钱,如果你们找我要钱,我就往你们的脑子里塞白纸,当塞到你们清醒的时候,你们再去做生意。”

他还曾经给员工讲过一堂课,内容是“死去吧”。课程的中心内容很简单:管我要钱的时候我就让你们“死去吧”。“不要天天老盯着财务公司那点钱,要看到外面广阔的天地,纽约有上万亿美元,伦敦交易所、香港交易所有那么多钱。给你们发工资,你们永远成不了百万富翁,你们要去拿投资人的钱。”

上述海航前内部人士说,王健的经营理念,对海航的影响极其深远。海航今天有如此的规模,以及背后潜在的风险,都跟这一经营理念指导下的海航跃进模式有关。

而在海航的文化中,电视剧《亮剑》里独立团的精神备受推崇。海航的扩张,有时候就是给一个招兵名额,谁能招来兵,就组建公司接着干,否则就解散。祥鹏航空、西部航空、大新华航空、金鹿航空等都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如今,王已去,留陈独撑大局,路阻且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