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的敌人

来源:倒时差的贝姐 雪贝财经(ID:snowfinance666)

柳先生从中关村出发,扛着民族品牌、产业报国的大旗打天下30年,做梦也不会料到:爬坡74岁,越过山丘,才发现自己被摆在了民族和国家的对立面。

讲道理之前,贝姐先说几个故事。

第一个:

1985年,拿着中科院20万元启动资金,柳先生和其他10位兄弟出来创业做PC,但最初的实际业务是给来自美帝的IBM做销售,业务简单,就是利用中科院的牌子,将硕大的IBM PC卖给长安街上那些有资金的部委。当然,那时,柳先生甚至还没资格成为IBM的代理,他只能为IBM的代理四维公司找中国的客户,每卖一台,利润五五分成:2500块。

这年秋天,41岁的柳先生为了向国家体委卖出14台IBM,在一位负责器材的年轻人门口干蹲了一天,最后小伙子才松了口。第二天,按照当时的采购程序,柳先生跑去中国仪器进出口公司要指标,自报家门来自中科院计算所。

当时全社会都敬重科技人才,尤其是中科院,那就是民族的骄傲。

但未成想,这次柳先生被对方一个最底层的业务人员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你一个中科院的,跑过来要我们卖美国的IBM,你到底是不是中科院的?你这是卖国啊!

柳先生解释半天,最后只能承认是IBM的代理四维公司的代理。这位最底层业务人员一听很恼火:

那就是外商的人了?!这个楼不准外商在!你给我出去!起身就把柳先生从大楼里赶出去了。

第二个:

大概是2009年,一位日本学者挑衅性地质问柳先生,十年前,他认为中国至少会有一家消费电子公司能与三星匹敌,但十年过去,却发现为何仍然一家都还没有?

这一年,杨元庆领衔下的联想集团亏了历史上最多的2.26亿美元。

三年后,柳先生才缓过气来回答那位日本学者的质问:三星和联想营收差不多,但利润是联想的十多倍,因为三星有自己的芯片。而联想为什么做不出芯片?因为三星曾为了做芯片连续十年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投入,而“对联想集团这种民企而言,首先是要活下来,而不是冒死一争”。

当场有人反问:中国那些利润超过千亿元人民币的大型国有企业,为什么也没有投入重金去做芯片的长远研发?柳传志尴尬:“他们不像我,可以从长远角度来考虑投资……这是个体制问题。

第三个:

年近70,柳先生甚少饮酒,几乎滴酒不沾。

但2012年春夏之交的一个夜晚,在一个极其私密的饭局上,坐在中堂的他突然起身,情绪激动,请在场的人都举起酒杯,为那年刚刚在重庆发生的事件庆贺。

柳先生情难自抑,满脸通红,称“这是中国发生的一件大好事”,值得企业家们庆幸。

未料想,到了第二年8月,柳先生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放话“从现在起我们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 在当前的政经环境下做好商业是我们的本份。

一位女子很快针锋相对:到今天,骨子里还是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我们都在嘲笑谭嗣同!我们都在傻笑!

那年,你们都知道了,中国企业界掀起了在商言商的大讨论。

三则故事讲完。

柳先生今年74岁,无论是声誉还是财富,他都是站在塔尖的那一小戳。

贝姐认为,得来只要是合法合规,付出大半生,这是柳先生应得的,任何人都不应指责。

在5G投票的事情上,美帝多数文件是可供查阅的,事实很清楚,吃瓜群众也是明辨是非,本身并无多大争议。贝姐在群组上也说过,商业和技术的事情,不应该上升到民族大义。但是,贝姐也没想到,最后上升到民族大义的却是柳先生。

最后为何以至于此?用一种蓝底白字的大字报,写一篇《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

“万众一心,同仇敌忾”“兄弟姐妹们,到了我们挺身站出来的时候了”

不到24小时:100名企业家是站起来了,声援得很硬气,哪怕是欠着供应商血汗钱、“下周回国”的贾先生也终于跟着硬气了一回。

您说的民族品牌里的“民族”难道就是这100位企业家?

多么滑稽的一幕。

那贝姐想问一句:您的敌人究竟是谁,在哪里?

是那些号召不购买联想产品的消费者吗?是那些质疑事实的网友吗?还是您想象中的商业竞争对手?

您的民族主义大旗底下站着最多的就是中国13亿消费者啊,早些年,多少中国消费者选择购买联想的产品,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是中国品牌?

动辄斗争,动辄大字报,动辄同仇敌忾,这和那些年,您最痛恨的那几年历史是多么的相似啊,为什么您变成了您最讨厌的人?……

如果柳先生说现在是联想的生死存亡,那联想的年轻人们有谁知道1996年联想的生死存亡?那才是真正的生死存亡。

贝姐知道。那一年,香港联想一年亏了1.9亿,股价一年从1.33元跌到0.295元,资金链都断了。(是的,香港联想才是联想的出生地。)

怎么活过来的?是中科院给联想做了担保,是中科院老院长周光召和严义勋两位老人亲自陪着柳先生,用中科院的名义担保,才从中国银行解决了1亿元资金。

就这样把联想生生救了回来,冒着巨大风险,用国家资源救你,因为你是民族品牌。

扛着民族品牌的旗子,联想随后那些年又做了什么?

2004年:12.5亿美元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

2007年:欲收购欧洲第三大PC厂商Packard Bell,失败;

2008年:欲收购巴西最大PC厂商Positivo,失败;  

2009年:收购美国消费技术开发商Switchbox;

2011年:6.7亿美元收购德国Medion公司80%股份;

2012年:1.47亿美元收购巴西CCE公司;

2012年:收购美国Stoneware;

2014年:29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手机业务;

2014年:23亿美元收购IBM X86服务器业务;

2016年:和日本富士通和日本政策投资银行成立PC合资公司,出资比例超过50%。

一门心思做并购,做投资,谈什么护城河?谈什么核心技术?谈什么民族品牌?董阿姨为什么这么硬气,跳起来骂娘,也没几个吃瓜群众怼他?

那么,民族品牌在移动业务上是什么境况呢?手机业务连前八都进不去;PC出货量从第一到被惠普反超;X8服务器市场份额不到10个点,排第四;国内存储器市场份额不到3个点,远远低于那些从不敢打着民族品牌的地方民企。

联想集团这些年又是什么财报数据呢?贝姐都不想说,股价掉到贝姐都想哭。

再说联想控股,这些年又在做什么呢?多元化,哪里有快钱往哪里挤,地产、风投、银行、食品等等。

思路就一个:并购。并购这事,贝姐太知道了,最后都是一张来自银行的放款单。

如果这些资金用于研发呢?联想还会真的是缺资金吗?

历史不能假设,但历史应该被正视。事没做好就得挨骂,就得忍着。

如今一点舆论压力,就又扛起民族品牌的大旗?要搞个大新闻?

最后,我来回答题目的答案:柳先生的敌人到底是谁?贝姐的回答是:自己。

夜深了,贝姐奉劝那些精明的实用主义者,对,那100个企业家,你们能敏锐地意识到权力风向的变化,并且找到最适合自己和生意的生存之道,却为何总忽视吃瓜群众的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