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无需爱自己

问:我们如何区分自私和爱自己呢?爱自己有助于终结一个人的痛苦吗?

萨古鲁:爱意味着两个人,对吗?那爱自己又是怎么回事?你这是在变得精神分裂。爱是你的一种体验。看,如果我爱你,这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我爱你,这对我来说是美好的,你甚至都不需要知道我爱你,对吗?如果你爱我,这对你来说是美妙的,是不是?有个人爱你,那还可能是一件麻烦事。

你充满着爱,这是很美好的,是吧?难道不是吗?所以在你之内,从哪里变出来的两个人?因为如果你想要去爱,那就涉及两个人了,不是吗?请不要自我分裂,没有必要去爱你自己。如果你是有爱的,这就很好了,爱自己又有什么必要呢?因为一切都是关乎你自己,不是吗?

人们到处谈论着无私,世上没有无私这回事,一切都只是关乎你自己。什么对你来说重要,那就是你要去做的,不是吗?不论你做这些是为了你的朋友、敌人、家庭或者国家,还是什么别的。你做这些都是因为它们对你来说是重要的,不是吗?不要在自私还是无私上纠缠,至少在自私这方面,不要吝啬,要百分百。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现在,一旦你能明白,我是真正地为周身的一切负责的,你才有能力真正做到自私。

如果你……看,每一个人都关心自身的福祉。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些问题,不是吗?关心自身福祉是产生这些问题的根源,对吧?本质上你关心的,其实是你自身的福祉。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不是吗?每个人都关心自身的福祉。你所关心的是人的福祉,只是范围因人而异。对某个人而言,福祉可能只意味着他自己过得好;对另一个人来说,可能就是他和他的家庭;对另一个人,可能是他和他的社群;对另一个人,可能就是他和他的国家;对另一个人,可能是全人类;对另一个人,可能是所有生灵。只是范围不同而已,没有人不关心福祉,难道不是吗?每个人都在意福祉,只是考虑的范围因人而异。你愿意考虑多大范围多少人的福祉?

总之,你关心你的福祉,只有在周围的一切都好时,你才能真正的好,不是吗?这是不是一个事实?现在我们在讨论拯救生态系统。你不需要拯救生态系统,如果你不把它搞砸,它就会好好的,不是吗?现在你明白了,只有树木旺盛生长,我们才能安好,当事关生死存亡的时候,你就会明白。难道你不明白这一点吗?如果德里的每一个人都过得好,这也有益于你的福祉,对吗?只有当你过得好而别人都不好,你的生活才会时刻受到威胁,不是吗?

所以,如果你把这种对内在福祉的渴求,从这个身体延伸到,比如说“我希望身边每个人每件事物都幸福”,那么你就会做到最好。那么你也不必担心要不要爱自己。没有爱自己这回事儿,这只是一种想法。爱是在你身上发生的一种体验,因为某些原因,无论是什么原因,你的情感在那时变得愉悦。不管是你的孩子过来亲吻你,还是你的狗对你摇尾巴,两者都能让你感觉到爱,不是吗?是不是?爱是如何产生的不是重点,重点是,它因你的情感变得甜蜜而发生,所以你称之为爱。

你知道,假如……假如你买了一辆车,我估计这里没人有这么大年纪见过这个。假如你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买了一辆车,那时候,你就得雇俩人来帮你在早晨推车,因为它是靠推动启动的。到了五十年代,一个仆人就够了,曲柄启动,而现在都是自动启动,不是吗?现在我问你,你的爱、喜悦、欢乐,应该是推动启动还是自发启动?如果是自发启动的,你就不会问这些问题了,不是吗?目前它是推动启动的。

现在,在某一个时刻,如果有人向你表达一些爱意,你会觉得快乐。然而他们不可靠,所以你在想,如果我爱我自己,那是不是就可以保持住这种状态?就是这么一回事,不是吗?不,不用担心什么别人爱你,你爱你自己。你想让你的身体是愉悦的,情感是愉悦的,头脑是愉悦的,不是吗?我们可以在这些方面下功夫。我们会朝那个方向努力。

别设法爱你自己,没有必要。其实也不需要去爱任何人,因为你也做不到。如果你现在内心充满爱意,无论遇到谁你都会这样充满着爱,不是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只是你在使用的一个咒语,如果没有它,很多事情无法开展

有一天,山卡拉·皮莱去了公园,有一位美女坐在公园的石椅上。他走上前去,也坐到那张椅子上。过了一会儿,他靠得近了一点,她移远了一些。他等了两分钟,又向她靠近了一些,她移开了,然后他又靠近了一些。她已经在椅子的边缘了,所以推开了他。他又等了两分钟,正是夕阳时分,氛围正好,他双膝跪地,对她说:“我爱你,我从来没有像爱你这样爱过任何人。”

女人有点心软了,你懂的,夕阳在慢慢西下,她融化了。抱歉,我不应该使用“融化”这个说法。总之,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什么,本能战胜了一切,更多的事情在他们之间发生了。快到八点钟了,山卡拉·皮莱起身说:“我得走了,我得走了。”她问:“你要去哪儿?你说过你爱我的呀!”在她看来,当他说“我爱你”的那一刻,他们两个就合二为一了。他说:“不,我得走了,我老婆会等我的,我必须在八点钟离开。”

所以“我爱你”像是一句咒语——“芝麻开门”,如果你说“我爱你”,那么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所以,我不是在讨论交易,我是在谈论爱。爱不是一桩交易,爱是在你内在发生的美妙事件。它无法在你之外发生。或许它能找到一些外在的表达方式,但它只能在你的内在发生,不是吗?那你是想让这么美妙的东西处于推动启动模式?还是自动启动模式?我们会让它自动启动,好吗?

爱与恩典

萨古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