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轮回 – 超越时空的前世疗法

前言

我的专业生涯一直是单向的,而且极为学术性,想不到却碰到上门求诊的凯琳,让我经历一场难以置信的经验,整个过程在《前世今生》一书中有详细描述。我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然后获得耶鲁大学博士学位,在耶鲁大学的附设医院当精神科主治医师。我也曾担任数所大学医学院的教授,并发表四十余篇有关精神药物学、脑部化学、睡眠障碍、沮丧、焦虑、药物滥用、老人痴呆症等等科学性论文。先前我唯一出版的著作是《胆碱功能生物学》(The Biology of Cholinergic Function)它绝不是一本畅销书,不过对于失眠病患确实有帮助,阅读它必能让患者一觉到天亮。我是左半脑发达的人,具有强迫性人格,而且对于“不科学”的领域,譬如超心理学,彻底地怀疑。我对于前生、轮回转世的观念我一无所悉,也没兴趣了解。

当我担任迈阿密一家医院的精神科主作约一年左右,凯瑟琳被介绍来就诊。她年近三十,来自新英格兰,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对天主的信仰从未动摇。她深受恐惧、惊慌、沮丧、重复的噩梦所折磨,这些症状跟了她一辈子,而且愈演愈烈。

经过一年多的传统治疗,她的严重症状依然如故。而我认为,经过这段时间的悉心诊治,她的病情应大幅改善才对。按理说,她是医院实验室的化验员,对于治疗应该有能力自动配合。而且,基本资料中也看不出她会是个棘手个案,反而,她的背景显示,她很容易诊断。由于凯瑟琳长期患有呕吐与窒息恐惧症,拒绝服用任何药物,因此我无法给她焦虑药物或镇静剂,这些药物是我行医多年专门对付象她这种症状的患者。还好,她的排斥反而是一种契机,只是我当时无从体会。

最后凯瑟琳同意试试催眠治疗,这是一种集中精神的方法,回溯她的童年记忆,找出被压抑或被遗忘的创伤,我认为,我一定是她目前症状的病根。

凯瑟琳顺利进入深沉催眠状态,并开始忆起意识无法回想的过去事件,她想起被人从跳板推落泳池,呛了好几口水而窒息。她也想起在牙科诊所里,有人把防毒面具罩住她的脸,让她吓得半死。然而最糟的是,她想起3岁时曾被酗酒的父亲乱抚摸她,说不定在她更小的时候就有如此不良记录。我必须再追究下去。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我再度让凯瑟琳进入深沉的催眠状态。不过这一次我刻意不从旁指导,让她自由发挥。

“请回溯到造成症状的时代里。”我提示她。

我期望凯瑟琳再度回到童年。

哪想到她却横跨四千年,回溯到古代近东地区的前世,在这一世中,她有不同的形貌、不同的发色、不同的名字。当时的地形、服饰、日常用品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她回想出这一世中的许多事件,最后被洪流吞噬,怀抱中的婴儿也被大水卷走,凯瑟琳死了,飘浮在肉体之上,整个死亡过程就是库伯罗丝博士(Dr.Elisabeth Kuebler-Ross)、慕迪博士(Dr.Ray-mond Moody)、林格博士(Dr.Kenneth Ring)所研究濒死经验的翻版(他们的研究详情我们随后会讨论到)。然而,凯瑟琳从未听说过这些研究者的名字,也不知他们的研究成果。

催眠中,回想另两个前世,她曾是十八世纪的西班牙妓女;她曾是希腊妇女,这一世比近东地区那一世晚了数百年。

我非常震惊,也很怀疑。执业这些年来,我催眠过数以百计的人,从没发生这样的事。我已经诊治凯瑟琳一年多了,了解她不是严重的精神病患,不会产生幻觉,也不是多重人格,极不易受暗示所影响,也没有滥用药物或酗酒。我推想,她的“记忆”一定是由幻想或梦幻般的内容所组成。

不过事情有了奇妙转变,凯瑟琳的病状竟然戏剧性改善,我知道,幻想的内容不可能产生快速而良性的疗效。日子飞逝,凯瑟琳先就胶着着的症状,随着催眠回想前世而日渐消失。不出几个月,她竟不药而治。

我深重的怀疑也逐渐消散。在第四或第五次的诊疗中,还有更奇怪的事情。回想前世的死亡经验时,凯瑟琳飘浮在肉体之上,被引向亲切的灵光。在一世与一世的“中介生命”(in-be-tween-lifetimes)状态中,每次的情形总是一模一样。

“她们告诉我有很多神(gods),因为上帝(God)就在每个人心中。”凯瑟琳用沙哑的声音这样说,接下来她说的话让我惊骇得不敢喘气,并彻底改变我的人生观

“你(指作者)的父亲在这里,还有你儿子也在。你父亲说你会认识他的,因为他的名字叫艾佛隆,而你女儿取的名字和他一样。你父亲死于心脏病发。你儿子的心脏也不好,是倒着长的,像鸡心。他因为爱你而为你做出重大牺牲。他的灵魂是很进化的……他的死偿了父母之情。同时也想让你知道,医药只能做到某个地步,它的范围是有限的。”

凯瑟琳不再讲话,而我全身不能动弹,只想努力清理混乱的思绪。房间里冷得让人发抖。

凯瑟琳对我个人非常陌生。我只在办公室桌上放了一张女儿小时候的照片,笑开的嘴里露出两颗乳牙,旁边还有一张儿子的照片。除此之外,凯瑟琳不知我家或我过去的事。我受过良好的传统心理治疗教育,认为心理医生该维持一种空白状态,让病人能自在地倾吐他的情绪、想法和态度,然后心理医生再仔细分析其中曲折。我一向和凯瑟琳保持这种治疗的距离,她真的只知道我做医师的一面,对我的私生活一无所知。我甚至连证书都没挂出来。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是第一个儿子亚当——只活了23天就夭折了。当时是1971所初,他出生十天后我们把他带回家,他的呼吸开始发生问题,并不断呕吐,医生不敢遽下诊断:“肺静脉循环,及动脉隔膜受损。”医师这么告诉我,“发生机率大概只有千万分之一。”肺静脉原该带着饱含氧气的血液到心脏去,但连接位置错误,变成从相反的方面进入心脏。这就好比心脏是倒置的,这是罕有的病例。

即使动了心脏大手术也挽回不了亚当,几天后他去世了。我们难过消沉了好几个月,希望和梦想完全破灭。一年以后,另一个儿子约旦出世,算是对我们的伤痛起了安慰作用。

在亚当出生的那一段时间,我正对是否选择精神医疗而举棋不定。我在内科实习时做得十分愉快,又有一个住院医师的职业。因为现代医学以其先进的技术和设备,竟不能挽回一个小婴儿的生命,令我愤慨。

我父亲的身体一向硬朗,直到1979年初心脏病发作才亮起红灯,那时他61岁。虽逃过第一次病发,但他的心肌已严重受损,3天后终于不治死亡。时间大概是我与凯瑟琳第一次见面的前9个月。

我父亲是一个信仰虔诚的人,恪守仪式的意义大过精神超脱的层面。他的犹太名字是艾佛隆,比英文名字艾文更适合他。他去世后的四个月,我女儿出生,于是给她取相同的名字以纪念先父。

现在,1983年,在我安静、微暗的诊室里,却有如雷贯耳的奥秘向我揭示,震得我双耳欲聋。我在精神的大海里囚泳,不过我爱这淌水。我的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凯瑟琳不可能知道这些事,甚至也没有地方可以查知;我父亲的希伯来文名字、我曾有个儿子死于千万分之一机率的先天性心脏缺陷、我在医学界的抉择、我父亲的死和我女儿的命名因缘,这一切都太细微、太充分了,不可能造假。如果她能说出这些事,是不是能说出更多?我需要多一点知道。

“谁在那儿?”我问:“谁告诉你这些事?”

“大师们。”她轻声说:“前辈大师告诉我的,他们说我活过八十六次。”(注:引自《前世今生——生命轮回的前世疗法》 26~27页。)

我知道凯瑟琳本人不清楚,也无法得知我的私事。我父亲逝世于新泽西州,安葬于新泽西北方的纽约州,我们没有发讣闻。我儿子亚当十多年前在纽约市夭折,离这儿约两千公里。佛罗里达的好友中,有人知道我曾有个儿子叫亚当,了解死因的人更微乎其微,何况医院里的同仁无一知道此事。凯瑟琳本人绝对没办法打听到我的家庭生活。然而她却能说出“艾佛隆”而不是英文名字“艾文”。

震惊平息之后,我又回复成具有强迫性格、曾接受严谨科学训练的精神科医师身份。我到各图书馆和书店,搜集更多资讯,也发现一些出色的研究结果,例如史蒂文生博士(Dr.Lan Stevenson)对幼童的研究,显示这些幼童具有轮回转世的记忆(这些问题书后会再讨论)。同时我也发现一些由临床人员出版的研究,教导人们利用前世回溯法,也就是说,运用催眠及其它相关技巧,让患者的潜意识心灵搜寻前世的记忆。现在我知道,许多临床人员很怕曝光,他们担心别人异样的眼光,深怕影响到他们的职位于名声。

我在《前世今生—生命轮回的前世疗法》一书中,详细描述凯瑟琳出入前世的故事,最后她痊愈了。现在她生活得更愉快,害怕死亡等的恐惧症状已消失。凯瑟琳知道,她的某个部分比意识心灵更伟大,这一部分包括她整个前世界的记忆与人格,而且在肉体死亡后,它还会继续活着。

遇到凯瑟琳后,我对心理治疗的观点有了180度转变。我体会到,前世疗法能快速医治精神症状,这些症状过去往往必须经年累月治疗才能稍稍缓和。在医治痛苦与恐惧方面,前世疗法的效果更直接。我开始改用这种疗法治疗患者,效果出奇的好。提笔写作本书之时,我已将这种方法运用一上百名个别门诊的患者,帮他们回溯前世,同时我也在许多团体工作坊场合,帮人回溯前世。

我的患者都是哪些人呢?他们有医师、律师、商人、心理治疗师、家庭主妇、蓝领劳工、业务员……等等。他们有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社会、经济、教育、价值观背景。然而,大多数人都能回想起前世的详情,而且也记得肉体死亡后的另一种生命。

我大部分的患者是透过催眠而回溯前世的,另外有人是运用冥想、逼真的做梦经验、或是藉着密集的似曾相似的感觉而自发地唤起前世记忆。

许多患者的长期症状,如莫名的恐怕、肥胖症、反复的毁灭性人际关系、身体的疼痛或疾病……都已不再复发。

这种情形并不只是安慰效果而已。一般而言,他们并不属于易受骗或易受暗示影响的那类人。他们都能忆起前世的名字、日期、地形、生活详情。而且像凯瑟琳一样,回想起前世的情形之后,他们也都痊愈了。

或许,比治愈身心症状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知道,当我们的肉体死亡时,我们并没有真正死亡。人的灵魂是不朽的,灵魂能在肉体生命结束后继续活着。

《生命轮回》是我在出版《前世今生》后,学习运用前世回溯法发挥医疗潜力的记录,书中的故事全部都是真的,只有当事人的名字和身份做了更动。

《Many Lives,Many Masters》(又名《前世今生》)


附一:关于生命轮回的近代科学研究

我们大多数人对灾难和死亡都抱有恐惧的心理,而恐惧主要来源于缺乏对生命真相的了解。如果明白了生从何来、死往何去,则我们对死亡的恐惧就会自然消失。而我对轮回这个生命问题一直抱有强烈的好奇。人真的有轮回吗?好奇心和求知欲驱使我在大学的图书馆,数据库,以及计算机网络上搜集了不少这方面的科研论文和著作。

在搜集资料时,我意外地发现美国和世界一些先进国家科学界已经对生命轮回这个科研课题有几十年的深入研究的历史,许多著名的大学教授,精神心理医生用大量的科学证据证明生命轮回确实存在。轮回这个课题在美国是属于精神心理医学的范畴,其中的论文和著作已经是不胜枚举。我阅读了一些材料,从中选出几位著名精神医学工作者关于证实轮回的精彩的案例,向各位介绍。我主要介绍三个案例,分别出自以下三位著名的轮回学权威:

美国心理回归治疗学会副主席,著名精神心理医生瑞克·布朗博士(Dr.Rick Brown);美国维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Virginia)著名的精神心理学家伊恩·史蒂芬森教授(Professor IanStevenson);美国迈阿密西奈山医疗中心主席,著名精神心理学医生布莱恩·魏斯博士(Dr.Brian Weiss)。

一、瑞克布朗博士案例:今世推销员是二战时期美军潜艇水兵转世

这是国际心理回归治疗学会副主席、美国著名精神心理医生瑞克布朗博士(Dr.Rick Brown)发表在Journal of RegressionTherapy(回归疗法杂志)1991年第5期上的一个案例。

一位男子心理病患者名叫凯利(Kelly)是一家美国公司的推销员,1953年1月19日出生。他患有水恐惧症,极其怕水,不敢游泳,不敢坐船,甚至连洗澡的浴缸都不敢下去。布朗医生决定用一种心理回归治疗法(一般人所讲的催眠法),导引病人进入心理深度安定和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病人在这种状态中仍能正常思维和说话。在深定的状态(催眠状态)中,病人能恢复过去久远的记忆,能找到心理病症的原因,通常是过去很久以前的一次严重的精神刺激或创伤所造成的。病人往往在回忆起这个精神创伤事件以后,就能消除心理障碍,恢复正常。这种方法在精神心理医疗上应用的很普遍,很有效果。

这位名叫凯利的心理病人在催眠状态中,回忆起前生自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一艘鲨鱼号潜水艇的水兵,名叫吉姆(Jim)。这艘潜艇在1942年2月11日在菲律宾的马尼拉附近的水域被日本驱逐舰队击沉,艇上全体美军船员(包括吉姆)殉难。

病人凯利在催眠状态中向布朗医生详细描述了前生遇难当时的状况。那一天,潜艇在马尼拉水域潜航,吉姆这时不当班,正在艇内卧室休息。忽然艇内响起警报,原来是发现前方日本驱逐舰队。日本舰队也发现了这艘美军潜艇,并开始对其发射鱼雷弹攻击。第一枚鱼雷弹击中潜艇时,吉姆感到潜水艇身剧烈的震动和不平衡。艇内灯光熄了一下又亮起来。当时艇内一下子混乱起来,警报声、呼叫声乱成一片,船员都争相去穿救生衣。不一会儿,第二枚鱼雷弹又击中了美军潜艇。这是致命的一击。艇身穿了个大洞,因为潜艇在水下,所以海水一下子就疯狂地涌进舱内,灯也一下子熄灭了。吉姆当时感到冰冷的海水迅速地上涨,还没有等大家来得及逃难,海水已淹满了艇舱,全体船员都淹死在大海中,吉姆也在恐惧和痛苦中死去了。

这次催眠治疗后,医生根据凯利这个病人描述的情况到美国军方查找历史纪录,并找到吉姆的档案,发现完全吻合。布朗医生于是把凯利描述的前生的情况原原本本纪录下来,发表在Journal of Regression Therapy(回归疗法杂志)上。这个案例证实轮回确实存在,生命是不会终止的,我们只是在无尽的时空中轮转舍身受身而已,每一生所遭到的境遇都印刻在我们心灵深处,只有在非常特定的条件下(如此例的催眠状态下)才能回忆起来。

当然,回忆前生不一定要借助催眠法,有少数人天生就能看到前生。下面让我们来看看一位著名的精神心理学家伊恩·史蒂芬森教授所研究的一个案例。

二、伊恩史蒂芬森教授案例:印度女孩认识前生家属

美国维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著名的精神心理学家伊恩·史蒂芬森教授(Professor Ian Stevenson)。他40多年来对生命轮回课题进行了深入研究,收集了3000多个证实轮回的案例,研究对象遍布世界各地,有美国、加拿大、南美洲、欧洲、西亚和东南亚。他主要研究的对象是具有前生记忆能力的儿童和少年。这些人有的能叙述自己前生的遭遇,有的能认识自己前生的家属朋友,有的会讲前生在其它国家讲的语言等等。他的代表作有《20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20个轮回案例),《Where Reincarnation and Biology Intersect(轮回学与生物学的融汇),《Children Who Remember Previous Lives:A Question of Reincarnation》(从具有前生记忆的孩子研究轮回问题)。他对每一个案例,都本着严肃认真的科学态度,一丝不苟地访问、调查、核实,并且连续多年追加调查。他证实轮回的科研成果在美国乃至世界精神心理医学界得到广泛的认可和赞誉。

例如,美国一个医学杂志Journal of Nervousand Mental Diseases(神经与大脑疾病研究杂志)一位Dr.Harold Lief的博士曾对他有这样很高的评价:“如果史蒂芬森博士不是在制造一个巨大的错误,则他必是20世纪的伽利略。” ("Either Dr.Stevenson is making a colossal mistake,or he will be known as Galileo of the 20th century."——Dr.Hasold Lief,Journal of Nervous & Mental Diseases.)

我们知道,伽利略是十七世纪的意大利天文学家,发现了木星也有卫星围绕,发表了“地球并非宇宙中心”的观点,被当时斥为“异端学说”,被当时一些愚昧的宗教徒活活烧死。今天我们都知道,地球不过是太阳系里一个小行星而已,伽利略学说是对的。然而他当时的发现却是对传统观念的一个巨大挑战。而今天轮回的发现对于现代科学与医学也是一种巨大挑战,必定带来震撼性的影响。案例:今生印度女孩认识前生家属。

这个案例出自于美国维吉尼亚大学史蒂芬森教授的一篇科研著作《20个轮回案例》,初稿发表在1966年美国第26届精神学研究协会的会议专辑中。我所读到的是他1992年的第三次修订本。

案例中讲的这位印度女孩名叫丝娃拉特(Swarnlata),1948年3月2日出生,家住在印度一个叫盘那(Panna)的城市。四岁时便能叙述自己前生的遭遇。她说自己前生是住在印度另外一个城市凯蒂利(Katni),一户姓帕沙克(Pathak)家的母亲。这两家根本不相识,所在的两个城市也相距很远。有一天,丝娃拉特的父亲带她路经凯蒂利城,丝娃拉特突然建议说一起到她“自己家”里喝个茶,她“家” 就在这附近。

史蒂芬森教授和他印度的一些教授同事开始对这个案例作研究调查。他们按照丝娃拉特的指引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帕沙克家,根据丝娃拉特所说的情况进行核实。丝娃拉特说自己前世是这家里的母亲,名叫比亚(Biya),1939年去世,留下先生和两个儿子。史蒂芬森教授他们带丝娃拉特到帕沙克家,她一到那家里就认出自己前生的先生和儿子,并且能不假思索地说出这些家人的名字,还能认出先生家,娘家的亲人。史蒂芬森教授和同事们为了测试丝娃拉特把她前生的儿子领来,问他叫什么名字。她竟然毫不迟疑地说出这个儿子的名字叫迈利(Murli)。教授们为了试探她,故意说这不是比亚的儿子,而是另一个人。没想到丝娃拉特一点也不受思维扰乱,坚持说这是她的儿子迈利。当小丝娃拉特单独同前世的儿子在一起时,虽然自己年纪很小,却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母亲对儿子的关怀。更有趣的是,小丝娃拉特说出前世先生的一个隐私,说她先生拿了她钱箱里的1200卢比没有还,这件事只有她先生知道,其它人都不知道。后来她先生也承认。所以我们要知道,不可欠债不还,以为没事,前生的债主还是会找上我们的。

大家可能注意到,前生这位叫比亚的母亲1939 年去世,可是丝娃拉特这一生是1948年才出生,中间隔了9年。这9年中她到哪里去了?丝娃拉特自己说出来,她在1939年去世后,先投胎到孟加拉国(Bangladesh)的一家庭里成为一个小女孩,那一生九岁就死了。紧接着在1948年到这一生出生成为丝娃拉特,时间上刚好接得上。丝娃拉特平时很喜欢唱前世孟加拉国的乡歌,用孟加拉语来唱,而且随着自己的歌声跳起孟加拉国的乡村舞蹈。丝娃拉特家里没有人懂孟加拉语,也不知道她在唱什么跳什么,只是看到她很自我陶醉于其中。后来史蒂芬森教授同印度几位教授来观看丝娃拉特的歌舞,有一位印度教授懂孟加拉文,把歌词纪录下来,歌词是讲农民丰收的欢乐和赞美自然的。史蒂芬森教授一行人拿着歌词找到孟加拉国丝娃拉特前生所住的地方去证实,果然是当地人喜欢的乡村歌舞。

这位丝娃拉特的印度姑娘头脑非常正常,并不是乱说胡话。史蒂芬森教授一直保持与她的联络。她学习很好,19岁就在印度的大学毕业获工程学士学位,21岁获工程硕士学位,而且23 岁便开始在印度一所高等学院任教。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有力地证明了生死轮回的存在。

史蒂芬森教授本人现在已经退休了,但是他在这个学术领域上还在积极地探索。我前不久阅读了他的新作《轮回学与生物学的融汇》一书,给他发了一个Email,祝贺他在轮回学这个科研领域的成就和贡献。同时结合我的专业(金融),向他请教有关轮回理论在我们金融投资学上的应用。他给我回了Email,指出每个人今生的才华和技能往往是前生中累积的,并可以延续下去。

这个观点也许能解释为什么在相同的金融市场条件下的具有相同投资经验的投资者的收益表现却迥然不同。轮回学对金融学的启示是:投资者的收益表乃至财富与他们前生的活动有关。东方的一些古老的宗教对这个问题已有详尽的说明。例如,佛法在3000年前已经指出,今生的财富是前生布施、救济穷苦而感应的结果,在轮回中生命品质的高低是前生所作善恶的果报决定的。我想,金融投资学乃至其它学科如果将研究的层面扩展到从前生后世这种生命轮回相续的角度看问题,或许会有突破性的研究发现。例如,西方经济学崇尚竞争机制,认为竞争和个人私利是财富积累的动力。但是,从轮回的角度看,用私利和竞争所积累的财富无法带到下一生,如何能在轮回中保持财富有增无减?这才是经济学真正应该研究的问题。

三、布莱恩魏斯博士案例:现世女病人86次轮回经历

美国迈阿密西奈山医疗中心主席,著名精神心理学医生布莱恩·魏斯博士(Dr.Brian Weiss)。他1970年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Yale)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M.D.),曾在彼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迈阿密大学(University of Miami)任教,并从事临床心理医疗30多年。发表了大量的论文和著作,是现代精神心理学,尤其是轮回学的权威。代表著作有《Many Lives,Many Masters》(台湾有中文译本题为《前世今生》);《Through Time into Healing》(生命轮回——超越时空的前世疗法);《Mirrors of Time:Using Regression for Physical,Emotional and Spiritual Healing》(医治身心的前世回归疗法)。案例:现世女病人86次轮回经历这个案例节选自魏斯博士发表的代表作《前世今生》。这本书用浅显的文字详细记述了魏斯医生自己观察和治疗一位心理病人而发现她有多次轮回的经历。他书中记述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

魏斯博士的女病人名叫凯瑟琳(Catherine),是魏斯医生所在的迈阿密医疗中心一个实验室化验员。文化程度不高,人老实单纯,是在天主教的氛围里长大的,对轮回的概念也很淡漠,根本不相信。她当时还不到30岁,有一位未婚夫叫斯托特(Stuart)。凯瑟琳患有精神忧郁症,总是神经紧张,恐惧,经常做相同的恶梦,甚至有梦游现象。她很怕黑,怕被关在屋里,所以不敢坐飞机,觉得飞机舱关闭起来闷得慌。她怕水,甚至连药都不敢吃,怕呛着水,整天担心自己要死了。她来找魏斯医生治病。

魏斯医生本人是受过耶鲁大学现代高等医学培训的,头脑里从来没有相信过轮回。他自己用现代的医学方法治愈了很多心理病人,事业上很成功,从未想到要去研究生命轮回。这一天,病人凯瑟琳找他治病,他决定用催眠法对病人治病。

凯瑟琳在医生引导下进入深度安定的催眠状态,开始描述自己见到的情形:“我见到一个白色的大建筑,有步阶上去,建筑没有门。我穿著长衫,在帮助搬运泥沙。我的名字叫阿罗德(Aronda),现在25 岁。今年是公元前1863年(这个时间比释迦牟尼佛和孔子的时代还早)。病人再说:“我有一个女儿,很小,叫克莱斯托(Cleastra),她是我现在的侄女雷托(Rachel)”。雷托是女病人凯瑟琳的侄女,同凯瑟琳的关系很密切。原来这种亲密的缘分是前生就结下的。

魏斯医生本人是受过耶鲁大学现代高等医学培训的,头脑里从来没有相信过轮回。他自己用现代的医学方法治愈了很多心理病人,事业上很成功,从未想到要去研究生命轮回。这一天,病人凯瑟琳找他治病,他决定用催眠法对病人治病。

凯瑟琳在医生引导下进入深度安定的催眠状态,开始描述自己见到的情形:“我见到一个白色的大建筑,有步阶上去,建筑没有门。我穿著长衫,在帮助搬运泥沙。我的名字叫阿罗德(Aronda),现在25岁。今年是公元前1863年(这个时间比释迦牟尼佛和孔子的时代还早)。病人再说:“我有一个女儿,很小,叫克莱斯托(Cleastra),她是我现在的侄女雷托(Rachel)”。雷托是女病人凯瑟琳的侄女,同凯瑟琳的关系很密切。原来这种亲密的缘分是前生就结下的。

病人在催眠状态中继续说,“我们村子生活在一个山谷里,很热,很干旱,有一天从山上突然冲下来大洪水,把村子淹了,连大树都掀倒了。水很冷。人没处躲避。我这时紧紧地抱住女儿,想要逃生,但是我一下子被大水淹没了,水呛得我好难受,我无法呼吸。我的女儿被大水一下子卷走了”。说到这里,凯瑟琳在催眠状态中用手在空中挣扎要抓住什么,呼吸显得很困难,很痛苦的样子。魏斯医生在旁边引导她说:“这个事件结束了,你可以放松休息了。”凯瑟琳的身体才从紧张慢慢放松下来,呼吸逐渐恢复平缓。这一个疗程以后,凯瑟琳对水的恐惧消失了。

凯瑟琳的另外一个心理病症是害怕被关在黑屋子里,也有过去世的原因。在另一个催眠疗程中,凯瑟琳说自己在有一世中一个古老的部落里生活。当时有不少人患了一种可怕的瘟疫,只要一患上就必死无疑。他们认为是当时神对他们的惩罚。人们将患了这种瘟疫的人抬入山洞,封起洞口把病人活埋在内。凯瑟琳那一世也染上了这种瘟疫,被人封入山洞。她当时感到四周很黑,身体很痛苦,心里非常害怕,在恐慌无奈中死去。

我们从这里看出,催眠疗法原理实际上是帮助病人找出心理病因,认识到过去的不幸事件已成梦幻泡影,从而放下心理压力和恐惧情绪。可见,心病还需从心上治。

又一个疗程中,凯瑟琳在医生导引进入催眠状态中,又开始叙说另一生的境遇:“我是一个男孩,……我们在进行一次水战,有很多白色的战船。我们手上拿着长矛、弓箭和盾牌,穿著兽皮制的鞋。天很黑,我很害怕。我们的人正在同敌人厮杀,我手上也拿着刀,但我没有去杀敌人,因为我不愿意杀人。”说到这里,躺在那里的合着眼的凯瑟琳突然剧烈的挣扎,而且喘不过气来。过了一会,凯瑟琳再继续说:“我被一个敌人从身后用手臂扼住我的脖子,接着用刀刺入了我的喉咙。我临死前看到了那个敌人的脸,他是斯托特!他的相貌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但我知道是他。”

前面介绍到斯托特是同凯瑟琳在这一生中一起生活的情侣。这正是俗话讲的,不是冤家不聚头。所以千万不要以为害人没事,冤家仇人一定找到你的。冤冤相报,没完没了。

凯瑟琳在深定的状态中,说感到自己被杀以后,灵魂从身体上浮起来,一直浮到天上云中。不久她感到自己被一股力量牵进一个“狭小、温暖”的空间。她快要在另一世出生了。一会儿之后,凯瑟琳继续说:“我被人抱在手里,抱我的人是负责接生的护士。我母亲坐在旁边,披着长长的头发,穿著像睡衣那样的服装。她还是我现在的母亲!”凯瑟琳说她母亲很疼爱她。你看,前世的母亲今世还做她的母亲。证明父母和儿女的因缘深厚,照顾儿女可能不只一生一世,我们怎能不孝顺感恩父母呢?

又一次疗程中,魏斯医生导引凯瑟琳很快进入催眠状态。凯瑟琳回忆说: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法西斯的男子飞行员,名叫埃力克(Eric),当时正占据在法国的一个城市叫阿尔萨提安(Alsatian)。他有一个太太,很恩爱,和一个女儿,生活很幸福。他女儿就是这一生中凯瑟琳的好友朱蒂(Judy),关系很融洽。可是他太太这一生却没有遇见。所以尽管是恩爱夫妻,缘尽还分手。凯瑟琳在催眠状态中说:“我们正在同英美联军作战。可是我不喜欢战争,因为不愿意杀人。但我不得不为我的国家去作战。我许多朋友都战死了。我是一架军用运输机上的副驾驶员。这一天,我们正在搞一个联欢会,英美军的飞机突然飞来轰炸,到处变成一片火海。我的胸部和腿部都受伤了,很痛,到处是血。”

说到这里,凯瑟琳在催眠状态中,表现出极痛苦紧张的样子。但很快,她身体就恢复了平静。显然这一生结束了,这个时候,凯瑟琳似乎在等待谁的到来。医生问她等谁,她说在等待神灵来迎接她。

谈到此处,我插一段。魏斯医生对这位病人用催眠疗法过程中,当凯瑟琳处在某一世死亡以后和未投胎之前,常常会有看不见的一些灵体来通过病人的口对魏斯医生说话。魏斯医生称他们作 Masters(神灵),这些神灵能借病人的口对魏斯医生说话,说话时的声音完全不是凯瑟琳的声音,魏斯医生全部录音记录下来。这些神灵的话富有高度智能和哲理,绝对不是这位思想单纯的女病人能自己表露出来的。这些神灵是一种什么生命?目前还在科学上是一个谜。而这些神灵的开示与东方古老的哲学有异曲同工之妙,结合着来看或许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些神秘生命的精神层次。

言归正传,凯瑟琳前生做德军士兵,在那次英美飞机轰炸中丧生之后,她说: “我感到自己从身体里升了起来,我现在没有肉体,只是一个灵体。”不多久,凯瑟琳的声音突然变得铿锵有力,显然是神灵的声音,开始对魏斯医生说话了,那话像一个哲人深沉的开导:“你用这种引导病人心理进入安定的方法治心理病症,非常正确,可以帮助他们摒除内心深处的恐惧与忧虑。恐惧和忧虑只是存在表层的问题,你只有帮助他们进入到心灵深处,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在心灵达到深度安定宁静的状态后,人便不觉得有肉体的存在。肉体的存在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正常的生活是一种灵界的生活。我们在肉体里会感到痛苦,而在灵体状态中不会感到痛苦,只有快乐。灵体生活在另一个空间,自己在不断地自我革新和自我完善。”以上是神灵对医生讲的话。这话同中国道家老子所说的不谋而合,老子说:“吾之大患,惟吾有身。”这与佛家所讲的也大略相同,佛家讲见思烦恼第一个烦恼就是身见,认为身体就是我,这是错误的看法。身体是会坏死的,我们执着这个身体是我,就把 “真我”迷失了,佛就是教我们找回“真我”。

神灵借病人凯瑟琳之口继续说:“生命是无止境的,人绝不会死,实际也没有出生。只是在不同的肉体和空间中度过,永无休止。”“人之所以要到世间以肉体形式存在,是为了做事或还债。人来到世间只记得这一生的境遇,而忘记了前生的境遇。在一生中,每一个人都会有不好的习气嗜好,如贪婪、好色等。你必须要在这一生中克服这些习气,否则习气会带到下一生,而且在下一生更重。债务也是一样。前生未还清的债务也要带到这一生来还,而且要还得更多。只有这一生还完了,下一生才能比较轻松自在。你下一生的生命境遇,完全是你自己造就的。”以上是魏斯医生现场录音。

这些神灵的话与佛经颇为相似。佛讲因果通三世,自作自受。这一生所做的善恶决定下一生的生命品质。所谓: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

下面又是一段神灵借女病人凯瑟琳的口对魏斯医生的讲话,作为科研材料录音下来:“宇宙里存在无穷的生命层次,我们(指神灵)的层次还是比较低的,有比我们更高层次的圣人,只有他们才能洞视过去未来,而且能帮助我们,教导我们该怎么做。”佛法里面讲十法界,指的是宇宙众生大致分为十个不同的生命层次,凡夫六个层次:天,人,阿修罗,畜生,恶鬼,地狱;圣人四个层次:声闻,缘觉,菩萨,佛。每一个层次里又有无量的层次。佛是宇宙里最究竟圆满的生命层次,而且人人都能通过修行,都能达到这个究竟圆满的生命层次。

最后有一段神灵的开示非常精采,这都是魏斯医生一字不漏地录音下来的。神灵借女病人的口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相同的。”魏斯医生听不懂,就问神灵:“我们每人的相貌、形体、生活档次都不相同,为什么说我们是平等相同的呢?”神灵就用比喻来回答魏斯医生的问话:“钻石都是七彩放光的,但是由于钻石上有灰尘,光就不显了。我们表面的不平等,正如钻石上的灰尘厚薄不一样,而我们的本心就像钻石都能放光一样,是平等相同的。”

这正是释迦牟尼佛为我们揭示:“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能德相,但因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我们每个人平等的自性,就好比是七彩放光的钻石,而我们的妄想执着,自私自利,就好比是钻石上的灰尘。灰尘的厚薄,决定我们的生活层次。灰尘最厚的是地狱道,其次是恶鬼道、畜生道,再其次是阿修罗道、人道、天道、声闻、缘觉、菩萨、佛。佛是完全把灰尘去除的人。修行就是把自私自利、妄想执着这些灰尘去掉,让自性的宝石放光。

凯瑟琳对前生轮回的经历叙说了很多,都详细记录在魏斯医生发表的著作里。她说自己总共在地球上轮回已经86次,时间跨度四~五千年,地理跨度是全世界各国,有意大利、法国、德国、俄国、西班牙、埃及、摩洛哥、美国(当过印地安人)、日本等等。做过男人和女人,做过士兵、教师、女仆、奴隶和贫民等等。而且她在其它星球上也有轮回!凯瑟琳与魏斯医生前生也有碰过面,她讲有一世魏斯医生是她的老师,教她历史和地理。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办法向大家详细汇报,有兴趣请您自己阅读《前世今生》这本书。

之后魏斯医生又帮助十多位病人用催眠法恢复他们前生的记忆,其中有的病人也遇到同样的一些神灵,借病人对魏斯医生有直接的开示,魏斯医生把这些神灵对他开示的话录音记录下来,写成一本书题为《Messages from the Masters》(来自神灵的讯息),也非常畅销。

通过这些医学的发现,魏斯医生彻底改变了传统医学的头脑,完全相信有生死轮回。而他在没有发表这个重大医学发现之前,犹豫再三,踌躇不定。因为魏斯医生自己有很高的学术知名度,如果将轮回这种反传统医学的发现公布于世,可能遭到医学界严厉的批驳,而导致声名扫地。但是活生生的事实摆在眼前,不容得这位认真诚实的科学工作者袖手不理。考虑再三后,魏斯博士毅然决定为科学献身,而于1988年出版了《Many Lives,Many Masters》(前世今生)一书,将轮回事实公布于世。没有想到,书一发表就非常畅销,引起轰动效应。他收到许多心理医生的来信来电,说他们自己也有相同的发现,但都不敢发表。

现在魏斯医生是一位著名的轮回学专家,经常到世界各地讲学,开班,推广轮回的医学发现,帮助心理病人通过催眠法回忆前生的经历和消除心理障碍。

除了上述的三位轮回学专家外,其它著名的轮回学家还有:美国著名死亡问题专家,心理医生伊丽莎白·居伯乐·罗斯博士(Dr.Elisabeth Kuebler-Ross)。她曾经研究过两万多人次的死亡经历,证明人死了不是什么也没有,她研究的对象都是昏死以后又救活过来的病人。他们亲口说出死亡以后灵魂出离了身体所遇的经历。有的人死后往往会见到光,或见到黑色隧道,或见到已经过世的家属朋友,有的甚至见到神灵。这个医生本人也有死后复生的经历,她把自己和两万多研究对象的死亡经历整理出版,代表著作有《On Life After Death》(关于死后的生命),《On Death and Dying》(关于死亡和临终)等,用大量的医学证据证明生命轮回相续的真相。她的著作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在世界上很畅销。

其余轮回学学者还有美国精神研究协会主席,布朗大学著名教授杜克斯博士(Dr.C.J.Ducasse), Professor Gertude Schmeidler,Dr.Martin Ebon,Dr.Edith Fiore,Dr.Frederick Lenz,Dr.Raymond Moody,Dr.Michael Newton,Dr.Helen Wambach,等等。时间关系,不一一赘述了。

结束语

以上我们看到,大量的医学证据有力地证实了生死轮回决定存在,决定真实!我们从这些证明轮回的科研成果中得到许多启示,引发许多思考。

首先,我们认识到这个轮回事实之后,就不必害怕死亡了。因为生命是在无止境的延续,正如刚才神灵所说,根本没有死亡和出生,只是我们在不同的时空中变换身体而已。懂得这个真相之后,我们即使在生命垂危时也不必恐惧和惊慌。

其次,从这些案例中见到,在无尽生命轮回当中,人与人之间可能会多次相遇,我们本着慈爱之心对待和关怀身边每一个人,则来世相见,定会感情融洽。如果跟人结怨结仇,则日后哪一生仇人见面,也会分外眼红。我们为什么不珍惜这一生相遇的缘分,送上一份善意和慈爱呢?

从美国医学界发现的轮回案例中看到,生死轮回苦难多多,这些心理病人前生的不幸,对他们心理的刺激和创伤,一直带到这一生。而各个宗教都讲述了如何在轮回中解脱苦难,提升我们的生命层次。

大量的科研成果固然为我们证实了有生死轮回,然而留下更多的思考:例如,无尽的轮回中的生命形态仅仅以人身的形态吗?抑或存在其它生命体的轮回?轮回中的生命层次是由什么决定的?我们如何能在轮回中不断提升我们的生命层次?这些都有待于科学去探讨。

追溯轮回学的根源,实际上许多宗教里已有详尽的叙述,如印度教、佛教、天主教等。现代科学正在逐步把这些宗教所说的证实。英国著名的历史哲学家汤恩比教授指出:要彻底了解生命真相,科学必须借助于宗教。净空老法师也表示:宗教教育都是说明宇宙人生真相的教育。因果轮回正是宇宙人生真相的一个重要科目。当然,目前的科学界和医学界对轮回的研究还处在很不成熟的阶段,相信随着科学的进步,我们定能更全面地认识生命的奥秘和找到解脱轮回苦难的方法。

————————————–

好文分享,亦是布施。

信息太乱?读我优选。

关注公众号:Readme_in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