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普方被害之后

受害者普方的妈妈说,“我们觉得,他们的死不能改变现实”…

2000年4月1日深夜,来自江苏北部沭阳县的4个失业青年潜入南京一栋别墅行窃,被发现后,他们持刀杀害了屋主德国人普方(时任中德合资扬州亚星——奔驰公司外方副总经理)及其妻子、儿子和女儿。案发后,4名18岁~21岁的凶手随即被捕,后被法院判处死刑。

这起当时轰动全国的特大涉外灭门惨案很快结了案,但故事并没有结束。

就在那年11月,在南京居住的一些德国人及其他外国侨民设立了纪念普方一家的协会,自此致力于改变江苏贫困地区儿童的生活状况协会用募集到的捐款为苏北贫困家庭的孩子支付学费,希望他们能完成中国法律规定的9年制义务教育,为他们走上“自主而充实”的人生道路创造机会

这一举动默默延续了13年,但它至今鲜为人知。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因为他们认为处决犯罪的根源比处决罪犯更重要。多么残酷的刑罚都无法阻止别无选择或贪婪到失去理智的人铤而走险。所以,这个社会需要法庭和监狱,但是更需要的是互助与教育,前者通过资源共享让困乏的人免于绝境,后者通过开发人的智慧与道德让人学会正确抉择。只有做好了这两项,人类才能真正远离恐怖和暴力,否则,我们每个人随时都可能成为下一个犯罪的目标,这才是最可怕又最可悲的!

聪明的德国人啊——同样是处理一件案子,他们却把眼光放在了人类的全体和久远的未来。对此,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该深深的反思:我们要崛起,要赶超,要伟 大,要辉煌,仅仅靠外汇储备,靠先进武器,靠豪言壮语就够了吗?还是靠举国疯狂的拼爹和炫富,拜金和贪婪?乃至于普通人的绝大多数卯足了劲拼红了眼就只知 道自己的车子、房子、票子、孩子、身子!十几亿人好像约齐了似的比着抛弃自己的良知和社会责任,只剩下赤裸到无顾忌也无廉耻的自私自利,这样的人群,也许可以拥有一切,但绝不可能拥有尊严和未来。而且,更可怕的是:社会规律的报复以及追悔莫及的泪水,我们有生之年就可以看到。

还是让我们接着看看这个故事的细节吧:这4个男青年并非有预谋要杀人。他们一开始只是想偷摩托车,但换来的钱并不多。后来他们得知玄武湖畔的金陵御花园是南 京最高档的别墅区。那晚,他们潜入小区,只是想去洗劫一间不亮灯的空宅,结果那套正在装修的别墅没有东西可偷。最终他们选择了隔壁的普方家。盗窃的行动被 普方一家查觉,因为言语不通,惊惧之中,他们选择了杀人灭口。

案发后,普方先生的母亲从德国赶到南京,在了解了案情之后,老人作出一个让中国人觉得很陌生的决定——她写信给法院,表示不希望判4个年轻人死刑。贺杰克解释说,“我们觉得,他们的死不能改变现实。” 在当时中国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有德国记者转达了普方家属希望宽恕被告的愿望。外交部方面回应:“中国的司法机关是根据中国的有关法律来审理此案的”。最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4名被告的上诉,维持死刑的判决。

与此同时,更多的在南京的外籍人士已经开始寻求一种更积极的方式,去纪念普方一家。庭审中的一个细节给他们触动很深:那4个来自苏北农村的年轻人都没有受过 良好的教育,也没有正式的工作,其中有一个做过短暂的厨师,有一个摆摊配过钥匙。“如果你自己有个比较好的教育背景,就有了自己的未来和机会。”普方协会 现任执行主席万多明努力用中文表达自己对教育的理解。“有机会的话,人就不会想去做坏事,他会做好事,这对自己,对别人都有好处。” 他坦言,自己也是在德国的农村长大的,只是在德国不需要付费就可以完成小学、中学的学业,后来考上大学,自己才有了比 较好的工作。“如果需要付费的话,我的父母也没有办法送我到学校去,可能我在德国还找不到工作,没办法选择我想要的生活。” “如果普方还在世,那么普方家肯定是第一个参与的家庭。” 德国巴符州驻南京代表处总经理朱利娅确定地说。她是普方协会的创始人之一,和普方是同乡。她觉得这是纪念普方一家最好的方式。

不过由于种种原因, 这些打算用业余时间做慈善的外国人,当年并没有得到在中国成立基金会的批准,于是他们改称为普方协会,与南京本地的爱德基金会合作,资助苏北地区的贫困中 小学生完成9年义务教育。随着中国逐步实行免费义务教育,他们把资助对象延伸到高中。高中生每年资助2000元,初中生每年资助1200元。

德国人说得何其明白:“如果普方还在世,那么普方家肯定是第一个参与的家庭。” 其言外之意,是即使普方一家并不曾遭遇灾难,他们也一样会这么做。“我们不是要传达这样的信息:不是说一个德国人被杀,我们就会给凶手的家乡提供奖学 金。” 那些救助苏北贫困学生的德国人坚持认为,之所以要帮助苏北的学生,只因为那里很穷,需要帮助。不管中国人能不能理解,“人被杀了,还来做好事”…没有选择 民族情绪。他们不是在“以德抱怨”,他们的意识根本就没有“以德抱怨”这个概念,“以德报怨”只是中国式思维;他们拎得很清,那四个凶手身上的罪恶与中国 其它人毫无关系。倒是中国人有意无意中以国籍划分你我,把某四个具体的中国人抽象为全体中国人—看,我们中国人杀了德国人,人家还对我们这么友好!他们选 择了信仰人生而平等。当地的教育工作者听说有人愿意资助孩子上学都很高兴,表示“一定要推选品学兼优的学生”。然而这并不是普方协会设立助学金的初衷。他们只希望“人人都能享受均等的受教育权利”。 没有选择贫富有别。相信在许多地方,教育发展不均衡的矛盾非常突出,虽然数百元的学费不用交了,但是成千上万的择校费把义务教育变成了金钱教育。教育资源两极分化,强者愈强弱者愈弱,不光城乡差距拉大,就是一座城市之中,校际之间也是冰火两重天,热点学校门庭若市,薄弱学校门可罗雀。作为学生,厌学者多,辍学者多,读书无用论大行其道。

结语:不知道历史可不可以假设,我假设,如果司马迁知道这故事,他一定会写进《史记》里,且力透纸背。后世的读者看了,总有些人会被打动,汉朝以后的思想,就会悲天悯人一点,就不会那么老到,如野兽入丛林。

————————————

好文分享,亦是布施。

信息太乱?读我优选。

关注公众号:Readme_in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