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常识,后果很严重

文章经授权转载自老斯基野驶(ID:lsjyeshi)

常识,其实就是最简单最直接的东西。不用高大上,不用动脑子,闭着眼睛就知道。比如一加一等于二,水往低处流,太阳在天上,有白天有黑夜;比如饿了要吃饭,困了要睡觉,人畜都要排便,诸如此类,都是常识。

01

可是有人跟你说,常识这个问题是个问题,甚至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它曾经挤兑过人们,非难过人类,甚至在人类历史,现在和未来,人类在常识这个问题上挣扎,纠结,演绎,并在荒诞中反复上演。

尼玛,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吧!难道是精神病?

公元290年左右有个晋惠帝,手下报告说百姓没饭吃,饿死不少。晋惠帝摸着那个重度脂肪肝的肚子说,没饭吃,赶快让百姓吃肉啊。

在晋惠帝的常识世界里,没饭吃,肉总该有的。你能说惠帝是精神病吗?他的解决方案是真诚的,他的内心是坦率的。只是他的常识世界跳出了三界,不在五行。

晋惠帝的常识已经脱离了普天之下人的常识,如果是一个小老百姓也就闹闹笑话,可是一个大BOSS,不知多少人跟着遭殃。这个大老板领导的那个国,后果当然不难想象。后来出了八王之乱,自己被下了大狱。

02

其实,常识,还可以被控制,也可以被利用和放弃。你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

秦始皇的儿子胡亥执政的时候,有个叫赵高的丞相。赵高对秦二世的位子流了很久口水了。为了试试自己的实力,有没有控制文武百官,让人牵只鹿到皇宫,对秦二世说,献匹马给陛下玩玩。

秦二世胡亥一看,尿都笑出来了。这个这个,太搞笑了,明明是只鹿,我们丞相竟然说是匹马。幼儿园的小盆友都认得出来啊,难道我们丞相智商出了问题?

赵高老革命很淡定。很诚恳地对二世说,皇帝陛下啊,这真的是匹马啊。你看,它的蹄,它的头、耳朵、眼睛、尾巴,都是马的标配啊。你如果信不过我,可以当庭问问眼前的文官武将。

没想到现场的官员几乎都说是马。有的甚至很专业地说出这种马产自哪里,有什么特质,振振有词。个别说是鹿的,当场被唾沫淹没掉(当然后来更是被赵高从地球上抹掉)。到了这个阶段,二世也只能用手不停地挠着头,这个这个那个那个,是马?是鹿?

在权力面前,这些平日趾高气扬的庙堂精英,集体放弃了常识,助力换来指鹿为马这个成语。

在指鹿为马的背后,赵高的手段是杀人,你杀的人越多,你的敌人就越少。赵高后来又害死了名臣李斯,独自把持朝政,把大秦帝国这艘超级航空母舰亲手埋葬。

他的指鹿为马,让人们在常识面前集体失声,目的就是为他日后干任何坏事做准备。

03

如果有人跟你说,把你的脚趾扭断,让你的脚板变形,让你走不好路,让你成了一个残疾人,这时的你就是一个标准美人。

你肯定会破口大骂,你丫变态。

一个残疾人还美,不是变态是什么?这个美的定义就不只是常识问题了。这是要把常识打入地狱,把阴谋包装上市,而且要拉至一个个涨停板。

可是就是这种变态,在中国流传了上千年。

从宋朝开始,贯穿了后面所有封建王朝。缠足,从王公贵族,到黎民百姓,无不列队欢迎。这种对身体的戕害,路人皆知,却都视而不见。

纵横上千年,连自诩“肤发受自于父母,不可残害”的国人,竟然无一人发声。天天高唱“天人合一,顺乎天道自然”的先民,竟比赛着自残。就连半个圣人的朱熹,更是不辞辛苦,长途跋涉,远涉福建腹地海岛,推行缠足。

这岂止是阴谋?分明是阳谋要铺天盖地。

最让人惊叹的是被缠足者,个个欢天喜地,弹冠相庆,为自己的自残举杯庆贺。

这种以认知观念对常识的围剿歼灭,犹如金庸里面的明教,已经深入教徒骨髓。

在光明顶尸横遍野之际,仍高呼“惟光明故,怜我世人”。后面的太平天军,一个个肉体却号称刀枪不入,数十万军民竟然深信不疑,不仅没常识,而且是反常识。

一排排的肉体,被子弹射成筛子,为反常识沉重买单。当认知观念肆意强奸常识的时候,大面积的灾难就会像传染病一般,四散开来。

04

翻阅历史的时候,我们常常看到历史上的这些触目事件不可理喻。我们常常暗自发笑,过去的人为什么如此之蠢。正如贾谊所言,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上个世纪的时候,我们村为了评先进,搞了一个20多斤的红薯。报到公社变成了40多斤,后来上了报纸,有100多斤了。真的是三级跳。上面有图有文字。

尽管我们村没有人相信,可是外面却有千千万万的人相信。不仅相信,还要敲锣打鼓的相信,还要立下文字,还要上了报纸,还要让后人相信。

如果有人怀疑,有人不相信,有人要质疑,有人要实验,就要抓起来,就要定罪,就要坐牢,甚至杀头。这是对常识的管制,所以常识也可以成为一种资源。

你如果对常识进行鉴别,进行质疑,进行验证,就是对资源拥有者的挑战。维护常识,护卫常识,很多时候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05

多年前看过一篇报道,说某某城市空气污染那个厉害啊(那时似乎还没有提PM2.5这个词),那得调查研究啊,究竟是什么东东导致城市空气污染呢?

结果一个高大上的研究公司干了这个事情,动用了很多博士教授,用了先进的计算机,用了先进的数学模型,从傅立叶推导到莱布尼茨方程。

有抽样,有调研,有图像,有分析,报告自然又厚又高深。最后的结论是自行车过多,导致汽车通行过慢,所以城市空气污染越来越厉害。

卧槽,原来是自行车太多啊。

你看这个研究,这个结论,怎么看都和人类的常识相左呢?后来又有深度报道,这个研究公司,原来是某汽车公司雇佣的。即便这样,这样的报告也可以当作“当庭呈供”。从这个角度看来,常识可以作为商用。

常识可以为钱而生,也可以为钱而卖。

现代的商业,用反常识卖钱,一个个成了集大成者。尽管老虎早已绝迹,早已禁捕,可是偏偏有虎骨酒、虎骨药、虎骨粉、虎骨大补剂畅销。

至于那些比太平天军更神奇的隔山打牛、远距离发功,都曾经风靡全国。尽管荒诞如此,可全方位、多立体地传播和营销,总可以大面积收网,收获颇丰。其实,背后就是名和利。

06

这几年周围朋友一个个去做老板了。街上冒出的老板比员工还多,一砖头下来,砸中三个,有两个就是老板,还有一个正在赶往创业的路上。我不知道是我没了常识,还是这帮老板没了常识?

天知道。

来源:老斯基野驶(ID:lsjyeshi)作者:老斯基

转载请联系原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