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加二、白加黑”,这到底是谁的馊主意?!

来源:地球村9号

“五加二、白加黑”,即“五个工作日加二个休息日、白天加黑夜”,连续加班工作。

试问,有谁愿意这样长时间连续加班?所以说,这是一种并不人性的制度和理念。但是,这种口号却在少数单位的领导口中时有出现。

“五加二、白加黑”到底是谁的馊主意?

笔者认为,这是无法考证的。因为提出口号是一个时间很短、也很简单的过程,无法固定证据,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也就无法认定是谁最早提出来的。

据了解,较早推行这种制度和理念的是中央办公厅原“大管家”令,这位红极一时的中央书记处原书记在中办主任的位置上,曾大力推行“五加二、白加黑”,他在会上多次提出这个要求。并且,他自己也不管有事无事,晚上经常在办公室呆着,熬到后半夜。

他不回家,一些下属就不敢回家,只能陪着熬。节假日里,令也经常来到办公室。他一去办公室“加班”,一些下属就得跟着去加班。有些工作人员因此不分白天黑夜,没有休息日,可以说是苦不堪言。

当时的令大权在握、红得发紫,正是因为在他的大力推行下,“五加二、白加黑”这种并不人性的制度和理念,竟然成了一些单位的口号。可以说,“五加二、白加黑”之所以能够流传开来,令当立“首功”。

另一位用“五加二、白加黑”要求下属是中宣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据说,鲁在领导岗位上多次提出“五加二、白加黑”相似要求,还多次在晚上召开“紧急会议”。他布置完工作,自己回家休息了,但他早上起来要检查工作落实情况。这样,受领工作任务的下属就只能半夜加班了。

“五加二、白加黑”是一些领导来要求下属的,这样做,意味着下属几乎与家庭隔绝,与亲情绝缘。

试问,有多少普通员工可以不要家庭?不要亲情?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那些连部下的生命自然感情都不考虑、人生基本权利都要剥夺的领导,他会真心考虑党和国家的大局和事业吗?

事实也证明,那些经常把“五加二、白加黑”挂在嘴上的领导,没有几个是干好事的,他们主要是为了树立个人权威、获取个人政绩,希望靠此再升官一级。比如,令、鲁等就是如此。并且,令、鲁和他们诸多情人的事,就是在“五加二、白加黑”期间发生的。

当然,我们也相信并非所有提倡“五加二、白加黑”的人都是坏人。虽然他的出发点或许是好的,但多数人并不赞成这种做法。

最近,又有一个小领导也因为“五加二、白加黑”在网上出名了,他就是江西赣州章贡区法院院长曾某某,他在当地电视台向社会公开承诺:全院干警取消周末、休假,加班加点、抓紧结案。

笔者认为,抓紧结案是应该的,加班加点也是好作风,但全院干警取消周末、休假,就有点过了,这超出了院长的职权范围。因特殊情况偶尔取消周末、休假可以理解,但院长在电视台向社会公开承诺:全院干警取消周末、休假,就不仅有点作秀,而且有滥用职权之嫌,因为周末、休假是干警的法定权益。

不久前,人民日报公众号发文《党员干部要以回家吃饭为荣》,文中说,细细想来,“五加二、白加黑”,无节制的工作方式正是催生这个时代新焦虑感的罪魁祸首。然而有一些地方和个别单位仍然将无序加班视为常态,将无序加班当做敬业的标志,甚至有极少数人把常年无休、吃睡在办公室当做年终总结时的功劳沾沾自喜。由此一来,党员干部在办公室里吃加班餐、泡方便面,甚至忙到没时间吃饭也便成了一种看似勤勉却伤害翻倍的“新常态”。

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生活被工作绑架了全部。

笔者曾目睹几位四十来岁的战友、同事、同学因加班过度猝然离世,不禁感叹:我们不向猝死的英雄学习!因为我们每一个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有爱人,如果我们倒下了,身边的亲人将很痛苦,很艰难!

健康的身体不仅是单位的,个人的,更是家庭的。

中国是世界上官吏比例最大的国家之一,官吏不是少了,而是多了。许多单位,只要主要领导的精力不是放在谋取个人政绩上,而是放在踏踏实实完全工作任务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花架子工程,也就不需要那么多的“五加二、白加黑”。

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国梦,需要奉献牺牲精神,需要撸起袖子加油干。但是,在具体工作中,我们要讲科学精神,遵重规律,不能蛮干,不能打疲劳战。清华大学曾提出“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倡仪,得到社会回应。各级领导要转变作风,积极营造“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氛围,让广大干部群众持久释放能力和才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