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木在美国乐不思蜀

提起袁木先生,久哥除了崇拜,还是崇拜!

久哥为何崇拜袁木先生?因为袁木先生是中国政坛最耀眼的明星,不不,是中国政坛最耀眼的月亮。

目睹您的尊容,认识您,了解您,那是在1989年。

那一年,中华民族经受了血与火的生死考验。那一年,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您站出来了,您挺身而出,您在沉默了数十年之后终于爆发了。久哥记得,那一年,您已经61岁了,但是,您却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宝刀不老!那一年,您锤炼成了中国的民族英雄,那一年,您锤炼成了中国最有名、最典型的反美英雄、反美斗士。

您的演讲,您的记者招待会,给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诠释了什么叫立场坚定、什么叫赤胆忠心、什么叫正气凛然、什么叫才高八斗、什么叫学富五车。

您对敌对势力记者的铿锵回答往往让他们措手不及、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那一年,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都在聆听您的声音;那一年,您是中国政坛突兀升起的月亮;那一年,您坐上了直升飞机;那一年,您从一个正处级官员升格为正部级官员。

按照您的才华,按照您的魄力和能力,按照您对党和国家的忠诚,您就是升格为副总理、总理都不为过。

后来,您开始沉寂起来,再后来,听说您出版了几本专著。再后来,听说您的女儿到美国留学了。

关于您的女儿出国留学,网上盛传一段佳话,不知是否属实,特向您求证。

贺士凯是美国领事组最擅长研判申请人状况的官员。有一天,这位官员看到一个女孩前来申请赴美留学。

贺士凯朝这位年轻女子的申请书上一看,她姓袁。再一瞧她父亲栏内填的名字,贺士凯悄悄把桌子底下的麦克风音量转大。他要领事组的华籍雇员以及其它排队等待的中国人,都能听到他们的对话。贺士凯以大厅里人人都能听到的声音,不敢置信地问:“你真的是袁木的女儿?”这名青年女子倾身向前,低声答说:“是的,我就是袁木的女儿。”贺士凯以让领事组全室轰隆作响的声音说:“我不敢相信这么讨厌美国、天天诋毁辱骂美国的袁木,会要他女儿到美国留学。”此时,领事组的工作几乎全停下来,人人竖起耳朵要听听下文。袁木女儿用普通话怯生生地说:“他是他,我是我。”贺士凯又追问,袁木先生怎么会准许他女儿到这么邪恶的国家念书?华籍雇员已经禁不住爆出笑声。由于袁女学业成绩不错,也得到一所美国大学的全额奖学金,贺士凯最后也准许给她入美签证;只是,他在批准前刻意弄得她坐立不安。

再后来,听说您在正部级官员的职位上离休了。 再后来,听说您到美国定居了,不知是否属实。

最近,久哥在网上看见了您的一张照片,照片注明您在美国打高尔夫球。这张照片能否证明您已经在美国定居呢?

从照片上看,您面色红润,您神采飞扬,您精神饱满,从您紧握球杆紧绷的双臂来看,您是有肌肉有力量的猛男,完全看不出您是一个年过八十的老人。这张照片证明您在美国生活的十分滋润。

看到这张照片,久哥心里五味杂陈,百思不得其解。

您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您是中国最坚定的反美英雄。您是中国最典型的反美斗士,您咋能不顾名节,到敌国去生活呢?

美国是当今世界最邪恶的国家,枪支泛滥成灾,枪杀案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人权完全得不到保证。而且,美国搞的资本主义制度是垄断的、是腐朽的、是垂死的。您怎么能够弃明投暗呢?您的安全有保障吗?久哥真替您老先生捏一把汗啊!

也许,八十岁高龄的您,赴美定居是不得已而为之;也许,您是肩负特殊任务而赴美定居。这久哥就不好评论了。

您在美国定居,您是中国政府的离休高官,您在美国继续享受正部级待遇,中国政府每个月定时、一年四季源源不断地将您的工资通过电汇发送到您在美国的账户上,您是吃喝不愁啊!但是,久哥有个疑问,像您这种级别的高官,您是有专用司机、专用厨师、专用医护、专用秘书、专用保姆、专用勤务兵、专用警卫的,不知这些服务人员、警卫人员是否跟随您到了美国。

久哥还有个小小的请求,向您提示一下。您在美国用电不要钱,用水不要钱,看病不要钱,您的孙子在美国读书从幼儿园到高中全免费,您要那么高的工资干什么呢?久哥建议您,将您的工资捐一部分出来支助中国大陆的穷人,因为他们中还有许多孩子读不起书,还有许多人看不起病。

有轻薄冒犯之处,万望您海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