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百院长”告诉你,全民焦虑是怎样产生的?

来源:“地球村9号”微信公众号(dqcjh2017)

(一)

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收受房产100套、车位100个,被称为“双百院长”

近日,这位“双百院长”再次出现在公共视野。

2018年7月13日,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天朝受贿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王天朝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4年至2014年间,王天朝利用其担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的职务便利,为昆明仁贤房地产有限公司、昆明鑫海科技有限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在医院工程建设、药品和医疗设备采购、人事任免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上述公司和个人贿赂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632.22万元及美元8万。

来自云南省纪委的信息表明,这100套房子分散在昆华苑中,面积有大有小,有别墅,也有普通住宅,所在位置都比较好。

开发商原本要按一定比例给王天朝提成,但因缺乏资金,就用100套房子和100个车位相抵。房子已经办理了购买手续,但车位的购买手续还没有办。

(二)

一个医院的院长能受贿过亿元,收受房产100套、车位100个,这样疯狂的行为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估计在全世界都难以找到第二例。

有权力寻租,就必然有公共利益的损失。不然,人家的100套房产、100个车位怎么会轻易地给他?

医院是救死扶伤的行业,损失那么多公共利益谁来买单?当然是患者。

有读者这么留言:“医卫体制改革,国家投入大大,大大增加,住院次均费用相继水涨船高,患者负担并未减轻,医生正常工资待遇也未见明显改善,钱到哪里去了?这仅仅是个小个案……”

钱到哪里去了?到王天朝这群人的口袋里去了。

看到这则新闻,地球村9号不由得想起前几天刚刚看过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其实,影片中描述的情景也是真实社会生态的映射。

一边,是数以万计的病人和伤者因为缺钱而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打开微信,隔三差五你就会看到“爱心筹”“水滴筹”之类的信息。每一条信息的后面,都有一个急需救助的重症患者或重伤病人。其中不少微信,就是你身边熟悉的朋友发的。

大家都知道,对于“爱心筹”“水滴筹”,虽然其中有一少部分人能够筹足医疗费用,得到救助。但大多数人是筹不够的,这点善款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等待死亡来临,恐怕只能是他们无奈的唯一的选择。

另一边,不少像王天朝一样掌握一定公权力的人,在利用手中职权贪婪地压榨这个社会的财富,造成严重的两极分化与社会矛盾。

其实,在王天朝之前,还有多位已经落马的亿元厅级贪官。

比如,有被控受贿九千余万元、家财过亿的山西昔日明星环保厅长刘向东,有曾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违纪金额高达1亿多元的谢晖,有家庭财产超过了1亿,合法收入仅为636万的内蒙古乌海原市委书记侯凤岐,有为官20多年受贿近两亿,平均年进千万家财的广东省水利厅原厅长黄柏青,有着“10亿贪官”之称的山西吕梁原副市长张中生,等等。

(三)

对于不少普通人来说,能在省会城市买上一、二套房子,不用每月交房租,就是一个美好的梦想了,也是一些人奋斗一生的成果。

但作为一家医院的院长,王天朝却能轻轻松松收受100套房子。看到这种巨大的社会不公,老百姓能不气愤吗?能不开骂吗?

再想想,比医院院长权力更大的机关部门还有多少?还有多少贪污受贿的干部还在岗位上大谈廉洁?又有多少干部正在受贿的路上?

这种收入不合理分配带来的不公,是引发人们普遍焦虑的根本性原因。

说当今时代是全民焦虑的时代,这并不为过。

穷人,为生存而焦虑;富人,为保住财富而焦虑。底层的人,为命运难以改变而焦虑;上层的人,为民意基础流失而焦虑。

在一个全民焦虑的时代,人与人之间互不信任。在自家的“一亩三分田”之内,都利用手中的资源榨取利益,坐山吃山,坐水吃水。

但只要涉入别的行业和部门,他很可能就成为“冤大头”,成为被宰割的对象。

这样,所有的人,包括穷人、富人,也包括底层和上层,都成了相对的弱势群体,导致每一个人的安全感都在下降。

2015年3月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对李克强总理说“银行是弱势群体”,招致现场哄堂大笑。

其实张建国行长的话也不无道理,说明了他缺少安全感。在金融系统内,他是一位老大,他有话语权。但如果涉入别的行业和部门,他真的就可能成为被“鱼肉”的对象。

前段时间,中国财经出版传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某兴的言论引起舆论广泛关注,说明了包括退役军人在内的整个社会的集体焦虑。

退役军人群体,多数人是处于社会中下层。其中不少人,本来就因为受到不公平待遇而不满、而焦虑,周某兴发表对这个群体的不当言论,招致这个他们强烈不满意,导致产生重大舆情事件。

近期,崔某远与冯某刚的事件弄得满城风雨、全民围观,也正是说明了全民的焦虑情绪。

应该说,崔某远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他是在维护和倡导一种公平的社会制度,号召人们不要丧失良知,所以受到群众的普遍支持。

群众之所以广泛参与和围观这场争论,也是希望社会风气能有所好转,希望社会道德不要继续堕落,希望形成邪不压正的良好局面。

只有遏制住不公平的社会现象,尤其是遏制住像“双百院长”这样严重贪腐的现象,让社会道德回升了,全民的焦虑感才会得到平抑,国民的安全感才会上升。

不论是中国梦,还是国家复兴,既要大国崛起,也要小民尊严。

二者是辩证统一的关系。没有大国崛起,小民就难有尊严。同样,没有小民尊严,大国崛起就缺乏基础,难以持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