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E,真挺二

作者: 晓看君 /  晓看

旧的高管下去了,新的高管上来了。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能不开心吗?

昨天,中兴通讯解禁的消息一度在社交媒体上刷了屏。有一张照片,一群公司高层站在公司标牌下,竖着大拇指,笑逐颜开,似乎在庆祝公司获得新生。

这让人看了很不舒服。有什么好庆祝的?这明明是耻辱好吗?

当初,自己不合规经营,偷偷把含有他国禁售芯片的设备,卖给该国禁止出口的国家,从而惹来该国一番调查。调查结果,中兴当时就承诺高层换血,认罚8.92亿美元了事。

照说,这时就应该好好反思一下,认真履行合规承诺,却被人发现诸多不兑现承诺的痛脚,再度遭遇处罚。这次人家不跟你废话了,直接禁售芯片,中国孱弱的芯片业顿时露出马脚。7年禁售,成了中兴的灭顶之灾。

不仅如此,还把自己活生生变成了对方的筹码,牢牢被对方捏在手里,让自己的国家在博弈中处于极度的不利状态。为了营救中兴,中方做出了大量的让步。

据美国商务部声明,中兴解封的条件是:中兴支付10亿美元罚款并另行准备4亿美元交由第三方保管(若再违规该项资金将被没收),并且更换领导层,由美国派出合规官员进行监督。

加上2017年的8.92亿美元,中兴通讯共需缴纳罚款18.92亿美金(约合人民币126亿元),而据中兴通讯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不到120亿元。这笔罚款,中兴完全承担不起。

钱从哪里来?6月13日晚,中兴方面表示将向银行申请300亿元+60亿美元的授信额度,以应对这次危机。银行的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从每个中国人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的。10亿美元罚款加4亿美元保证金,相当于中国人平均每人一美元。

也许因为叫了个好名字。2008到2017的十年间,中兴获得的政府补贴总额比它的净利润还高。期间,中兴累计获得政府补贴和退税218.07亿元,而同期净利润总额才159.98亿元。

在2012年和2013年,中兴获得的补贴金额,连续两年超过当年净利。其中,2012年,公司获得21.09亿元补贴,而当年巨亏28.41亿元;2013年,公司获得补贴23.15亿元,而当年净利润仅为13.58亿元。

国家对你恩重如山,你就这么报答国家?虽说,对方川大统领铁了心要跟我们开战,不指望你能够上阵杀敌,摧城拔寨,但你主动送弹药上门,该算什么行为?

我们付出极大的努力,官员们往来周旋,高层频频互动,终于以“换人(高层大换血)、赔款(10亿+4亿)、割地(对方官员入驻)”为条件,签订了等同于丧权辱国的城下之盟,才换来了中兴的解禁。

这时候,你们笑嘻嘻的干什么?难道不应该召开誓师大会,痛定思痛,反思中国高科技企业在核心技术上的缺失,反思公司经营规范性问题,知耻而后勇,把这一天当成中兴的耻辱日,永远铭记在心吗?

关键在于,业绩虽然不怎么样,还屡屡遭遇罚款,公司高管们的收入却没有受到影响。在一份2016年的通讯企业高管薪酬排名表上,中兴公司以人均349.9万元排名第二,这期间,他们还在受到美国商务部的调查。

在2017年中兴通讯年报上,高管殷一民所获薪酬为589.1万元,掌握75.94万股公司股票。高管赵先明报酬545.2万元,在减持16.2万公司股票之后还有48.8万股。高管韦在胜薪酬为290.3万元,股票43.9万股……

对这样犯了严重错误的公司,合理的做法是限制其高管享受高薪,宁愿减高管的薪也要保住核心技术人员的报酬,整个公司发愤图强,踏踏实实把活干好,把欠国家和人民的钱赚回来再说薪酬的事。我看,没有罚俸三年,他们不知道痛。

但这些犯了错的高管,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位离职的高管甚至觉得愤愤不平,声称“实非所愿”,一副背了黑锅的委屈样,丝毫没有认错的自觉,更没有担当精神。拿钱的时候你怎么不委屈了?在什么位置,拿什么薪酬,就该承担什么样的后果。这才是基本的商业荣辱观。

终于,这批旧的高管下去了,新的高管上来了。公司犯错受罚,钱不用自己掏一分,升职(千年媳妇熬成婆)加薪(继续拿高薪)迎娶白富美(掌控公司),走上人生巅峰,能不竖着大拇指开心吗?

ZTE,zhen(真)ting(挺)er(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