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扒皮财政部:现在的去杠杆、降税就是耍流氓!

今天早上让一篇推送给逗乐了,央行研究局的局长徐忠直接怼财政部,原文我放在第二篇了,大概4200字左右,有兴趣的可以自己看看。懒得看的我从中节选几段给你们点评点评。

在文章开头,我们此前多次抱怨的财政数据奇葩,现在徐局长也抱怨:“不要说人大代表看不懂,我也看不懂。”你们没有去看过也许不知道,每年披露的内容经常变的,比如12年以前的国企运行报告里是没有资产负债相关情况的,直到13年才开始公布。

至于数据的细节更是像文中所说,就一句话带过,在下文中就有说到,钱怎么来的,怎么花的要向外公布。万恶的资本主义成天就骂政府浪费纳税人的钱,但我国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大家似乎下意识就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主人想怎么花怎么话,做奴隶的哪敢多说什么?

老话重提,这是谁的国家?谁的政府?看清楚,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接下来就更好玩了,本来天天喊什么稳健中性、去杠杆的,应该是国家财政帮助领头接下大盘,帮国民逐渐降低负债,结果最明显的是自己的杠杆一直在减,死守国库,这是典型的领导先跑,你们殿后。徐局长直接用“耍流氓”来评价近来的财政部的做法。

典型的“去杠杆去在政府,加杠杆加在民间”,美国政府今年都关门了一阵,我国却至今安然无恙,手中存款一大笔,这下倒好,被央行扒了老底,估计这会老脸跟这七月天的太阳一样,火红滚烫的。

我在上一篇《论韭菜的自我修养:如何优雅地为国接盘?》就有提到,上个月中国政府网还非常骄傲的刊登了人民日报的《减税“红包”,百姓和企业都有获得感》,可是被大家发现财政税收越减越高,现在也央行方面更是直接用“缺少实实在在的获得感”来打脸政府,都不带拐弯抹角的,看得我在马桶上足足笑了半分钟。

之后也点明了减税减在国企,然后把担子转移到了小微企业身上,好一招移花接木,又是毫不掩饰的打脸,哈哈哈。接下来就是冯钢炮和范冰冰们心里要开始抽搐了,央行点名应该先把这群偷税漏税的先查办了在谈什么税改,这让冯钢炮难办了,是不是该把炮口对准西城区成方街32号,十问央行不守规矩?好在《手机2》已经杀青了,这世间已经没有人能阻止冯钢炮超神了。

接下来这段几乎所有都是重点,把现有的财政经济从头扒到尾,首先是国有资本虚的不行,财政根本就没有掏钱,纯粹空手套白狼,无中生有盘了这么一大笔资产,还有那个特别国债,也就是在玩金融游戏,考验群众的智商,看起来似乎赢了。你说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全部都推到JIANG头上咯,反正是他乱来,我就是个打酱油的,还给了执政搞阶级斗争的机会,两全其美,多好。

还有最后那个共管账户,就是99年到本世纪初那段时间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所以那个时代很多人搞资产包,中间还能捞到一点好处,现在就少了,因为接过来真的是一屁股屎),帮助剥离国有银行超过20%的烂账,实际上最后剥离下来也就处理掉20%左右的账目,还向财政申请了一大笔钱来处理,也就是说真正收回的也就10%左右的资金。最后一看,账还在怎么办呢?干脆跟财政部和搞一个共管账户,从此再也没有披露过此事,选择让时间遗忘它,这样银行政府等各方又能欣欣向荣了。

不良资产剥离这事要理清楚非常长,我最后整理下来,发现用了七大步绕了一个大圈,但如果用一句话来归纳就是,财政部让国有银行把烂账直接删了,交给自己偷偷藏起来。大哥们,银行的钱是哪来的?还不就是各位辛辛苦苦生产工作的凭证,照理说出了事你银行得想办法把钱补回来给大家啊,现在就这么算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也难怪印钞机印这么快,回头通膨10倍这点钱就不是钱了。

到这里扒皮还不算完,政府那一屁股债呢?必须要扒,再次不留面子的直指整部债务所谓健康是扯淡,就把政府债务推给国企和政府融资平台(如各城投城建等)。

但是今年4月人民日报才说债务情况良好,又双叒叕一次被深深打脸,连央行都不信他们的鬼话。这下好了,这事该怎么圆?当年吹过的牛逼该怎么办?是撤销这位研究局局长还是取缔央行?

对于那些成天跑来跟我说我国实情一片良好的人,请先看这篇再来讨论,究竟是你智商太高还是央行智商不够?这一通组合拳下来,政府的脸都要被打肿了,几乎可以想象周末的紧急会议大佬们拍着桌子大骂,畅快!

最后,你一定想知道揭露真相的是哪位英雄,让我们来看看。

徐忠,男,本科和研究生毕业于南京大学,1998年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毕业。

1998年至2003年,在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工作。

2003年至2008年,在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金融稳定评估处(副处长)和保险业风险评估处(处长)工作;

2008年9月至2010年1月,任《金融研究》编辑部主任。

曾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副司长、巡视员。

2016年12月至今,担任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