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喜法师:为什么有些上师会喝酒、抽烟、吃肉、开好车?

来源:中国噶举中心

想请教法师,我有一个问题一直不解,为什么有些上师会喝酒、抽烟,大陆的弟子还每天供养烟给那些师父,还有些上师喝了酒才会有护法出现,可以吗?这些是我亲眼见到的,请谅解弟子的直接。

传喜法师答:对,是这样的,我们这个社会是多种多样的,人群也是错综复杂的,我们出家人也是来自社会群众。佛是清净庄严的,法是殊胜的,僧宝也是福田僧,但是僧群里面僧人的组成部分里面,有一些有可能行为不一样,所以印光大师教导我们叫:但看好样子,所有这些出家人身上的污点,或许也是折射社会的一个现象,对不对?这当今社会的现象,也是我自身的共业,所以看到这个现象应该忏悔自己的业力,更加要对三宝生起大信心。宇宙黑暗,人天长夜,五浊恶世,我们真的好好要皈依三宝,要好好的亲近善知识。

他这里面所讲的,所谓的上师,因为这个上师要看有传承的还是没传承的,因为一般性譬如说:有些喇嘛在藏地也是很普通的一个出家人,也不叫喇嘛,叫扎巴,普通的,但是有时候为了到汉地来,动机也不一定是菩提心的动机,甚至也管不了自己,但是到了汉地之后,大家都认为穿那个衣服的都是上师,就误以为是上师,就是有一些呢,你说那个我知道是真上师,那个是很殊胜的很那个的,那你就不用你不能再追究了,你再追究就不好了,为什么呢?因为不一样的,你总不能去指责济公去吧!对不对?因为他有他特殊的境界,但是他为了他做一种假相,他可以示现,所以他故意示现了一些让人那个的,他在僧团里属于一种特殊的僧人,所以一般性你不能单说,不是所有的出家人都这样,对不对?你如果不喜欢,你喜欢那个好,所谓那个那个的,那你就好好的跟我们海涛法师学好了,对不对?做海涛法师的弟子就行了,那种你不要去讲,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境界,不是说你不抽烟你不喝酒,你就肯定比他高,不一定的我跟你说好了。你就很精进的行十善法,什么都很努力,你也不一定比他境界高的。

我们譬如说拿转经筒在转,我也转,你也转,我们哪个转得好,谁转得好,这不一定,或许你转得好,但是转经筒有事相上的转还有无相的转,我们发心有俗谛的菩提心,有胜义的菩提心。转转经轮也有俗谛的和胜义的;你是生起次第的转,还是圆满次第的转;你是甚深的窍诀的转,身缘合一的转,还是真俗双融的转,这都境界不一样的。也不是说,你手里在转他没有转,就是一定你高,不一定的,有可能他没有转的比你转的还要更高,他胜义谛的在转,你那个是俗谛的转,你同时转就像那玩杂技,那个一个手可以转好几支盘子,对不对?脚也能转盘子,你就达到那个功夫好了,他没在转的有可能都比你那个有在转的功夫还高—-胜义谛的。所以初地不知二地境界,初地菩萨不知道二地菩萨境界的,那初地菩萨好像三千大世界这么多的众生,都是初地菩萨,加起来不如一个二地菩萨,我跟你说好了,这个是不一样的。

所以不要去看他纵使是喝酒、抽烟这种很特别的,这种上师一般不会广摄弟子的,他会筛选,他拿什么筛选呢?我是猜想有这种情况:他特意这样子,我看你有没有信心,你没有信心的那就算了。

禅宗也有这样的祖师的,他要圆寂之前想说:我那么多徒弟,我看到底有几个徒弟是真的对我有信心?那天他说:我家祖先的忌日,到街上买几斤肉来,弟子们想说,供祖先还买肉,有的弟子心里就想了,师父家里老祖先又不是师父,师父老祖先是在家的,有可能供点肉,有道理、有道理,那有的人心时嘀咕了:这什么师父,怎么可以到街上买肉,然后到佛殿来供他家祖先呢?结果,好,烧好了之后供,大家也是念上供,供完了之后师父又说,这点肉丢了挺可惜的,拿来给我吃,结果就把它吃了,前面已经有譬如说一百个人,师父上去街上买肉来,这已经譬如说有五十个人已经心里就不清净了,就起嘀咕了:师父怎么会这样?就有一点想不认这个师父了,结果师父又把这个肉给吃了,剩下五十个里面又二十五个又开始没信心了,师父怎么这样还自己吃肉?自己想吃肉还找个理由说供祖先的,二十五个没信心了都走掉了,走掉了师父说,好了,剩下的这个都是对我有信心的。你看,这个很奇特的,有时候故意检验。

那诺巴尊者、帝诺巴尊者也是这样的,帝诺巴尊者故意什么?他是大班智达守那难陀大学北门的,那是很厉害的,但是本尊示现告诉他说:你生死还没有了掉,你了生死的师父在某某个城市里叫帝诺巴,你要去找他,他才是你的师父,结果辞掉大学的职务—-班智达守门的职务,然后到那个城市去找,找来找去,找…找不到,一问这个名称别人都说没有,没有,那里善知识,这里哪有这么一个大法师,没有听说过,后来实在打听到,有乞丐倒是叫帝诺巴的,难道你要找他吗?结果这城里只有一个乞丐叫帝诺巴,那他就去找到这个乞丐,给这个乞丐磕头,我是来追随你的,他一看,你追随我做什么,追随我去要饭吗?然后他天天都跟着,你不认我我也跟着,因为得过本尊的授记讲过的。那他就跟着,怎么突然间师父要要饭了,他赶快托着碗去要,要完之后供养师父,然后师父有一天,这个师父是他心目当中的师父,师父还没承认他这个徒弟。

我们现在很简单,我们现在拜师父很简单,其实严格来说没有那么简单的,要考验过的,你真的假的拜师父,做徒弟不好做的,请问做徒弟好做不好做?也不好做的。讲讲拜师父,弄到后来爬到师父头上挑三捡四,这是徒弟还是什么?明明冤亲债主。我们不说那个了,我们说我们尊敬的海涛法师,如果开一个高级的车好了,你说多少人要在下面咬舌头,师父怎么坐这么高级的车,这有点关系,这个和尚这么厉害,坐这么高级的车,对不对?又不坐他家的,你说是不是?那是弟子供养的,现在师父坐的那部车,那是大陆弟子供养的,我一看我说这车这么差要更好一点的,他们跟我说:师父,我们大师父很低调的,不敢坐好车的,怕坐好车有的人会没信心。

你看这弟子们,这弟子位都够那个的吧!不是那么那个的,你别说抽烟喝酒的,不抽烟不喝酒好的如法修还有人那个的,我们放生还有人毁谤的对不对?这个世界你讲的过来吗?所以弄来弄去分别心什么的,自己的分别心分别得很严重。你譬如说这个人就只有他自己的道理,所以我师父告诉我:你不知道别人境界,你要观,作清净观,我们要但看诸上座,我们凡夫我们千万不要学那样子,我们自己不要去做抽烟喝酒,你要抽烟喝酒,那那个徒弟我就不认了,为什么?拜我作师父要戒烟戒酒,我自己也是对烟酒深恶痛绝、嫉恶如仇。但是对你真的有一些上师这个人我就不敢那个了,他有他的境界,他有他的那个,不知道他到底是想什么,但作为我我肯定不那个的,他抽烟的时候我肯定要离远一点,我不能去闻到那个烟味。因为确确实实,他说他亲眼看到,我也听人说过有这样的上师,但是我不主张人那样去学,所以连济公也这样说,济公他一辈子没收徒弟的,你拜济公做师父那好了,你也去啃狗腿、喝酒去,不是这样的。

所以有的像我们师父就是建丛林,建一个庙一般性不敢供济公,因为你一但塑一个济公的塑像在那边,有的人他就稀哩糊涂他就把酒、肉拿来供了,他说这个济公喝酒、吃肉的,他就拿来供了,所以为了不这个,师父一般性不塑,不塑这个佛像,但是内心里对济公是很恭敬的,济公自己也说:“你要看我吃肉喝酒的,你要学我吃肉喝酒的话,你要下地狱的。”济公自己也这么说,因为他显现的你看他穿得破破烂烂,到一个店家里面,要买一只鸡,那店老板过去做生意很好,过去做生意是先吃完再收钱,我们中国人很厉害的,这个就是很有礼貌的,先吃完再收钱,现在也是,一般性我们到素斋馆,也是先吃饭再结帐对不对?也是这样,但是这个老板看这个师父穿得破破烂烂还要吃鸡,但是他又是个顾客对不对?又怕他穿得那么破破烂烂吃完了之后万一不付钱怎么办?他一边切鸡一边心里面他嘀咕,嘀咕得心里面很烦恼,不给他又不行,给他又怕他不给钱,烦恼一生嘛随手就拿起一只鸡腿自己吃了,他想反正他也搞不清楚,吃好了之后,那盘子拼好之后,他不知道他少掉一个,他就拿出来给济公吃了,结果济公肉吃了,酒也喝了,果然吃完拍拍屁股走了,这老板一想果然不出我所料追出去了,追到门口,喊那个济公:“站住、站住,你怎么能吃了不付钱呢?”济公说了:“我吃了不付钱,你吃了我的鸡腿,你少我一支鸡腿,”这老板想:我吃一支鸡腿他怎么知道?反正现在说不清楚嘛!他就不承认,我没少你鸡腿,他说你明明少我鸡腿还赖,你少我鸡腿所以我不付钱,然后这样一弄,大家看热闹的多了,你看这个破烂和尚,你看跟他吵架了,赖帐了,大家都在看热闹,然后济公活佛就跟他说:“大家证明,他如果少我鸡腿的话,我可以不付钱。”大家说:“是的,是的,少了不能付钱的。”大家一起闹,这老板也说我没少,所以要付钱,但是你怎么证明没少,结果这个济公活佛就怎么样?从嘴里吐一个活鸡出来,吐出来就一个鸡在那里,一个腿在那里跳着跳着,你看,少一个腿吧!老板当场就愣在那里,这还了得,大家一看,这是什么出家人,赶快磕头:圣僧、圣僧,对不对?

现在还是很多的,在大陆温州最大的一个寺叫妙果寺,大家有没有去过温州?浙江温州有个妙果寺,妙果寺挂了一个钟,是镇寺之宝,是什么钟呢?叫猪头钟,猪头钟哪里来的呢?就是有一天来了一个挂单的师父住在他们那里,他很奇特,他跟别人不太一样,执事有的看了也不高兴,但是方丈和尚说了:“你们别管他,你们别管他让他自由。”结果他不单自由,他每天还跑到街上去,去做什么?去化缘—-猪头,然后化到缘了,他倒也好不在庙里吃,外面吃完了之后,然后他就把猪头的骨头,猪的骨头就埋在一个地方,结果在这个寺庙里一挂单挂了三个月,三个月期满之后他要走了,那个执事心里想说:早走早好,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了,结果发现那个挂单的僧人怎么走了还留了字条,他说给你们方丈和尚,方丈和尚一打开一看,他说方丈和尚得道高僧,能够包容我在这里三个月,但是对常住呢,骚扰了常住特别歉意,我这三个月来为常住化缘了一口钟,在某地你们去挖,结果大家方丈和尚说:“走,大家带着家伙到某个地方去挖去,”你不说这个地方,这地方那和尚在这吃猪头,埋猪骨头的地方,结果一挖出来真的一口钟,这个钟很奇妙—-非金属颜色,但是敲之铿锵,音声优美。日本人侵略中国的时候,因为知道这个钟几百年了,民间流传这是镇寺之宝,日本人就要把这个钟抢到日本去,结果它显神通—-钟扣在那边动也不动,随便你怎么拉拉不动,结果拉得怎么办?那个钟钮拉断掉了都拉不动,所以到现在你到温州妙果寺,还可以看到这个钟,但是这个钟钟钮断掉了,没有钟钮了。你想想看出家人,你说什么上师,不管做什么你都不能轻慢,不能轻慢的。

我们大雄宝殿走进来,十六罗汉或者是十八罗汉,翘脚的、挠耳朵的、抠鼻屎的,你要不要给他磕头?照样磕头。你说这不行,甚至要给他做点规矩,起立、立正、坐下,让阿罗汉都必恭必敬的坐着,不一样的,什么叫阿罗汉?就是叫声闻相,就是在人间的出家人,你别看他歪扭斜刮的,这个要恭敬,他就是我们的福田我跟你说。

再跟你说一个更厉害的,那就是上师,我们天天修药师法的,在西藏有一个,被大家尊为是药师佛的化身的一个活佛,厉害不厉害?但是他行为你根本受不了我跟你说,他给你看病就是有点像济公,搓一个丸子下来,或者是拔一根头发,你只要火一薰,烟味一薰就好了,但是他普通一般人还不跟你治,要治哪一些?专治那些大活佛,很厉害的,他们生病他就治,治的方法也很恐怖,更恐怖什么方法你知道吗?心脏病的,你如果有心脏病,他来给你治的话,他拿一把刀,现场给你开刀,你敢不敢给他治,有的拿刀还是好的呢!有时候拿一把枪,你有心脏病,拿一把枪对着你的心口,他们跟我讲的,有一个活佛就是心脏病,他就给他治,拿了一把枪去,对着他心口“碰”就这一枪,好了,心脏病好了,吓好了,没吓死,心脏病,特意观照,怎么样?心脏病不要那个,容易吓死的,对不对?但是你看对着心,他不是随便打的,他来给他治病,他有信心的,他知道这一位是很殊胜的人,不是一般性的,我们就是一般凡夫的分别心这样的去想的,他很奇妙,他一枪打过来没痕迹,刀“碰”一刀搓进去,吓死你吧!你说胃痛,好,他拿一把刀,一刀给你桶进去,但一刀再把它拔出来,奇怪!一点印子也没有,厉害不厉害?他这个很厉害的,你说这种人,你哪里遇得到,你遇得到好了我跟你说,有的这都是要很殊胜的因缘的,总的来说,这个佛法很奥妙的,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但是我们天天就相信眼、耳、鼻、舌、身、意,我们就依靠色、声、香、味、触、法,对不对?有些修行人早就超越了眼、耳、鼻、舌、身、意,超越了色、声、香、味、触、法我跟你说,我是没这本事,但是很多有的修行的人有这本事的,色即是空,他看这色就是空,然后手就在柱子这,过去了,过来了,柱子像没有一样,空即是色,到空里面摸一个东西出来给你看看,我们法王如意宝以前就是,你看,这样才是厉害!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凡夫对凡夫,凡夫师父对凡夫徒弟,所以我不敢抽烟喝酒,对不对?哪天我要学到像那么厉害了,我也来考验考验你,到底你有没有信心,你有信心,我一手就可以把你拉到极乐世界去逛一圈再回来,就可以的,过去有这样上师的,要不要去极乐世界,要,跟着我,然后一道彩虹,从外面伸到窗子里来,师父徒弟踏着彩虹去,就去极乐世界了,走一圈又回来了,这个师父说,要不要到龙宫去吃顿饭去,龙宫很丰富,徒弟说,这我们能吃,我们能去,跟着师父,走…到一个很漂亮的湖,师父徒弟就走下去,那个徒弟越走越害怕,快到脖子了,但是发现很奇怪,这个衣服好像是干的,走着走着师父没到脖子了,还照样可以喘气,然后下去慢慢慢慢到龙宫,果然这个龙宫是金壁辉煌,宝物充满,龙宫里宝最多了,地球上宝物最多就在龙宫,所以能够画唐卡里面就献宝的往往都是龙女的身份,下面是一个龙的身体,上面是一个女的,托一个宝盘从水里出来,这样子。所以这个师父带大家,到下面去应供,吃完饭的时候又回来,这师父,这徒弟才知道确实不可思议。

我们现在这个末法时代,遇不到的,这种师父遇不大到的,他有这个功夫他会不会显现?他要是显现了还了得了,那是门庭若市了,那人要多少人去,那么多人去,他要不要考验考验你?肯定要考验考验你的,你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是对他有信心还是没有信心的,你有没有超越你的心理障碍,我们看师父种种那样…,是不是你的分别心,你有没有超越你的分别心,你没有超越你的分别心,你怎么拜师父学佛法呢?

我们的分别心就是我执、法执就是我们的业障,就我们生死轮回的根;你这第一个你就突破不掉,对不对?是不是这样?就是这样的。甚至有时候你看我们跟尊贵的海涛法师,缘份非常好,经常在一起弘法,有的人也会把我俩拉一块PK一下的,有的人会想,传喜法师厉害,我不知不觉给我俩个给PK上了,这是不是你们的分别心啊?是大家的分别心。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大师父加持的,我不是他加持我要来台湾坐在十字街口,盘腿在那要钱也没人给我的,还讲经说法,对不对?真的是这样的,一切都是他加持的,只不过我呢我知道我的福报小,能力小,我没办法去做这些事情—-让我办电视台,单电视台,我是收音台我都办不来;福报、智慧都不能比,大师父一看那个人就知道怎么用,我不知道的,我这个很糊涂的,大师父那个皈位证取名字,厚厚一叠,很快就取完了,我一个皈依证我要想好半天,福报、智慧都不堪相比,我那怎么办呢?我就集中精力做一点小事情。一个人你能力小,你不做小事情,你还想大那就不行了,所以这个,我是因为我知道现在有一些人会,我们其实是同一个目标,一样的努力,不能把法师跟法师之间去PK,也不能去分别,就是你亲眼看到你“但看诸上座”,为什么?太深了。

大家以后看到出家人,不管怎么样,能不能以我们的恶分别心去分别?不能够,有业障的,你都要恭敬。像我们师父讲的嘛!一个出家人看到一个蝎子,掉到下面那个水里,伸手去救它,然后蝎子就咬他一口,一咬就甩开嘛,然后再伸手下去,又被咬一口,又是本能的又翻身了,第三次是想准备好了,不管如何把它压着,把它弄出来,救出来,别人问师父说:“师父,蝎子咬你一口两口,你为什么还要救它呢?”师父讲的这个故事听到了吧!听到了,我再重复一遍,因为这个很有功德,问为什么呢?师父就说了:“蝎子它螫,这是它的本能,但是我要救它,是我出家人的本能,”慈悲心是我们的本能,我们也要修;恭敬三宝是我们的本能,不管这个出家人显现什么,对不对?我们保持我们是三宝弟子,我们要做弟子的这个,你不能理解,那你忏悔自己,你如果不喜欢这个相,我们这个末法时代,你看我们业障重,佛道是完美的,你为什么没见到,对不对?过去阿罗汉也很完美,你为什么见不到呢?所以我们见到这个相,确确实实就是我们的业障,但是你对三宝不能够失去,不能用不清净的心去面对,我前面讲的那个活佛,真的就是很厉害的,他也是就前两年已经圆寂了,老人家被藏地尊为药师佛的化身,药师佛看病还有这样看的,对不对?但是这个我们佛教界也是蛮稀有的,所以不能一般的眼光来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