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领导一起尿尿》燃爆诗歌圈,还被译为多国语言!

文学界热议诗歌《与领导一起尿尿》

背景资料链接

近日,江西瑞金籍青年诗人刘傲夫的一首诗《与领导一起尿尿》在微信朋友圈、微信群、微信公众号迅速传播,接着有搜狐网、环球网、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报告文学网等网络媒体跟进报道,一时掀起了全民阅读的火热高潮。

据刘傲夫介绍,这首诗写于2016年11月,后被著名诗人伊沙选入《新世纪诗典(第六季)》一书中,2017年1月在微信朋友圈、微博一经推出时,众多诗人就转发和评论。

诗人伊沙说“这是一首笑死你没商量的诗,确有戏剧性”;诗人徐江评论说“本诗堪称一幅精准的‘中国式生存’的快门留影。相信类似的场景在过往的生活中不少人遇到。它什么时候能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目前还是一个谜”。

青年诗人李勋阳更是发出感慨“心里五味杂陈,因为嫉妒,刘傲夫,这是一首我多次想写没写成的诗,你说有多好,就是这么好,好得干脆好得直接”。

出生于1979年的刘傲夫,少年时就开始学习写诗,自2008年以来,专注于口语诗的研习和创作,全力进行诗歌语言的口语化、生活化,诗歌意识先进、独到。刘傲夫自2016年以来诗歌创作数量巨大,每月上百首的创作量,被著名诗人沈浩波称为“诗歌疯子”。

据刘傲夫介绍,《与领导一起尿尿》这首诗是自己一次跟上级领导一起尿尿时产生的灵感,但诗歌中的对话是虚构的,可很多读者还是认为它是真实发生过,他认为读者产生这种认识,源于文学虚拟的一种心理真实。有读者评论者说,之所以现在这首诗能在网络上口口相传,就在于这首诗太有现实的针对性,很有话题性。

温州大学瓯江学院中文系系主任熊国太教授评论说:大概不少人尿尿都有同样的经历,这也说明诗歌还是要有生活气息,要能引发共鸣。

《中国校园文学》杂志编辑郭良忠评论:诗歌最大的特点就是趣味中找到了诗意。
附作品:

与领导一起尿尿

刘傲夫

厕所里立便器
只有两个
我正尿着
领导进来了
与我并排
站着开尿
气氛有些沉默
我觉得这时候
应该说点什么
我说,领导
你尿尿
也尿得这么

铁屋子的寓言:

读刘傲夫《与领导一起尿尿》
胡少卿(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对外经贸大学中文学院教授)

关于“尿尿”,伊沙有一首名作《车过黄河》,写坐火车经过黄河、在黄河上上厕所的经历:“只一泡尿功夫/黄河已经流远”。这首1980年代的名作展现了那个时代无所畏惧的“佛头着粪”式的革命精神,消解权威,颠覆神圣,瓦解传统,参与构成了一个自由开放的时代视野。

时隔三十年,刘傲夫再一次写了“尿尿”。与伊沙的《车过黄河》不同,它展示了一个令人窒息的权力空间:哪怕拉下裤子,两个男人也仍然不能以男人的身份平等相处,仍然维持了上下级的威严。由此可见,等级制、奴才心理甚至渗入了最私密的角落。

北大教授戴锦华日前在接受界面文化的采访时提到,当下年轻人有一种自觉的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中权力逻辑的体认,甚至是对当权者的体认,这种体认不仅是知识性的,而且是身体和情感的。这一观点和《与领导一起尿尿》这首诗可谓相映成趣。是的,即使在尿尿这件事上,这个尴尬的年轻人也无条件地表达了对权力的服从与歌颂。

但不要小看这个年轻人。他的歌颂并非发自肺腑。他的奴颜婢膝是要用另一种情境下的颐指气使来作为回报的。不管是钱理群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还是周濂所谓“装睡的人”,都表明鲁迅“铁屋子”的寓言产生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典型变体:在铁屋子里,已经不仅仅只有沉睡者和抗争者,还大面积地存在着装睡者。他们或者因为怯懦,或者因为狡猾,在黑暗中长期保持着沉默。他们不同于以往时代的“奴才”,只要时机合适,他们就会翻身跃起,努力成为铁屋子的一部分。
这大概就是鲁迅悲观于铁屋子永不能打破的最深层的原因,也是我们在读刘傲夫的这首《与领导一起尿尿》时,必须时刻警醒的。

现代性的困惑:

读刘傲夫《与领导一起尿尿》
房玉柱(首都师范大学文学博士,陕西学前师范学院中文系教师)

 刘傲夫的这首《与领导一起尿尿》,具有后现代主义的特征,颠覆了人们习常的认知与礼俗。现代社会是一个碎片化的社会,人和人之间变得异常冷漠,更何况是具有利害关系的上下级之间。尿尿的小人物很像《变形记》中的格里高尔,格里高尔处处小心,一旦成为甲壳虫,连亲人也会遗弃他。在现代社会,人变成了甲壳虫,这是人和人之间关系异化的表现。和领导尿尿的小职员,在等级森严的的职场中,与领导的关系也异化了。

尿尿本是平俗的事情,作者却在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中发现了不平凡,可谓匠心独具。在与领导尿尿的特定场景中,具有了喜剧特征,揭示了其中的不平凡与尴尬。

现代文明在挤压我们生活的同时,也在挤压着我们的生存空间,使得我们由大写的人变为猥琐的人。我们的个性在消失,海德格尔说,这是一个诸神离去的时代。唯有在平俗的尿尿的事情中才能洞察现代人的生存的艰难。

大道至简,道在哪儿?道在砖瓦……每况愈下,道在尿尿,刘傲夫的这首《与领导一起尿尿》,看似平俗,其实包含大道。

这首诗写出了人性的卑微与无奈,在严酷的现实面前,尊严一文不值。现代性像《浮士德》中的浮士德博士一样,和魔鬼交换灵魂,换取发展。为了生存,职场小人物和魔鬼在交换灵魂。刘傲夫的这首诗直刺灵魂深处,敢于直面真正的自我,这是在现代社会中对人的价值的肯定。文学是人学,文学要关注普通人的生存状况,刘傲夫的这首《与领导一起尿尿》做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