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疫苗:我们在“弄死自己”的路上又进了一步

来源:Mr海 @ 海那边

我的一位留学韩国的朋友曾跟我说过这样一件事,在2008年中国查出了毒奶粉事件之后,很快新闻就在韩国被报道了,当时我朋友的韩国同学对她说:“恭喜你们,在弄死自己的路上又进了一步。”

这句话,让我朋友心寒,她无法反驳。

如今,我们好像又应了韩国人的那句话。这就是“毒疫苗”。

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告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通过飞行检查发现长春长生生物生产的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责令长生生物停止生产。

这家“长生生物”除了这次的狂犬疫苗以外,2017年还被发现有25万支“百白破”疫苗(用于预防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种疾病)检验不合格,而这25万支疫苗几乎已经全部销售到山东,库存中仅剩186支。

关于“毒疫苗”的事情,2016年年初山东曾经有过很恶劣的一次,那次我写的文章在一天之内被删。

现在我只能说,由于我们还处在发展阶段,有很多制度还不够完善,我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的。为了早日解决这些问题,下面我要列举一些发达国家对疫苗的管控方式,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好的地方,我们借鉴,不好的地方,我们摒弃,希望祖国越来越好。

英国:生产审批只有7家生产商  

疫苗的审批、生产是疫苗安全链条的第一环,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对此,英国政府予以高度重视。

英国严格控制疫苗生厂商资质。在英国药品行业协会登记的成员有64家,而其中仅7家获得了英国卫生部的疫苗生厂商资质。数量之少,原因有二:第一,英国卫生部设有专门的疫苗资质审查、管理机构。要取得生产资质,必须通过严格考核,如研制能力、生产设备、资金等。第二,英国提供全民免费医疗服务,英国卫生部是欧洲最大的疫苗采购方,每年用于采购疫苗的资金超过2亿英镑,英国民众所需的全部疫苗都由英国卫生部统一采购。

由于英国卫生部是唯一的买家,垄断的购买力使其在与疫苗生产商的谈判中具有很大发言权,其签订的合同价远低于生产商公布的市场价。因此,英国上市的疫苗品种越来越多,而疫苗生产商的数量却越来越少。英国卫生部强大的定价能力让疫苗生产利润趋薄,使得许多企业退出该领域。

日本:赔偿机制,申请就能获赔 

日本在各地都设有保健所,一旦接种疫苗者出现副作用,可以向最近的保健所提出申告,并依法获得经济补偿等。这就是日本的国家赔偿机制。

日本法律规定,接种疫苗后如果出现后遗症导致住院,可申请医疗费外加一定补助;如果出现身体残障甚是死亡等严重情况,可申请获得遗属年金或一次性补偿及丧葬费等,金额不菲。

上述两项制度操作起来非常简单,只要本人提出申请,即可获得厚生大臣的直接审议,数日内可接到是否能获赔的通知。

美国:立法保护“无过错”赔偿

美国有一个国家疫苗伤害赔偿项目(NVICP),赔偿由于接种疫苗而引起的伤害的个人,这种赔偿是基于“无过错”原则的。

所谓无过错意思是说提出索赔的人无需证明自己的伤害是由于医疗机构或疫苗生产商的过失所引起的。NVICP覆盖所有针对儿童的常规推荐疫苗,赔偿方案根据疫苗伤害表,该表总结了疫苗引起的不良反应。该表是医学专家组根据医学文献讨论确定的。美国根据这个列表建立起了疫苗救济基金。基金来源于列入疫苗伤害表中的疫苗收缴的税金。

我国不少儿童在接种疫苗后,产生了各种各样的不良反应,有的导致终生严重残疾,这些儿童的家庭理应得到赔偿,美国的NVICP国家赔偿机制以及“无过错”原则对于我国以后制定相关法律,相信会很有借鉴意义。美国的NVICP已经实施近30年,而我国这方面还几乎是空白。

加拿大:疫苗全部能追回

一旦疫苗出现质量问题,首先要做的就是召回。对此,加拿大独有的“全国联网医疗数据库”发挥了强大的作用,不仅能做到准确、迅速,而且一支也不会少。

加拿大“全国联网医疗数据库”记录有三部分内容:住院病人、门诊病人和购买处方药病人的全部信息。由于每个加拿大人(也包括非公民的永久性居民)都有独一无二的医疗卡号,因此任何一项医疗记录都能清晰找到时间、地点和责任人,无法涂改、删除,包括你在何时、何地接种了何种疫苗,都可以查得一清二楚。

德国:储存运输如同运送生化武器 

疫苗生产出来之后,就进入了储存运输这一环节。为保证疫苗的安全,德国动用了类似于运输“生化武器”的装备——“疫苗冷链”。

疫苗冷链是指,为保证疫苗从生产企业到接种单位运转过程中的质量而装备的储存、运输冷藏设施、设备。德国的疫苗专用运输车除驾驶室外,全部采用避光、密封性能好的特殊材料制成,每辆车都有防热、防静电、防辐射等功能。同时,每车还配有两名带武器的安保人员,其安全级别可以与运送“生化核武”的军车相比。

据统计,中国每年疫苗预防接种达10亿剂次。这是个惊人的数字,按照官方公布的疫苗不良反应概率是百万分之一到二,从大数据来看,也许这个人数微不足道,但对于每个不幸的家庭而言,却是百分之百的苦难。

套用《我不是药神》的台词:“谁家没个孩子,你就能保证你家孩子不打疫苗吗?”

网上有人说:“我本以为躲过了毒奶粉,没想到躲不过毒疫苗。”除了疫苗,还有各类药品、食品、奶粉、保健品……

韩国人的那句嘲讽不断在耳边响起:“恭喜啊,你们在弄死自己的路上又进了一步。”我是多想有一个耳光扇死这个韩国人的底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