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背后的疑问,你必须绞尽脑汁去想

作者:枫叶君, 前新华社资深编辑,驻外记者,所著长篇小说《移民》在精致小号(ID: lovejzxh)连载。

这两天,疫苗成了中国人最关心的关键词。吉林长春一家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因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被国家药监局在飞行检查中发现。经媒体报道后,此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有人担忧,有人愤怒,有人思考:事关人命的疫苗,为什么会这样?

狂犬病是一种人畜共患的急性传染病,一旦出现症状,致死率几乎是百分之百。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最新的统计,2017年全国狂犬病发病数为516人,死亡502人。

狂犬病如此可怕,狂犬病疫苗的重要性就无需多言。可是,对于如此关键的疫苗,吉林的这家企业也敢在生产过程中进行记录造假,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家企业就是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明明会让人短命,却把自己唤作“长生”,这难道不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据报道,早在2005年,山东青州市一名男子被狗咬伤后,到卫生室注射狂犬病疫苗,随后双眼几乎失明。司法鉴定结果认为,症状与注射狂犬病疫苗存在关联。该疫苗为长生生物生产。

人民网在短评《面对疫苗乱象,监管部门应有所作为》中一针见血地指出:“打疫苗是为了预防疾病,结果反受其害,落下终身残疾甚至丧命,还有比这更荒诞的事吗?!难怪有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疫苗造假,与杀人无异!”

杀人要受到严惩,疫苗造假者,也必须承担相应责任。但是,事情却远非如此简单。

在青州男子案件中,一审和二审法院均判决长生生物负有赔偿责任,但在后者申请再审,山东省高院于2016年9月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的民事判决。长生生物最终没有担责。

不仅仅是狂犬病疫苗,由长生生物生产的百白破疫苗也存在问题。但是,这却是旧案,而且旧案今现,其中的蹊跷令人不能不深思。

7月19日晚,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吉林药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书认定,该公司生产的百白破疫苗检验结果“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应按劣药论处。

对此,药监局作出处罚决定,没收库存的剩余“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186 支、没收违法所得85.88万元。同时,处违法生产药品货值金额三倍罚款258.4万元,罚没款总计344.29万元。长生生物公告称,目前公司百白破生产车间已停产。

有网友说,334万元罚款,太少了。可是,这真的不是钱的事儿。

长生生物说,由于受到狂犬疫苗事件影响,预计将减少公司2018年度收入7.4亿元。人家都可能因为你的疫苗丢命,作为生产企业还在谈收入,还有点公德心和社会责任感吗?

没有时间概念,就看不到问题所在。吉林药监局对长生生物的处罚于7月20日在其网站上公布,处罚决定书的落款日期为7月18日。也就是说,在7月15日,国家药监局公布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生产过程中存在记录造假问题3天后,吉林药监局开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

可是,长生生物生产的百白破疫苗被发现效价检测不符合规定,是在2017年10月,距现在已有9个月时间。既然当时已经查明,为什么直到现在才作出处罚决定?为什么处罚决定的作出,会在狂犬病疫苗被查出问题仅3天后?

长生生物的这批存在问题的百白破疫苗生产批号为201605014-01,数量为253338支,由吉林省药品检验所抽样552支,销售到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52600支,现库存186支。

现在的问题是,流向山东的这些问题疫苗被用掉了多少?据澎湃新闻报道,自去年11月份查出问题疫苗后,山东省已经对未接种的疫苗启动召回,同时制定了对已经接种百白破问题疫苗的儿童进行重新接种的计划,但是目前尚未实施

一个疫苗被查出有问题的企业9个月后才接到处罚通知书,从去年11月就发现有儿童被接种了效价检测不符合规定疫苗,但大半年过去了,重新接种计划却仍未实施。这种现实让人怎么接受?这似乎是在和“长生”这个名字比试,谁更具有讽刺意味。

25万多支问题百白破疫苗流入山东,山东无疑是处于风险之中。人民日报山东分社公众号东岳客发文说:“因为问题疫苗的事,山东的家长们炸了,恐慌、愤怒情绪不断蔓延。在东岳客的朋友圈,愤怒的人们用刷屏表达着愤怒。”

能不愤怒吗?山东是人口大省,也是二胎大省,这么多问题疫苗流入,其潜在危害不言而喻。可是,我们也不能只是愤怒,这样的疫苗为什么又出现在山东?2016年山东疫苗事件才过去多久?药监部门都干什么去了?这其中有没有利益关系?

在轰动全国的山东疫苗案中,主犯庞红卫早在2009年就因非法经营疫苗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但在缓刑期间,庞再次重操旧业,伙同其女儿从上线非法购入各种疫苗,以不符合规定的地点储藏,以违规方式运输,使大量过期失效的疫苗流入十八个省市,涉案金额高达5.7亿元。

2017年5月19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诉人庞红卫、孙琪非法经营一案二审公开开庭宣判,裁定驳回庞红卫、孙琪的上诉,维持原判。

几年前,数量难以统计的存在问题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乙型脑炎减毒活疫苗、口服轮状病毒活疫苗等从山东流向地方,现在,25万支有问题的百白破疫苗又从吉林流入山东。这又是一个莫大的讽刺。难道,我们需要用物理上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来解释吗?

这次疫苗事件无疑引起上面的高度重视。用中央的话说,“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处罚无力,起不到杀一儆百的作用。人民网评中说:“疫苗乱象,非一日之寒。行业积弊已久,奈何每次处罚都轻飘飘。”

就像这次吉林药监局对长生生物的处罚,只有334万元。而7月13日,美国密苏里州一个陪审团判决,强生向22位女原告支付创纪录的46.9亿美元赔偿金,因该公司的滑石粉产品,包括婴儿爽身粉,含有石棉,导致这些妇女患上卵巢癌。

惩罚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但是,如果执法部门能够对类似情况出重拳,那么,某些人在企图违规违法时就不得不掂量掂量。

透过这些让无数人心慌忧虑的事件,我们还必须正视监管部门的责任,甚至它们与利益集团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对于关键人物,有关部门有责任对其进行调查。

针对长生生物的狂犬病疫苗问题,新华社在题为《疫苗“失信”比“失效”更可怕》的短评中说:“在公众的关注中,一个个问号不断浮现:生产记录为什么要造假?背后有什么猫腻?那批问题“百白破”疫苗流向了哪里?涉事企业屡屡犯规,暴露了哪些深层次问题?”

疫苗是关系到生命和健康的大事。两年前,有人担心疫苗有问题,曾带着孩子去香港打疫苗。这着实可悲,因为这不仅增加人家的负担,而且等于是在说:我们这些内地人中,有很多人极不诚实的,甚至是图财害命。

三天前,枫叶君曾写过一篇文章,《和骗子相处久了,中国人已经变得麻木不仁》,是对长生生物的狂犬病疫苗有感而发。当时,网上议论还没有现在这么多,我觉得很不解,这样大的一件事,为什么会这样淡定?因此,文中写了这样一句话:“由此可见,很多中国人已经有了相当的睹骗不惊的定力了。”

河北“太极大师”闫芳的轻轻一拽,竟能让女子找到踩电门的感觉,让人不得不相信:我们不仅生活在骗子的世界里,而且生活在骗子帮手的世界里。

现在,从上到下都开始重视这个事件了。但是,想想两年前的山东疫苗事件,以及更远的类似事件,我们必须想想: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会一再发生?

“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这句话说的好。这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我们的很多事情都在底线徘徊,突破是早晚的事;二是社会的方方面面是彼此关联的,当整体出现偏差时,没有哪个方面能得以幸免,问题疫苗不过是问题酒、问题药在疾病预防领域里的重现

道德约束的失去,必然导致价值天平的倾斜。当前社会中,假的东西太多了,我们太需要真的东西。当一个人用假话去骗人、忽悠人的时候,他或许正在被假货坑害,久而久之,彼此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而当假的东西充斥社会的各个角落时,骗子的生存空间反而得到拓展,劣币驱逐良币也就在所难免。

当写“骗子”这篇文章时,我还在想,这题目是不是“狠”了点?可是,我又觉得,它只是听着“狠”,但还是符合我们所面对的种种现实。因为现在没有一个人敢说,他生活在一个骗子稀缺的环境中。

疫苗关乎人命,关乎健康,一个人敢在疫苗上乱来,一个企业敢在疫苗生产中造假,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挡得住他们?还有什么能扼制他们对不义之财的追逐?这里面不仅有道德、责任和法律,还有隐藏在表象背后的利益链条,这些都是我们无法忽视的。

疫苗背后有太多疑问。不正视问题,不解决问题,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它的受害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