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多名高管被带走!疫苗黑幕:疾控领导带女人吃喝玩乐一条龙!

作者:叶正松 @ 江淮医学

人被狗咬了有疫苗,人被恶犬一样的人咬了,连疫苗都没有!我们每一个油腻的中年人都是韭菜,经得起操蛋和收割。可孩子是未来,我们可以败给现实,但不能失去未来。可怜中国的天下父母心,被疫苗扎得一针见血!

央视新闻消息,正在国外访问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吉林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件作出重要指示指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违法违规生产疫苗行为,性质恶劣,令人触目惊心。有关地方和部门要高度重视,立即调查事实真相,一查到底,严肃问责,依法从严处理。要及时公布调查进展,切实回应群众关切。

习近平强调,确保药品安全是各级党委和政府义不容辞之责,要始终把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放在首位,以猛药去疴、刮骨疗毒的决心,完善我国疫苗管理体制,坚决守住安全底线,全力保障群众切身利益和社会安全稳定大局。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出批示要求,国务院立刻派出调查组,对所有疫苗生产、销售等全流程全链条进行彻查,尽快查清事实真相,不论涉及到哪些企业、哪些人都坚决严惩不贷、绝不姑息。对一切危害人民生命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坚决重拳打击,对不法分子坚决依法严惩,对监管失职渎职行为坚决严厉问责。尽早还人民群众一个安全、放心、可信任的生活环境。

根据习近平指示和李克强要求,国务院建立专门工作机制,并派出调查组进驻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调查组将抓紧完成案件查办、责任追查、风险隐患排查等工作。吉林省成立省市两级案件查处领导小组,配合国务院调查组做好相关工作,并结合此案件全面排查高风险药品企业。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收回长春长生狂犬病疫苗药品GMP证书,停止该企业狂犬病疫苗生产及销售,暂停该企业所有产品批签发。


人民日报消息:7月23日下午15时,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据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涉嫌违法犯罪案件迅速立案调查,将主要涉案人员公司董事长高某芳(女)和4名公司高管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目前案件相关工作正在抓紧进行中。

 

这样一来,剩下的负有监管之责的药监和销售的疾控两个部门接下来恐怕也有人难逃其责了。

关于药监的问题自不用多说了,为什么内部员工一举报就查出如此惊天问题,如果没有因为企业内部利益调整,动了个别员工的奶酪,那么这个问题疫苗何时才能发现问题?又会不会发现问题?即使发现了问题又会不会解决问题?真是细思极恐。

关于疫苗的采购主管主办单位疾控中心,在这次事件中到底是背锅侠还是造恶者,这一次恐怕要在国务院调查组的照妖镜下现出原型,收进镇妖塔了。

因为总理批示了,不仅要要严查问题疫苗生产全流程,还要严查销售全链条。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最经不住查的一环,因为只要看看长生生物仅2017年一年,就高得离谱的5.83亿销售费用去向和明细,某省疾控中心的那些饕餮们,恐怕都会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大事不妙的感觉。



所以,几乎一日之内,全国就有二十多个省份疾控中心纷纷主动积极回应群众最关心和最担心的热点问题:

打了“问题疫苗”后,会产生什么后果?是否可能有遗症?

如何确认孩子是否接种了问题疫苗?

孩子还没接种疫苗,还能打国产疫苗吗?

接种其他类别的疫苗也是涉事企业的,需不需要补种?

为了防止接种到问题疫苗,我可以不给孩子打疫苗么?

但问题是,其实我们急需的不是生物疫苗,我们最急需的疫苗,是精神扶贫。这个社会最需要防疫的病是价值观沦陷!

种种水落石出的事实表明,人类能够飞上天,但人性不能落地。

@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调查了解到,各地尤其省级疾控中心是疫苗的采购单位,使用哪个公司生产疫苗疾控中心说了算。正因为这点,疾控中心成了各大疫苗生产商的重点公关对象,一些省份的疾控中心以学术会议为幌子,接受企业赞助贿赂的现象比比皆是。

今年某省的狂犬病疫苗研讨会,竟然安排在海滨胜地的超豪华五星酒店香格里拉,每晚房价1500+,全程企业买单。

还有一个全省疾控会议安排在五星级喜来登酒店,两天的会程就开了小半天,主要听厂商吹嘘产品,随后乘坐考斯特集体游玩漂流。

所有各地疾控参会者都能收到厂商提供的礼品,普通人是数百元的华为手环,关键人则特殊对待。

有的市县疾控领导每次参会都带着老婆一起去(不确认是不是老婆),五星级酒店开几个房间都免费,吃喝玩乐一条龙。

说到这里也许能明白了,长春长生去年10月卖了25万支不合格疫苗给山东疾控,坑害了无数山东孩子,按理说,只要山东疾控但凡还有半点廉耻,也该对这家企业痛恨不已,又怎能有脸在7月6号参加长春长生赞助的研讨会?又怎能和坑害山东人的仇家把酒言欢?

2017年长生生物财报显示,其营业收入为15.53亿元,销售费用就高达5.83亿。

是的,钱,让这些人没有了廉耻!

山东每年近150万新生儿和山东一万万父老乡亲,能安排他们旅游吗?能给他们送礼吗?他们对谁负责?


实际上,理想记只说出了黑暗一面的冰山一角。根据最高法中国裁判文书网,可查询到的公开判决显示,早在2003年起,长春长生的狂犬、流感、水痘、甲肝、乙肝等多个疫苗产品就卷入行贿案件,向21名国家医务工作人员行贿,涉案地区有广东湛江、河南宁陵、福建邵武、安徽蒙城、安徽利辛、河南南阳、福建长乐、福建南平等地。

行贿方式明码标价,比如水痘疫苗回扣为:5元/支;乙肝疫苗回扣1.5/支;流感疫苗回扣3元/支;狂犬疫苗回扣为20元/支。这种行贿方式赤裸,行贿行为数年,受贿人员多是防疫部门官员、工作人员和医院预防接种的医护人员。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无奸不商,无商不奸。若说长春长生有错,错就错在我们的监管部门视头上的国徽如无物,玩忽职守严重渎职!

真的是害了,我的国!

果然是害了,我的国!

天良既然丧尽,法网岂可逃脱!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被执行死刑前曾写的那封被公开的遗书:

明天,我就要“上路”了。此刻,我有许多话想说,这些话对现在活着的人也许“有用”,所以我不想把它带走;这些话也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说出来我也许会感到舒服一些。

说句心里话,我即使是天天做梦,也梦不到我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在中国,因“犯玩忽职守罪”而获死刑的部级高官建国以来我是第一人。所以,当一审判处我死刑时,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不是一般的震惊!我是部级官员哇,我没有直接杀过人哪!我的第二反应是不服!我认为量刑过重。

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舆论却是一片的叫好声,大家咬牙切齿地鼓掌欢呼。这引起了我的反思。我为什么会激起这么大的民愤?原来是我这个部门太重要了,我这个岗位太重要了,我手中的权力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我虽然没有亲手杀人,但由于我的玩忽职守,由于我的行政不作为,使假药盛行,酿成了一起又一起惨案。这个帐我是应该认的。

明天我就要“上路”了,就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我现在最害怕的是,我将如何面对那些被我害死的冤魂?我祈求他们能够原谅我、饶恕我,我这不已经遭报应了吗?

郑筱萸到死才明白,中国人你可以挑战他的耐心,但你绝不能挑战他的底线。

中国人的耐心是最经得起考验的,高房价压不垮,高医疗病不倒,高污染死不了,可是中国人的耐心最终换来的还是底线的一次次被攻陷。三鹿奶粉,红绿蓝,这次居然是疫苗!一群良心被狗吃了的人,拿孩子的防疫保健和人民的健康相托,营造自己的快活林,换取个人的温柔乡,真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狼!

若说这人世间还有比鹤顶红、红蝎子更毒的东西,那就是可怕的人心 。

正是这某些奇毒无比的人心,使我们无论怎样百忍成钢,都总有一款操蛋的现实等着我们!

现实中 ,我们每一个油腻的中年人都是韭菜,经得起操蛋和收割。可孩子是未来,我们可以败给现实,但不能失去未来。

关于未来,我想起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的一句台词:谁不信未来会更好?我希望那天早点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