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吃喝白条两斤,10几年过去了公款吃喝谁来买单?

重庆彭水县大同镇一家民营酒楼,2016年开始,该镇一些领导经常来此吃喝、招待,喝郎酒抽中华烟吃野味后做假单,留下2斤白条约14万元没支付。

拓展阅读

打白条吃喝23万平均一个月吃掉1万多 官员被查后痛哭:我没管住自己的嘴

“我没有管住自己的嘴巴,违规宴请大吃大喝,最终把自己吃‘垮’了……”谈起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宁夏贺兰县农业综合开发办(以下简称农发办)、移民办、扶贫办原主任杨宁痛哭流涕。一个县级农发办主任,居然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违规宴请、超标准接待共计花费23万多元,而且全是“打白条”!2018年4月4日,杨宁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公款吃喝“打白条”,原因还是权力任性。对这一现象,当然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但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更需从制度层面规范约束权力。对假公之名的个人消费,公务接待中的违纪违规行为,必须严肃追究责任,让其付出代价,绝不能让处分也“打白条”;更需要从预算、审计和问责等多方面入手,推动政务公开,让财务预算及报销制度在严苛的监督机制下运行,让“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的原则真正落到实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