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基本民生领域,不宜过度市场化私有化

来源:“地球村9号”微信公众号(dqcjh2017)

养老、教育、医疗作为最基本的民生领域,是每个人都无法回避的话题。

并且,与衣食住行等民生事项相比,养老、教育、医疗这三个领域更具有特殊性”。特就特在,衣食住行的费用支出,老百姓基本可以自主控制,用老话说就是“丰俭由人”。

而养老、教育、医疗的费用支出,完全是任人宰割,用俗话说就是“行不由己。

衣服,穿不起几百上千的名牌,穿个几十元的地摊货也能过日子;吃饭,吃不起丰盛大餐,十几块钱一碗的面条也能凑合过一顿;出行,开不起小汽车,骑个自行车,坐个几元的公交,甚至步行也可以上下班。也就是说,在这些领域,老百姓还是可以自主选择的。

但养老、教育、医疗就完全不一样了,是别人开单,老百姓“掏腰包”,哪怕是很不合理的高价单,也得照单付价,老百姓基本没有自主选择的空间。

不久前,新华社主管的《经济参考报》刊发了一篇题为《养老、教育、医疗健康领域有望成拉动内需“三驾马车”》的报道。该文认为:养老、教育、医疗健康等领域的刚性需求呈爆发式增长,有望成为我国拉动内需的“三驾马车”。

为什么叫“刚性需求”?换句话说,就是老百姓没有选择的空间。

许多媒体转发了新华社这条新闻。该文引发了很多人士深深的担忧。看到这篇报道,一些老百姓不由得回想起,1998年中国房地产进入完全市场化时代。失控的房价,让地方财政、地产商、投机客赚得盆满钵满。在形成一个巨大经济泡沫的同时,也造就了数以亿计的房奴。

想起这个,一些人难免心有余悸。由此他们得出一个结论:过度市场化,带来的这条人性贪婪的鸿沟,真是深不见底。

当然,也有不少专家学者明确反对将养老、教育、医疗市场化。比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江宇就发表文章,他认为:养老、教育、医疗是公益性社会事业,如果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马车”,必然导致商业化、资本化的后果,加重群众负担、损害社会公平,最终也将损害长期经济增长,影响党的执政基础。

地球村9号想说的,是与此相关却有所区别的另外一个重要话题,即:一些领域,如果过度市场化,国家的财政投入就会有所失效。

同样的道理,在基本民生领域,如果过度市场化,国家的巨大政府投入就会打水漂。这些钱会变着法子进入一小部分人的腰包。

先看一个医疗方面的具体案例。

2018年7月13日,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王天朝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王天朝收受房产100套、车位100个,被称为“双百院长”。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4年至2014年间,王天朝利用其担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的职务便利,为昆明仁贤房地产有限公司、昆明鑫海科技有限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在医院工程建设、药品和医疗设备采购、人事任免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上述公司和个人贿赂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632万元及美元8万。

有公权力寻租,就必然有公共利益的损失。不然,人家的100套房产、100个车位怎么会轻易地给他?

损失那么多公共利益,谁来买单?当然是患者。

有网友问:“医卫体制改革,国家投入大大,大大增加,住院次均费用相继水涨船高,患者负担并未减轻,医生正常工资待遇也未见明显改善,钱到哪里去了?”

钱到哪里去了?到王天朝这群人的口袋里去了。

再看一组医疗方面的具体数据。

医改这些年来,国家在医疗方面投入的费用翻了好几番。2008年1.2万亿,2013年已经3.2万亿,2014年不低于3.6万亿。这么大的投入进去,老百姓看病却越来越难,越来越贵。原来没医保时,看个感冒100元,现在北京一个普通门诊已涨到了约500元。即使报销一半,个人花钱也比原来更多了。

为什么国家投入更多了,老百姓看病却更贵了,这个悖论是如何形成的?原因固然很多,但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恐怕还是市场化带来的人性贪婪的恶果吧!

马克思说:“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

人性一旦贪婪,法律和制度是约束不住的。以前的房改是如此。现在的医改也是如此。如果再推进教育和养老,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基本民生如果过度市场化私有化,是老百姓均不能承受之重。

即使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基本民生领域也大都是政府服务的范围,是社会化管理,而不是完全的市场化管理。

为了大家在若干年之后,不至于成为“房奴”之外的“病奴”与“学奴”,不至于让看病难、上学难、养老难、住房难成为压在百姓头上的新的“四座大山”,养老、教育、医疗这些民生领域还是保留些公益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