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略家何新退休感言:中国将败于五大妖魔三座大山

何新退休感言:中国将败于五大妖魔三座大山

原发于“何新文史”公众号

老何我终于已彻底退休。

回顾平生,我为国家服务殆50年。在意识形态领域以一己孤独之力,与披靡横扫中国思想界的新自由主义、拜金主义和西化主义角力30年,论敌无数,被众多阴谋及利益集团视为恶魔、死敌。现在遍体鳞伤,重病缠身,朝不虑夕。

——我承认,我失败了!

我曾经最早地告诫国人,十几年来,在食品卫生领域有五大妖魔为祸中国:

  1、有毒转基因,

  2、有毒疫苗,

  3、全民强制加碘盐,

  4、甜味素食品及激素动物,

  5、再生地沟油。

因此我被视为可恶的阴谋论者。

很早以来我就认为,自从发动全面市场化私有化的错误经济学导向的“改革”以来,累积出三座大山,压得无特权的众生平民百姓喘不过气:

第一大山——医疗市场化、

第二大山——教育市场化、

第三大山——住房及养老市场化

三大市场化的泰山压顶把国家社会应向全民免费或廉价提供的公共服务,变成所谓“公共产品”——即牟利商品,

从而让资本家谋取暴利,以经济的无情掠夺荼毒百姓!

我不是共产党人不信仰共产主义。我是不入门庭的佛教居士。我信仰社会主义和人道主义。

我的终极呼吁是,必须对改革路向进行全面反省和彻底改革,利用大数据和智能经济技术,让中国回归更高阶次的新社会主义制度!这才是国泰民安之道,长治久安之道,国家复兴之道!

否则,深化改革必将愈改愈乱!国家前景将不堪前瞻!

这就是我的退休和告别感言!

(2018-07-26)

相关阅读

何新:用新社会主义取代新国家主义

长篇思想和学术的回忆录:《悲怆而骄傲:我的奋斗与思考》最后章节的结语

“我在2000年前后提出新国家主义的经济和政治理念,作为区别于传统左派和自由主义右翼的第三条道路。其实,新国家主义只是为当时治国者提供的权宜之计。

从根本上思考,我认为,中国走得通的未来道路既不是民族主义、保守主义、国家主义,也绝对不可能是自由主义。通向社会和谐未来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新社会主义。

新社会主义应包含科学的计划经济,包含对两极分化的遏制,包含对那批为富不仁者、趁改革中制度的败坏而掠取国家资源暴富者和冷血剥削者的再剥夺。也应包含恩格斯和列宁论述的人民民主理想和社会主义新民主政治制度的设计!

我建议你们有信仰有良知的年轻学者研究新社会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简单说就是:公共资源的社会公有和共享,社会产品的公平分配,有长远科学计划的经济生产和消费,公民生老病死的社会安全保障。要让国家政治道路和未来政策设计回归于“科学的”新社会主义!要知道,这也正是来自亿万人民心声中的呼唤,是1840年以来千百万先烈前赴后继牺牲奋斗的呼唤,是1921年以来中国共产党立党的本来宗旨;而且,这也是从佛陀、耶稣和中国圣贤周公孔孟以来一切有良知的人类圣哲寻求导向历史正义的终极呼唤!

我何新老病无能,无力对此身体力行。但是我必须对你们年轻人、对历史、对未来讲出我内心中的真实看法:我诅咒1980年代以来种种邪恶的新资本主义浪潮!我反对以“改革”的名义,继续鼓吹和推行资本主义泛市场化经济,我反对鼓吹人吃人有理、鼓吹以拜金价值为核心的、异化人性的新自由主义!

也许还需要经历许多年,也许还需要许多曲折以至还需要付出非常重大的历史代价。但是,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能够廓清腐败,只有社会主义能够使未来的中国和谐清平。我坚信中国的未来和人类的未来必定导向新社会主义!这也就是我一生对人文科学和社会理想制度思考和探索的终极心声与呼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