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法官与女律师权色交易的四大丑闻

湖北省高院刑三庭原庭长张军与黄衣女子进入宾馆电梯的监控视频

2013年底,有关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法官被指开房嫖娼的监控视频,以及相关网帖流传。对此,湖北省高院一度否认涉事男子为该院院长和副院长,昨晚湖北省纪委连同省高院再次回应,称被曝光人员确系省高院刑三庭庭长张军,而视频中的黄衣女子,被曝是当地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12月10日《南都网》)。

自从“法院高官与女律师”成了新闻报道的主角,大都与权色交易的不堪丑闻有关。下面盘点新闻报道中的当今法院高官与女律师权色交易的四大丑闻。除了近日湖北省高院刑三庭庭长张军深陷“开房门”的丑闻之外,还有:深圳中院原副院长裴洪泉的“分赃门”、青岛中院原副院长刘青峰的“双飞门”和重庆高院原执行局长乌小青“包养门”等让人为之侧目的丑闻。

深圳中院原副院长裴洪泉精心打造法院内外的“红粉军团”,结果不仅“红粉军团”全军覆没,而且连自己也成为了阶下囚;青岛中院原副院长刘青峰,热衷于同两位美女律师玩“双飞”,最后将自己玩成了“双规”。在刘青峰分管执行期间,青岛很多执行案均由他的几位情人获得,其他律师不会刻意去争;重庆高院执行局原局长乌小青包养的情妇,是“重庆首届十佳女律师”胡燕瑜。据说,某银行申请执行一个案件,标的数亿元。乌小青设置障碍,让此案久拖不执行,当胡燕瑜被替换为该执行案的代理律师后,此案很快就被成功执行了。

一、湖北高院刑三庭原庭长张军的“开房门”

12月7日,一个题为《张军叫小姐》的视频出现在56网和搜狐视频的原创频道。从画面推断,视频来自一家宾馆的门外及大堂监控,时间是2013年10月14日。视频记录了一名灰衣男子和一名黄衣女子,由当天11时11分至13时45分左右,从宾馆外停车场先后进入宾馆一楼大堂,与前台人员沟通,进电梯,出电梯以及离开的过程。

12月10日凌晨,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主办的《荆楚网》发布消息称,“湖北对网上举报省法院院长开房一事作出回应”。文章透露,8日网上出现《网爆湖北又现法院嫖娼门》的信息,经了解,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均无此人,湖北省有关部门正就网上反映的问题进行认真调查。当晚22时26分,《荆楚网》再度发布消息称,湖北省纪委、省高级人民法院通过调查,确认网上被曝光人员系省高院刑三庭庭长张军。经查,张军与一名外单位女子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这名外单位女子是湖北立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根据有关规定,研究决定提请依法免去其庭长职务,停止工作,并将依纪作出进一步处理。于是,湖北高院法官与女律师开房的艳情开始大白于天下。

曾经轰动一时的上海高院法官“组团嫖娼门”一事余温犹存,而如今让人始料不及的是,湖北高院再现“法官开房门”。如果说之前上海法官的组团嫖娼的事件,震惊了社会,令司法蒙羞、正义受损;那么,发生在湖北这起“法官开房门”的后果则更为严重。女律师的肉弹击倒的虽然只是一个法官,而带来的却是整个司法公信的灾难。

有人说,一位男庭长与一位女律师开房上床,人们会想到什么?人们可能会想到两个词,一是性扩张,一个是性贿赂。试想,一位是手持法槌宣判生死的法庭庭长,一位是为原告、被告维护合法权益的律政佳人,当他们从庄严的法庭携手走上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之时,这一对法庭上曾经唇枪舌剑的最佳搭档,会上演一幕怎样的类似香港电影中“法网柔情”一样的激情剧?

不知是女律师拉法官下水,还是法官逼女律师就范?这几乎是一个让全球人都很难以回答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却是,这一对男女一个有权,一个有色,必然会权色勾结,沆瀣一气,践踏法律尊严,打破司法底线。而这位女律师接手的案子,必然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神圣的法律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成了他们二人非法敛财捞钱、肆意挥霍享受的工具。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法官与女律师靠着法律联手吃完原告吃被告。这恐怕是当今官场最为腐败的既风流又赚钱的通吃戏码。

二、深圳中院原副院长裴洪泉的“分赃门”

2008年初,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裴洪泉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而被判无期徒刑。据说,导致这位副院长落马是26岁的女律师叶玲。这位女律师不仅自己主动为裴洪泉宽衣解带,而且还先后将四个同是律师的小师妹送到了裴洪泉的床上。

本来,裴洪泉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其妻在深圳中级法院执行局担任二处处长。后因女儿患病夫妻关系破裂。为了避免女儿遭受更大的精神刺激,离婚后的裴洪泉仍然与前妻生活在一起。就在裴洪泉婚姻失意之际,一个名叫叶玲的年轻女律师进入了裴洪泉的视线。

叶玲是山东腾州市人,从一所名牌大学本科毕业后,应聘到深圳一家律师事务所做专职律师。2001年8月,叶玲承接了一桩标的额达一千多万元的经济纠纷案。由于法院久拖未决,叶玲便宴请裴洪泉。26岁的叶玲身材曲线玲珑,明眸皓齿,裴洪泉对叶玲一见钟情。那晚,在灯光柔和的包厢里,叶玲频频起身给裴洪泉敬酒,恳求裴洪泉高抬贵手,尽快结案。

但是,裴洪泉在接受宴请后,不仅没有结案,而且指示主审法官“把这个案子先放一放,不能仓促结案。”原来,自从邂逅叶玲后,这位律政佳人娇美的身影不时浮现在裴洪泉的脑海,为了将梦中情人弄到手,裴洪泉故意将案子拖着。精明的叶玲自然能看出了这个色狼的心思,便设计了一条天涯海角的浪漫之旅。

2001年9月中旬的一天,裴洪泉与叶玲飞抵海南。来到三亚市,两人下榻于一家海景酒店。那晚,叶玲主动宽衣解带,让裴洪泉品尝到征服一个美丽女人的滋味。返回深圳后,裴洪泉立即吩咐主审法官结案。从此。叶玲成了裴洪泉的红颜知己。叶玲每接手代理一宗案子,就会向裴洪泉奉献上自己香艳的胴体。而案子往往几天就审结,而且判决结果每案必胜。很快,叶玲成了深圳特区有名的“常胜律师”。

在一番精心策划下,叶玲的先后将四个小师妹送到裴洪泉的床上。这些美丽尤物都摇身一变,不仅华丽转身成了身穿法袍的女法官,而且成为了深圳中院的最靓丽的“红粉军团”。在裴洪泉的安排下,红粉军团很快得到了破格提拔,她们很快占据了法院重要审判岗位。不仅如此,裴洪泉在占有这些女法官肉体的同时,还不忘利用她们来为自己敛财,暗示和唆使这些女法官们向当事人索贿,然后和情妇们坐地分赃。

但是,好景不长,叶玲与裴洪泉便翻了脸。原因是一宗上亿元企业破产案件,进入法律程序后,裴洪泉钦定叶玲担任该企业破产还债清算小组组长,将律师费用开到2000万的天价。清算结束后,律师费就到了叶玲的银行账户上。叶玲要与裴洪泉五五分成,而裴洪泉坚持只给叶玲一成。两人为分赃不均争吵不休,谁也不让步。裴洪泉一怒之下,动用权力强行将叶玲账户里的钱划归己有,两人闹翻了脸,从此分道扬镳。

不久,中纪委便收到一封特快专递,举报深圳中院副院长裴洪泉以及廖昭辉、张庭华、蔡晓玲、李慧利等四名法官腐败材料。信中还夹着一张性爱光盘,画面中,一个中年男子和两个年轻女孩在床上玩“双飞”时丑态百出,男主角正是裴洪泉,而举报者正是裴洪泉过去的情妇叶玲。

几天后,张庭华、蔡晓玲、廖昭辉等三人在深圳被捕,裴洪泉顿时紧张万分。9月13日,裴洪泉和前妻李慧利同一天被“双规”,9月27日被逮捕。中纪委和检察机关在对裴洪泉豪宅依法搜查时,从空调、马桶和金鱼池水泥底层,竟搜出人民币2700万元,美金95万元。至此,裴洪泉与他的“红粉军团”全军覆没,深圳中院腐败窝案一时轰动全国。 

三、青岛中院原副院长刘青峰的“双飞门”

无独有偶, 2011年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的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刘青峰也曾被曝与两位女律师同时上床玩“双飞”的丑闻。一男两女在一起淫乱,被网友们称为“双飞”。长春市一位前高官被中纪委查处的时候,就正在高级宾馆里和两名妓女玩“双飞”,而青岛中级法院的这位法官,也是用“双飞”来关照他所青睐的两位女律师!这就让人深深感觉到法官只要有权有资源,是可以把任何一种职业中有求于已的女性,都拿来“双飞”了。

据说,刘青峰刚进入市中院时,在研究室写材料,是市中院公认的才子之一,他有学术、有胆识、有义气,前途无量。但他十分好色,在青岛拥有多名律师情人。有媒体报道,“刘青峰被抓前,一点风声也没有,办案人员直接到他办公室里将他带走,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了许多资料。刘青峰被带走时有三个女人被一同逮捕:一个是他妻子,还有两个是他的情人,都是律师”。据说,刘青锋东窗事发,是因为他与两名美女律师上床时,其中一位女律师因春情勃发,高声呻吟,使另一位女律师十分嫉妒,便偷拍当时淫乱的照片,并进行越级举报,由此引发刘青锋的落马。

青岛一位律师曾对媒体表示,在刘青峰分管执行期间,青岛很多执行案均由他的几位情人获得,业界也不会刻意去竞争,因为大家都知道,没有刘青峰的关系,判决就等同一纸空文。本来女律师在当今社会上,要算有头有脸的精英人物,更何况还是美女律师。她们要读出大学本科文凭,再拼过有国家第一考之称的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再经过一年的实习,才能获得律师执业资格。然而现实是她们如果要过上与自己努力和身份相称的生活,首先必须解决案源问题,除了极少数家庭背景较硬的可以由亲友提供之外,大多数女律师恐怕就只能利用自身的先天资源即美貌和性感也就是思想要解放要与时俱进了。这已经是圈子内公开的秘密,连潜也无须潜的了。

四、重庆高院原执行局长乌小青的“包养门”

2009年11月29日,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宣布,11月28日12时31分,被羁押在重庆市第二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乌小青留下遗书后,趁同监舍被羁押人员午睡之机,避开监控录像,用棉毛裤裤腰绳,在内监门处上吊自杀。13时12分,同监舍的被羁押人员发现乌上吊自杀后报警,看守所值班干警和医生立即赶往监舍现场处置施救,并迅速将其送往医院抢救。15时40分,医院宣布经抢救无效死亡。

现年57岁的乌小青,是曾任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进修学院院长、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厅级委员,因涉嫌收受贿赂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于2009年6月9日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被逮捕后羁押在市第二看守所。11月1日,该案进入审查起诉程序。但是,二十七天后,乌小青便自杀身亡。这位重庆市高院的前执行局局长应该是重庆当时“打黑除恶”风暴中,第一个被证实自杀死亡的高官。

乌小青的落马直接将重庆市一位名叫胡燕瑜的女律师拖下了水。胡燕瑜曾获“重庆首届十佳女律师”称号,可谓是重庆市最有名的“律政佳人”。但是她却被卷入重庆当时“打黑除恶”风暴。胡燕瑜是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研究生,2001年创办重庆智博律师事务所并任主任,还担任了重庆市律师协会常务理事、重庆市律协金融证券业务委员会主任、重庆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等职务。

胡燕瑜凭借着自己年轻漂亮,以及自己的青春和对男人的诱惑力,走上政治舞台。据全国一位知名律师透露,胡燕瑜是乌小青包养的情妇。“他们的关系在重庆是众所周知的,胡燕瑜的许多案源都是乌小青利用自己的关系和权力介绍的。”一名司法界人士举了个例子:“某银行在重庆高级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一个案件,标的数亿元。乌小青人为设置障碍,久拖不执行,目的是强迫银行更换律师。当胡燕瑜作为该执行案的代理律师后,乌小青便积极组织展开工作,在一个月内成功执行。”据说,仅此一案,胡燕瑜就得到律师代理费4000万元。

一个社会有三大底线行业,一是教育,二是医疗,三是法律。无论社会多么不堪,只要教育优秀公平,底层就会有上升希望;只要医疗不黑暗堕落,生命就会得到起码的尊重;只要法律秉持正义,社会不良现象就能被压缩到最小……

如果三大底线全部洞穿,这个社会就是炼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