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封杀的主播,和远去的《焦点访谈》

正在“罗辑思维”直播的方宏进

1、“黄金年代”的主播

主播,现在可是个名利双收的职业。我曾经很不屑地对一个每天看直播的朋友说:“这么肤浅的东西,你怎么那么爱看?不就是一个漂亮妹子说说唱唱,谢谢这个谢谢那个的吗?”朋友也很不屑地回答我:“那是你落伍了,现在的主播才不会这么肤浅,人家靠的是才华”。

说到才华,我想起了一位主播。

方宏进,曾经是央视王牌新闻评论节目《焦点访谈》的主播和评论员。

当年主持《焦点访谈》的方宏进

这档节目盛行的时候,不仅是普通老百姓爱看,据说连领导人都每期必看。这也导致当时的中国官员们把这个节目当成每天必修课,即使自己实在抽不出时间看,也要让助手看完后告诉自己,今天的节目讲了啥,否则当上级问起:“昨天的焦点访谈你看了没有?”不会很尴尬。

可想而知,作为当家主播,方宏进有多火。

方宏进、敬一丹、水均益、白岩松,这四个人是当时《焦点访谈》轮流当家的主播,这“四大名嘴”主持的时期,也正是《焦点访谈》的鼎盛时期。1998年10月7日,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视察央视,与《焦点访谈》编辑人员座谈,给《焦点访谈》题辞:“舆论监督,群众喉舌,政府镜鉴,改革尖兵。”

朱镕基给《焦点访谈》题词

2000年,发生了《焦点访谈》记者采访被非法搜查、扣留的事情。被采访的涉嫌生产假冒伪劣商品的商家,抢走记者的录像带和手机,并对记者进行搜身和扣留。事情曝光后,这个商家的负责人被以非法搜查罪和诬告陷害罪,判处了有期徒刑一年。

那时候,《焦点访谈》成为了令社会丑恶、违法犯罪分子最恐怖的曝光平台。

但《焦点访谈》的成功,并没有让方宏进满足,他甚至一想到以后十几年都要做着同样的节目,说着差不多的话感到恐惧。在他离开央视之后,有人问他原因,他会带:“这样日复一日地重复,是否可以迎接更多的挑战?在央视这么多年,混了个脸熟,收入也不错,是否就满足了?去年我42岁,如果不动,这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

2、落难

离开央视的方宏进,跳槽去了上海的“东方卫视”,这个以每天6小时新闻为特色的初创电视台,在方宏进的眼中,是一块可以无限发挥才华的地方。他的一些做法,很有不拘一格的风格。比如他坚持用直播的方式播新闻,亲自打造的团队,大部分都是没啥经验的毕业生。

他有自己的一套想法,直播虽然比录播出错更多,有时主持人还会出现磕巴,但一旦遇到热点事件,直播的优势就非常明显。这也是为什么凤凰卫视在9.11之后迅速崛起。而用没经验的新人,是因为有直播经验的人才基本找不到,这些新人即使做录播,也要学半年,那还不如直接学做直播。

方宏进在东方卫视的四年时间里,一直把凤凰卫视和央视当成竞争对手,他办公室的墙上,贴着三张纸,一张是凤凰卫视节目表,一张是央视的,一张是自己的。可以看出,方宏进当时的“野心”。

这么多年过去了,尽管结果我们已经知道了,方宏进在东方卫视并没有干出在央视那样的成绩,他最为人知的成就,依然是前央视主播。但这并不能说是方宏进能力不行,毕竟央视这样体量的平台,足以抵消任何人的才华。

带着没有完成的心愿,方宏进离开了东方卫视,干脆,自己开起了广告公司当老板。这次决定又成为他人生的一个转捩点。在体制内待了十几年的他,在商海并不适应,不仅没赚到钱,反而因为商业纠纷,被人告上法庭,最终锒铛入狱。

2009年10月17日,方宏进被河北警方拘留,原因是涉嫌合同诈骗,被诈骗企业是今麦郎集团。事情的起因,是方宏进在几年前曾和今麦郎签下一个广告协议,将在栏目剧《候机大厅》中植入广告。合同签订后,还预收了今麦郎100万订金。结果,《候机大厅》“胎死腹中”,并没有得到播出的机会,方宏进违约了。

一夜之间,方宏进身上的前央视主播,知名电视策划人的光环消失了。屈辱随之而来。他需要忍受脱光衣服被检查,“连肛门都要查”。他需要像普通犯人一样,当警官来检查训话的时候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抬着头聆听教诲。有位警官觉得过意不去,忙说:“方老师,你不用这样”。他需要当众对着空气练拳,一拳一拳打得虎虎生风,为的就是告诉其他犯人:“老子能打,别欺负我”。

有一次,犯人们坐在一起看电视,正播放着往期的《焦点访谈》,一位犯人转过头问方宏进:“我瞅你咋那么像电视里的人?”方宏进回答:“我以前就是干那个的”。

几年时间,恍如隔世。也许只有经历过从最辉煌的位置跌落到泥潭里的人,才能体会方宏进当时的心情。

方宏进展示有关部门文件

3、面对、改变,

一个时代的背影正在远去

2011年,早已出狱的方宏进却进入了人生的另一个“困局”:亲人的指责和生活的落魄。先是跟了他20年的妻子,提出与他离婚。没有稳定工作的他生活拮据,最艰难的时候他说:“100块钱扛一个月”。

他的女儿也站出来指责:“你连父亲的责任都无法承担,凭什么说你是冤枉的呢?!作为你的女儿,我多希望相信你,但是你连生活费、学费都没有给过我,就像我已经不存在了一样,这样的你,我真的无法去相信!看着人家的爸爸来学校开家长会你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感受么!”

方宏进和女儿

这一次,方宏进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事业的低谷,还有“众叛亲离”。很长一段时间,方宏进消失在公众视野里,直到“新媒体”时代的到来,方宏进才重新走上了主播的舞台。

方宏进作为资深的传统媒体人,对于“新媒体”的发展有着自己的看法:“我们现在传统媒体基本上办不好新媒体,咱们联合起来抵制它,但是发现不行,你的新闻网上不登没有人说,上了网看的人才多。它虽然没有采访权,但是它把大家的东西拿到一起,能起到这样的效果。”

2017年,方宏进来到原来央视的老同事罗振宇的“罗辑思维”,做起了他新媒体人的尝试。这一次他重新坐到镜头前,给大家讲解社会学名著《乌合之众》。

新媒体的蓬勃发展,让传统媒体感到巨大的压力,不得不“穷则思变”。2013年,《焦点访谈》进行了了开播19年以来的首次改版,更为年轻的女主播劳春燕成为新的“主角”,两位资深评论员白岩松、杨禹助阵。

改版后的《焦点访谈》和新主持劳春燕

到如今,当初“黄金一代”的方宏进、敬一丹、水均益、白岩松均已退出,《焦点访谈》也不复当年的“犀利”。

其实今天的转变,早在2003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埋下了种子。当时敬一丹在向高级领导汇报工作就这样写道:“1998年舆论监督的内容在全年节目中所占比例是47%,到了2002年降为17%。舆论监督内容减少,一个原因是舆论监督的环境在变化。虽然舆论监督的力量在加大,但干扰也在增强。现在,舆论监督类的节目几乎无一不遭遇说情,说情已经从熟人老乡出面发展为组织出面,制片人、台长不得不用大量精力应付说情,有的节目就在这种环境下夭折了……《焦点访谈》并不是让人开心、舒服的节目,它是给人痛感和警示的节目;它对社会的意义,就如同让人对自己身上的疥疮保持痛感,进而保证整个社会肌体的健康。”

敬一丹

一个时代的背影,正渐行渐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