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外勾结!国企跪地让路,杜伟民高俊芳们背后到底是谁?

今天咱们聊聊,外资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将国人的钱拿走的,你的转发即是武器。

惊天的内外勾结是偶然吗?

今儿就讲一下发生在A股市场的鬼故事!仔细听,很惊悚、很玄幻。

一说到资本外流、国有资产私有化的事儿,总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会说你是阴谋论者。

那咱们今儿就说说康泰生物,说说长生。先以康泰生物开篇吧,这家公司2017年2月上的市,当时上市的价格是2.79,因为毛利高,又是疫苗龙头。自打上市算起直接疯狂涨了10倍,如果近日不是因为高俊芳这事儿,它的市值怕是今年就有可能突破1000亿。

这家疫苗公司在历史上几次出事,怎么能允许上市呢?这个公司的老总杜伟明夫妻二人还是纯中国人吗?我们看一下基本资料。

从资料上来看,这两个人都算是加拿大人了,那么我们来看下,他们到国内是如何空手套白狼,风雷相信这绝对是经过严密策划的事。

康泰生物这个公司一开始是个国有企业,跟这个杜老板,一分钱关系没有,控制人一直是国开发,控股在51%,这是绝对的国资企业,因为国内疫苗企业比较少,然后他们就想着A股上市。但是在2008年那时候,这个国资公司,产品单一,证监会没批,这个时候,奇迹开始出现了。

一个神秘公司,就是这个杜老板控股的公司,一个叫民海生物的企业出现了,这个公司当时一年卖出去的产品只有8.5万,就是一个空壳子。一个老牌的国企康泰生物为什么看上了他?而且竟然给他估值了2.94亿人民币,同志们,那可是十年前,一个营收8.5万元的公司,竟然估出2.94亿。

你肯定会问,他们这公司是不是有什么专利之类的。告诉大家,当时所有产品都在研发阶段,根本是什么都没有,就这样,这个杜伟民竟然搞到近46%的国企的股权,一个空壳公司换了46%的国企股权。这是怎么做到的?

杜伟民手眼通天!国企竟然亏损让位

一个空壳公司换了46%的股权,还没有绝对控股康泰生物,这个公司里还有五个国企。

国投高科,亏损1.72亿元,将所持股份转让给了杜伟民的公司,然后北高新,上海华瑞,湖南高科,交大昂立几大国企,全部亏损将股权转让给了杜伟民。你会问,是不是本来这公司就值钱呢?非也。

国企亏损转让给杜伟民之后,来了几个私募公司,盛商,磐霖,马上估值超过了8.84倍。也就是五个月前,国企一块钱卖给杜伟民的股票,五个月后卖了近9块,五个月涨幅达884%,贩毒也没这快。散户朋友们,炒股这些年,看到过这么大涨幅吗?而且,你看到没,这个加拿大的中国夫妇没有拿出一毛钱,全部是在空手套白狼,高价卖了国企亏损给他的股票,赚了几十亿。

这回他有充分的资金,来将他套来的康泰生物运作作上市了,就是到现在杜伟民还有160亿的市值,也就是拥有160多亿的身家。而他的本钱,就是那个一年营收8.5万元的民海生物的空壳公司,我们的小散兄弟们竟然给他100倍以上的市盈率,而他去年卖了11.6亿的货,竟然销售费用是6.5亿。面对国人责难,现在只查出来一个事情,上市时向原药监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尹红章行贿47万元,你们信吗?  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杜伟民的事件至少有四个问题要向国人交待清楚!

一、国资为什么会亏损转让股份给杜伟民,是杜伟民背景太硬,还是五家国企收了好处?

二、这样带有疑问的公司为什么可以名正言顺的走向二级市场,任由其圈钱?

三、杜伟民夫妻在海外是什么身份,如何能空手套白狼走向中国疫苗行业?

四、长生生物的产品有问题,康泰生物的产品国家有检测吗?

杜伟民、高俊芳们这些能把国有资产“化公为私”的“能人”咋就这么“能”?

茶吧君以为,国企在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所存在的制度优势是不可否认的,可总有人天天唠叨“国企不行”,现在看来,否定公有制经济、坚定认为“国企不行”的体制内人士就没有不腐败的。这些腐败分子主要分为两拨:

一拨人是某些私欲膨胀、急功近利的官员,典型的代表就是现已身陷牢狱的仇和与王珉。仇和在宿迁任职的时候把当地国企和公立医院卖了个精光——把它们搞好多麻烦?还不如当场变现,这样财政收入比较好看。王珉担任吉林省委书记的时候,大肆出售吉林省属国企,掀起新一轮“下岗潮”。王珉的肆无忌惮最终引发了震惊全国的“通钢事件”,为激进的国企私有化画上了休止符。

另一拨人是致力于“化公为私”的国企高管以及他们的“保护伞”,长生生物的董事长高俊芳就是典型代表。长生生物是一段国企改制的黑历史的写照:长生生物是原卫生部直属的6大生物制品研究所之一,母公司是“长春高新”,一家由职工参与发起的国企。根据2003年的年报,手握甲肝、狂犬病疫苗等印钞机的长生生物,年净利润达1888.3万元,是长春高新旗下业绩最好、人均产值最高的公司。而母公司选择将现金奶牛宰了卖钱,无异于自毁长城,更何况每股售价2.4元,远低于市场报价。而完成对长生生物私有化的人正是高俊芳,是这家国企当时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长生生物被私有化之后变成了一家家族企业,高俊芳的儿子张洺豪任副董事长、副总经理;丈夫张友奎任副总经理兼销售总监,其他的重要岗位,也均由高俊芳的亲属控制。

这种国有资产私有化的路子被扒出来一看,也是够魔幻:买家卖家是同一个人,在“管理层收购”的幌子下,国企一夜之间变私企。更耐人寻味的是,2003年长生生物的国有股权转让价合计4161.6万元,而高俊芳当年的年薪不到6万元。那么用于国企私有化的这笔巨款又是怎么来的?要说这不是黑历史,恐怕没人信。

腐败的国企高管咒骂公有制,可不是简单的“吃饭砸锅”——这些人心里很清楚,国有企业永远不能变成他们自己家的提款机。只有先把国企私有化了,才能放心地、不顾吃相地大快朵颐。高俊芳的儿媳妇整天在社交媒体上炫富,一会儿豪车,一会儿直升机,底气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许多被强行改制的国企,恰恰是经营状况良好、正在盈利的国企。腐败分子都是捡着肥肉抢,哪有真心想帮企业脱困的?这样的杜伟民高俊芳们还有多少?苍天必定有数。

多么痛的领悟!

你千万别相信任何上市公司老板的话。为了钱,为了维持股价,有几个会说真话,上市前他们95%是骗子,利用股民的信任,无限制融资,套现,质押,大部分公司最后全部会被玩死,中国3000个上市公司,不会超过100家好企业。

你千万别相信一些所谓媒体的话。因为他们是收钱办事的,给了钱,可以任意颠倒黑白的。

中国股市死穴在于体制,严刑峻法,不下决心刮骨疗毒,不可能有正常的市场。 期待未来,美好终将到来。

如有同感,关注后,转发给更多的人。

资料来源:

  • 里外勾结!国企跪地让路,杜伟民背后到底是谁?(风雷打板)
  • 疫苗案掀起黑幕一角,国有资产如何变成私人提款机?(凤凰网)

来源:北京茶吧君 (ID:beijcb168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