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疫苗持续生产4年多,监管部门睡了4年觉?

国务院调查组公布的问题疫苗最新令人瞠目结舌!

长春长生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案件最新情况显示,该公司早已是惯犯,且在监管的眼皮子底下造假,一假就是4年。

虽然对疫苗生产监管现状以及这家公司的底线已经想到了最坏,但结果还是突破了我的认知。

根据调查组的通报,这家公司从2014年4月份开始,就已经在狂犬病疫苗生产过程中严重作假!

4年多的时间里,长春长生疫苗有的批次用过期原液勾兑,有的不如实填写生产日期,有的填写假批号,有的批次甚至故意向后标示生产日期。

整整4年过去了,如果不是注射狂犬疫苗的那位姑娘的死去,这4年间的严重作假行为依然还会持续!

据调查组通报,目前相关批次已经在召回中。可是,我想问的是,4年时间已过,假疫苗如何召回?

更为可怕的是,4年多的时间,我们的监管部门在干什么?

就算商人逐利,追求利益最大化,可是,当地的药监部门也追求利益最大化吗?说好的最严监管呢?

造假持续了4年多时间,即使是抽检都没能发现可疑之处?直至案发,当地监管部门仍然想以344万元罚款的处罚了事,这样的监管部门不该追责吗?这样的监管部门究竟是为人民站岗还是为企业做假站岗?

回望此次问题疫苗的进程,我们看到当地部门用了9个多月的时间只开出了344万元的一张罚单,这还是在出现死亡案例之后的“加速处理”,如果没有这起死亡案例,我们到底还会使用假疫苗多长时间?还会有多少人为次付出生命?

造假可恶,比这更可恶的难道不是为我们守住最后一道关的相关部门吗?

此外,各地那么多疾控中心通过招标的方式采购了这些疫苗,采购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对疫苗质量毫无鉴别能力,这样的招投标意义何在?山东疾控中心官员试图注射胰岛素自杀,据称即使救活也基本是个植物人,那么,我们其他各地疾控中心的官员干净吗?他们究竟以什么为依据决定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采购该厂的问题疫苗?

我们的监管如果只是以企业自律为前提,以群众死亡为警戒线,这样的监管体系是否需要考虑重新设计?

此次官方通报称,据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4月发布的狂犬病报告,狂犬病潜伏期通常为1-3个月,罕有超过1年。真的是这样吗?此前推广狂犬病疫苗的时候,专家讲的可是潜伏期最长10年!那么,狂犬病的潜伏期到底多长?我们必须以科学为准绳,不能因为问题疫苗这么些年持续生产,就以此规避恐慌!我们不能拿任何理由为过期疫苗开脱,也不能以任何理由人为消灭恐慌!

国家药监局此前发微博,号召国民不要迷信国外疫苗,声称国产疫苗已经建立了全链条安全举措,这样的结论到底来自哪里?谁给的底气?

愤恨无以复加,我只能说,长春长生,破产吧!各级监管部门以及当地党政一把手请向人民谢罪!同时,请严查全国各家疫苗生产企业,不清查再难换回人民的信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