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药有术,丧心病狂

谁是炒药客?

正解局出品

昨天(8月7日),“原料药”这个专业名词一下刷了屏。原因在于,原料药价格暴涨。

比如,主要用于鼻炎、流涕等感冒症状的马来酸氯苯那敏,1个月涨到58倍,从400元/kg涨到23300元/kg。

简单来说,原料药就是用于生产各类制剂的原料药物,是制剂中的有效成分,还需要下游制药企业进一步加工,病人不能直接服用。

原料药价格大幅上涨和“牌照”(通过审批获得生产资格)少、环保风暴都有关系。

但今天,局长讲另外一个原因:

炒药!

1

其实,原料药价格大幅上涨已经持续一些年了。有网友在专业医药社区“丁香园”上传了下面这张表格:

列表中的14种药品,涨价5倍以上的就有8中,像广泛用于高血压药的盐酸可乐定上涨50倍,连“葡萄糖”都涨价了89%……而这个表格可以做得更长。

而有网友补充,表格中说的“溴已新”最新价格已是每千克50000元……

这位网友痛心疾首呼吁:原料药垄断经营到了非刹不可的地步了!

下面具体看看炒药术。

炒药需要外部环境

首先,因为门槛等审批方面的关系,原料药生产集中度非常高。

国家发改委负责人曾介绍:中国生产的化学原料药有1500种,但其中,50种只有1家拿到“牌照”,44种仅2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仅3家可以生产。

因为这两年环保要求提高,一些拿到“牌照”的企业又退出生产,最终,很多原料药品种实际投产往往就那么1家,或者两三家。

比如,有马来酸氯苯那敏原料药批文的生产企业共6家,但实际在生产的只有2家。

但一项抽查结果显示,1家原料药最多供应169家制剂企业,可见,原料药厂在整个产业链中的关键作用。

这化学原料药虽然有1500种,但也分大宗、小宗,其中,小宗原料药整体用药量小,大部分是中小药厂在产生,产销量都有限。

比如,水杨酸甲酯原料药在2015年销售量不到200吨。

2

万事俱备,炒药客登场。他们只要干2件事:

一是找好下手对象。

专挑小宗原料药下手,就像股市道理一样,容易“控盘”。炒药客先去调研一番,具体某种原料药有多少厂家拿到了“牌照”,多少家在生产,多少家没有生产。

二是无所不用其极,搞定原料药厂。

对生产的企业,签署总经销、包销合同,比如,包销2~3年,供货价涨30%~50%,一次性打给报销款……总之,以足够的“诚意”或手法搞定原料药厂。

对没生产的企业,给予一笔高额“封口费”,不允许其重新投产。

这样,炒药客就对下游的制剂企业实现“锁喉”。

制剂厂成为案上“鱼肉”,想继续搞生产,赚钱,就必须找炒药客……

甚至,制剂厂敢怒不敢言,不敢向有关部门反映。

就连鼎鼎大名的上市企业康恩贝的董事长都只能认怂:

(我们)不可能去讨价还价,怕他们不给货。对方(指总经销方)一查就知道,知道了就断供,我们只能停产。

然后,涨价多少,完全看炒药客的心情。

这是桩利润丰厚的“买卖”。2011年时,有人炒盐酸异丙嗪原料药,据估计,获利近亿元。

3

简单看个案例。

在前面提到原料药“水杨酸甲酯”年销量不到200吨,但却是“伤湿止痛膏”、“风油精”、“活血止痛膏”等药品必需成分。

武汉一家企业就打了歪主意。

他们稍微了解下后发现,全国只有陕西华阴的锦前程公司、广东佛山的中南药化厂生产“水杨酸甲醇”。原本下游制药厂可以从这2家企业直接买,或者从他们的经销商买。

武汉这家企业在2015年取得锦前程公司、中南药化厂的独家经销权,开始全面操控“水杨酸甲醇”销售。

比如,双方约定,锦前程公司交出所有原客户名单,武汉方面负责销售,锦前程公司不得再直接卖“水杨酸甲醇”给任何客户。

随后,武汉方面开始大规模控盘,很快拿到“水杨酸甲醇”100%市场份额。

收割时间到了。

武汉公司把“水杨酸甲醇”价格由每吨2万元左右涨到6—50万元,相当于提价200%-2400%!

它还要求其他药厂不能转售,对那些没有就范,没有购买“水杨酸甲醇”的,在估摸着用完库存时,就不断向药监部门举报,说它们用了假药水。

更可恨的是,武汉这家公司还继续对下游厂家进行盘剥。

比如,当时,生产“活血止痛膏”的全国只有湖北舒尔迈康药业有限公司、安徽安科余良卿药业有限公司。

它通知这2家企业把“活血止痛膏”全国总代理交出来,否则就断货,最终,安科余良卿药业就范,而舒尔迈康药业拒绝,被停止供应“水杨酸甲醇”,几近停产。

武汉这家公司的吃相太难看,最终在2017年遭受反垄断调查,被处于220多万元罚款。

4

但实际上,这样的炒药客很隐蔽,而且可以更换马甲,查处难度很大。

这次马来酸氯苯那敏刷屏,就说明炒药客依然活跃。

这种疯狂炒药最终买单的永远是普通人。

其一,成品药价格急剧攀升。

去年,云南白药出厂价提价30%,其解释的原因就包括原料上涨。

更多普通药走在涨价的路上。

其二,一些药品,包括救命药出现紧张,甚至一药难求。

2017年6月,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公布名单,共涉及合同1004个、品规512个未履约,其中,711个是急抢救、临床必用药和基药、低价药。

尽管之后官方辟谣这些药品并未“全省断供”,但是仍然坦诚,小儿氨酚烷胺颗粒、磷酸川芎嗪片等2个品种全省配送率低于10%。

今年年初,内蒙古自治区药械集中采购中心发布通知,取消14个药品的挂网资格,涉及7个厂家均“递交全国统一不供货承诺函”,有解读,这14个药品全国断供。

事实上,这些年来,治疗白血病患儿廉价救命药巯嘌呤片就发生过断货。其他像心脏病手术必用药鱼精蛋白、青光眼手术用药丝裂霉素、治疗儿童心功能不全的地高辛口服液等救命药短缺,甚至断货的情况时有发生。

5

更可怕的是,连葡萄糖是这种有近5000个批文的大品种原料药,也出现被垄断的苗头。

甚至,业内最新消息,已经有人在找做葡萄糖吊瓶的玻璃瓶生产企业谈“包销”了。

真是,丧心病狂!

这次我们不能只呼吁救救孩子了,应该想想怎样救救自己。

毕竟谁能一辈子没个头痛脑热。

放任炒药,恐怕在将来,我们会无药可用。  

在高药价面前,人人患上“穷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