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郑州医疗圈的一股清流,医生们追求的状态莫过于此

一个牛逼的人,一定是懂得跨界的人.。

近两年流行跨界,演员跨界歌手,歌手跨到相声圈,就连马云也体验了把演电影的瘾…

提起演员、歌手,身上带的是八卦、娱乐、轻松的标签,但说到医生,你会想到什么呢?

“白衣天使高大上,治病救人伟光正”的形象跑不了,文能提笔写文章,武能拎刀做手术。

医生整天跟生死打交道,难免形成严肃、板正、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形象。

那,问题来了:如果医生要跨界的话,会跨到哪儿呢?

郑州的这个医生给的答案是:演员。

1

 

郑大一附院甲状腺外科殷德涛教授,堪称“郑州医疗圈的一股清流”,还是清澈见底那种。

演得了电影、搞得定学术、治得好病人、震得住学生,生活丰富、做人积极,这大概是不少医生追求的状态。

▲殷教授演过的角色

 老蔡问殷教授:作为一名医生,为什么会想到演电影、电视剧呢?

“我想活得更丰富多彩,感受不同职业的魅力,从别处汲取营养,补充到自己的主业上。”殷教授如是说。

从别处汲取营养补充到自己主业”并不是一句空话。

有时候一个镜头演员要演很多遍,殷教授在片场观察到,他们并不是简单地重复,是在用心刻画角色,每一次NG,都是不断调整和认知角色的过程。

“手术也不是简单重复,即便同种手术,每个人情况不一样,不能用一个套路广而代之,精准化和个体化是外科大夫要时刻注意的。”

殷教授乍看上去,并不是帅得冒泡那种类型,相处之后,你会感受到他身上那股阳光、自信、和儒雅的气质。

通俗点讲,就是耐看、顺眼,这大概也是殷教授为什么能兼职演员的原因之一,架不住人家上镜呀~

有人这样形容殷教授:

医疗圈中戏演得最好,演艺圈中病看得最棒。

 尽可能用业余时间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感受不同职业的内容,学习其他行业优点,是殷教授一直以来秉承的生活态度。

 “业余时间”如此,那非业余时间呢?这就说到了殷教授的“主业”。 

2

 

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非得给个理由的话,可能是充分开发了那1%的天赋,且流了99%的汗水。 

殷德涛是郑大一附院甲状腺外科主任医师、教授,留美博士后、博士生导师,郑州市青联常委,河南省青联常委。

学术成就是对一个医生本职价值的认可,殷教授是多家国际、国内杂志的特约审稿人、编委和通信编委。主持了很多大型科研项目,发表过上百篇学术论文。

▲殷教授发表过的论文

仅45岁的殷德涛,已经是河南省青年中的领军人才。

每个行业的人都有一个衡量尺度和标准,除了学术成就,评价一个医生还有一个更简单粗暴的方法:患者数量和口碑。

殷教授现在每天预约门诊量在200个左右,这个数量基本上是其他三甲医院同类专家的2倍。

殷教授从早上8:00开始接诊,到中午1:30才顾得上吃饭。期间为了避免上厕所,殷教授不怎么喝水。

看过这么多病人,却没有发生过一起投诉,口碑相传,慕名找殷教授看病的患者越来越多。

▲殷教授带的留学生

如果说知识不断输入是殷教授“保鲜”的法宝外,那知识输出则体现了他的一份责任感。

殷德涛作为博士生导师,带过很多学生,这些学生有来自国内各地,还有来自格林纳达、毛里求斯、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国家。

3

殷德涛看病人、搞学术、带学生,还演电影、做科普,全国各地参加学术会…

有人就有疑惑了,同为医生,你哪来那么多精力干这么多事呢?

殷教授说:“其他时间不好说,唯一我能把握的时间是早上。”

他的生活节奏:

  • 每天五点半起床,到操场跑5公里(家离操场近),除非下雨下雪操场封闭,这个运动习惯坚持了差不多有10年。

“你看我的身材保持的还可以吧。”

殷教授的身材,确实很棒。

同样的时间做这么多事儿,身体和精力非常重要,而运动就是重要的保障手段。

这么多年的运动,让殷德涛有充沛的体力和足够的精力应对繁重工作。

另外,“尽量利于业余时间做些不一样的事”。

这句话透露出,殷教授的节奏一定很紧凑,时间利用效率想必有过人之处。

如果说看病、学术、科研让殷教授紧张有压力的话,那作为演员去演个电影、电视剧,我想也不失为放松手段。

张弛有道,同样是殷教授带给老蔡的启示。

4

 

爱运动的人心态都不会差,对身体健康和精力产生直接影响的同时,运动对性格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

这种潜移默化在殷教授身上,则表现为对待患者的态度。

老蔡对殷教授印象很深刻的一句话,“你对面的是患者、是疾病,如果没有一个积极向上的态度,你怎么感染病人?”

确实是,患者受疾病折磨,本身已经是负能量集合体,如果医生再来点负能量,那结局会美好吗?

ps:谁说的负负得正!放学别走!

老蔡问殷教授,如何让患者信任且保持良好口碑呢?殷教授分享了他的两点看法。

首先,技术突出是核心。一定要在技术上让患者信服、满意,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人精我特”

患者来找殷教授的根本目的,是解除病痛。解除病痛靠的不是态度和服务,是医疗技术。

国内现有的甲状腺手术,殷教授这里都能开展,如全乳晕切口、经胸乳切口、经口腔甲状腺手术等。

原来只能在彩超室做的穿刺细胞学诊断,现在在殷教授门诊就能做,省事省力也省钱了。

第二点是要有“仁心”“爱心”,经常换位思考:如果我是病人,我会怎么样。

那么多门诊病人,到后半段该怎么处理自己的情绪呢?

殷教授说,“…虽然一天下来看那么多患者了,但后边的病人说不定已经等了更长时间,也许还有前一天就来了的患者。”

这样一想,你还有什么理由不耐烦呢?

做到这两点,基本上就会“虏获”患者的心了。

作为一名医生,治病救人、科研学术这两大目标算是毕生追求,如果期间能做点自己喜欢的“兼职”,丰富自己的生活,这大概是多数医生向往的状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