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诚法师翻案大反转:关键证据缺失被指有预谋

若果如举报资料所言,大和尚枉顾戒律。

那么,身为侍者都监的贤启、贤佳,并未劝止学诚大和尚?是否在第一时间知晓?知晓后为何不劝止大和尚?若非第一时间知晓,事后是否应及时对大和尚的不当行为提出质疑?是否默许了学诚大和尚的行为?

既然贤启贤佳已取得证据,当时为何不立即劝止大和尚?为何对此荒唐行为放任至2018年2月初?同理,既然掌握证据,为何2018年2月初仍知情不报,一定要等到2018年7月中旬,在世界佛教论坛于南山广化寺开幕之前夕,突然举报大和尚?

早已被剧透的结果一点也不令人意外,然而关键的证据却依然缺失,若按各方剧透的说法,短信确实是学诚法师手机号发出,但却无法证明当时发手机的是法师本人。

而多方传言称是学诚法师自己全盘承认了罪名,承认是自己发的短信。但是,被告人的自认不能作为定案的独立证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若定罪依据仅有法师自认,不能定罪,而且不能排除一切合理怀疑,因完全可以合理怀疑其是被远程控制了手机、他人盗用手机等等,然而这些怀疑并没有被排除。当然,也许官方有详实可信的调查过程而未公布,但仅就官方这简短的调查结果通报,尚不能服众,更希望看到证据详实,论证充分,能排除一切合理怀疑的调查报告。另,通报最后说关于实质性侵方面由公安处理。

虽然,发短信性骚扰完全不构成刑事犯罪,公安不会也确实没有立案侦查此事,而95页报告中所说对贤丙等的实质,举报人是否能拿出物证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公安若对此事立案侦查实际已超越常理,当然,结论尚不知晓,若最后查无实据很有可能直接不予立案。

虽然如此,严谨的公检法司法程序和普通行政调查毕竟不同,也许反而更值得期待。若公检法程序证明实质性性侵并不存在或完全没有证据支撑,95页报告就含有诬陷内容,那结局又当如何,拭目以待。

看最后的银行流水,第二行的时间,17年12月8日就打出来了,彼时贤启贤佳就在整理素材了,按举报信所说,那时候“性骚扰”还没发生呢,他们就开始收集整理举报信里需要的所谓的挪用款项的证据,动机是什么?是否之前有就存在分歧?值得深思

科普一下,中国寺庙里面,是没有法人的,没有法人就没有办法办理建筑手续,也就是说,基本上,中国的寺庙都是违章建筑,(除非,个人老板投资新型建的寺庙,有手续,再转手供养给和尚),国家的法律就存在着这个盲区。
反过来说,中国的寺庙的所有权,不为任何个人和和尚,产权是归国家的,无论你怎么建庙,最后的产权是属于国家。
四条罪名,据说条条都站不住脚。

反驳第一条(详见图二),发出短信的手机号是学诚法师当会长前用的,早已废弃不用,什么时候重新开始用的?电信局应该可以调取信息吧?只要有一条信息发出的时间可以证明学诚法师没有发出时间,就可以充分证明这个号码是被盗用的。请问,有调查取证过吗?另外,谁有本事拿到号码?侍者有充分时间和动机!查过吗?!

反驳第二条(详见图三),寺院没有法人,也就无法办理建筑手续,国家法律的盲区,这也怪得到学诚法师头上去?中国寺庙的产权是国家的,造寺庙建筑对学诚法师个人没有私人利益,只有多事多受累,他出于什么动机建寺庙?只有弘法度众生这一条。这有什么罪?

反驳第三条(详见图四),龙泉寺转过1100给普济寺,普济寺分多次将钱转入个人账户,这个关键点为什么不查清楚?但这是最好查清楚的吧?为什么不公布证据?
反驳第四条,有没有DNA验证的实锤?没有,免谈。不然,这个社会就乱套了,看谁不顺眼就诬告人家性侵啊!感谢现代的DNA验证的调查手段,让很多人的恶行无法得逞。

另外,还在调查阶段的事,相关部门都还没出调查结论,国宗局就发公示,居心何在?

一诚长老曾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对师父有指导栽培之恩,师父讲”我曾于长老领导下工作八年,乘此胜缘,常得亲近长老,耳濡目染、深受教益“。这场法会,政府各界领导及海内外诸山长老参加者众多,各种应对礼节会很费时间精力。末学觉得师父当天上午理应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精力去频繁与贤甲师短信互动。
乃至师父当天由于大块儿的时间需要参加法会和与嘉宾交流,手机可能长时间没放在身边。或会给别有有心的人以可乘之机?

上文提到:“第二天,12月27日的上午,收到师父发来的短信……接着,这个号码在这一天当中又先后发了几条提问的信息……通过短信对话,贤乙说,看说话的口气,感觉对方不太像是师父,而我虽然不是很怀疑,但也觉得有些奇怪,特别是觉得,大家都说师父很忙,而且又那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怎么光在我两人身上就投入这么多时间呢?”

从这段话中有两点怀疑:一则当天师父短信互动投入了大量的时间,让贤乙师都觉得奇怪。而当天师父在参加并主法重大法会,应该不会有大量时间,同时心情应是悲痛庄严肃穆的。特别是当天上午,更应没大量时间短信互动。乃至在法会期间,可能一眼手机都不会看,乃至可能就没随身携带。

同时这么长的时间段,又正好利于伪造作案。

学诚大和尚一贯倡导的佛教去商业化早已经触犯很多人的利益,被这帮唯利是图的人陷害太正常了,社会上为了钱干尽坏事的人还少吗?况且在如此巨大的利益蛋糕面前,学诚大和尚早已收到过不知道多少威胁了。为国家和社会安定团结做出巨大付出和牺牲的人都在负重前行,他们值得我们尊重和敬仰,而不是随便质疑毁谤。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偷掉手机,用手机作案,伪造短信记录,这个太容易实现了。

一代高僧,什么样的世面没有见过,会发这种龌蹉的言语?

法师任佛协的领导,从常务秘书长到会长,已经数十年之多了。若存在非想,早都操作了,何必等到今天?而且这么巧,就会被那几个X贤发现?以大师的智慧,竟然会这么容易被发现?

在很多年之前,法师用手机回消息,解答疑虑,有时晚上很晚才回。

法师发微博、回复全国各地佛友的疑问,基本上每天忙到很晚,数十年如一日。
法师匡扶佛法、培育僧材,花费了巨大的心思。在寺院去商业化的过程中,法师功绩巨大。

正是因为法师如一轮红日一样带动佛法的兴旺,才不免遭人嫉妒、陷害。

达摩被投毒、憨山大师入狱、虚云大师被毒打。大德被陷害,正是人心所现,娑婆世界。

相关

贤佳与贤启诋毁学诚大和尚事件的十点疑问

本文来源:
https://tieba.baidu.com/p/5854161259?red_tag=0565447559

“学诚法师翻案大反转:关键证据缺失被指有预谋”的6个回复

  1. 学诚长老遇到小人陷害,当今这社会,小人挡道,实属正常。希望学诚长老遇到小人不要退缩。高峰论坛即将到来,以大局为重,以造福人类为己任!愿政府部门能够伸张正义,铲除邪恶!

    1. 政府部门不出面伸张正义,这个事恐怕难办了。龙泉寺8月初就公告说是诽谤,龙泉寺的意思也就是大和尚的意思,宗教局的公告是政府部门的意思,大和尚不会出尔反尔,言辞不会前后不一致。为什么用低级趣味的东西来赶走大和尚,到底谁会获利呢?到底是谁要赶走大和尚呢?

  2. 学诚亲教师:两个月来风雨降临,这都是该来的来了。我风趣的给您讲惟贤长老工作室的对岸是长江和嘉陵江的汇合处“浊者自浊,清者自清”。那里汇合处,是泪汇处,也是世出世思想的集会分别之处。
    十几年的求教,感知师父:“为人师表以身作则。严于利己宽待他人。”面对这一切您毫不含糊“清者自清”,我多么希望习主席对这一大事件给与大力支持呀!多次想写信给主席,但僧内的事情不好参与,也得不到真情者的支持。只能眼看着时间就这样的过着—多么渴望中国佛教协会建立一个具有实力性的调查小组,能给予清楚地真相大白。渴望啊!

  3. 这段文字实在是维护佛教正义,凡事都要依铁证,佛陀在世,有人举报犯罪嫌疑人的僧人,佛说必须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举报都需要事实证明,无有丝毫的如果或者不肯定词汇。所以这段论证希望能够收到国家宗教局政府各部门重视,重申此案,佛门不幸,损失惨重,社会对于佛教的伤害太大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