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价格的大幅上涨不可避免(深度分析)

来源 | 老邓的财经茶馆

责任编辑 | 包不同

最近,山东寿光水灾导致菜价大涨的消息很火,俄罗斯传来的猪瘟导致猪肉价格大跌也很火。猪瘟一旦过去,价格就会回来。蔬菜食品价格上涨,应该是大势所趋。

不过大家也不必过于担心,因为水灾对菜价的影响是暂时的,主要是对寿光本地。拿北京来说,菜价虽暂时大幅上涨,但立刻加强从河北的进货,菜价已经走稳。不管怎么说,寿光的损失是最大的,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还是多种原因的复合,我们都要对寿光人民表示深切的同情,并尽量施以援手。

寿光水灾是否影响全国菜价?总体来看,影响力并不大。从北京来看,夏季北京市场上的蔬菜大多来自北京以北的地区,到了秋季,才由北京及北京以南地区供应。到了十月,山东蔬菜会在北京大量上市。因此,目前寿光大水会影响山东的菜价,但对其他省份影响较小。

那为什么全国菜价普涨呢?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感觉,数据也是这样。根据农业农村部“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价格信息系统”监测数据显示,8月24日,菜篮子指数为105.17,而6月24日菜篮子指数为95.80。进入7月以来,菜篮子指数的涨幅已超过9%。

《中国经营报》记者根据农业农村部公布的数据,统计了今年6月22日和8月23日的全国36个大中城市蛋、菜平均零售价格(单位:元/500克),变动幅度如下所示(幅度较大的我加了红线)。

总体来看,涨多跌少,大涨小跌。

农业农村部在8月24日发布的《前7个月农业农村经济运行平稳向好》文章中也说:预计后期,受消费回暖、气象灾害等多种因素影响,蔬菜、鸡蛋等鲜活农产品价格或将震荡上行。

实际上,食品价格已经好多年不怎么涨了

比如,猪肉价格,2012年底的生猪出栏价是一公斤17元;我承认当时属于高位。但经过了将近六年,目前的出栏价一般不到14元/公斤。也就是说,经过了六年,猪肉价格没涨。

鸡蛋价格,2012年8~-12月,全国平均价格为9.00元/公斤,目前(2018年8月下旬)均价是9.9元。也就是说,经过了六年,鸡蛋价格上涨10%。

大白菜价格,2012年8月11~2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50个城市的均价是3.40元/千克。

后来这些数据不发布了。上统计局网站,很多图表都停留在几年以前。所以我只能搜索,结果显示,各地大白菜价格基本上在0.8~4.5元/千克。在大城市中,北京还是比较便宜。

在过去六年,蔬菜中最重要的品类:大白菜的价格,很有可能是下降的。

大米,2012年8月全国均价在2.5元/斤左右,现在是2.7元/斤。上涨10%。

小麦,2012年8月全国均价1.0元/斤,目前1.2元/斤,涨幅20%左右。

要全面衡量过去六年的食品价格情况,国家统计局有”全国农产品批发价格指数“之类的指数,但这些指数中的各个细分品类的权重会总变,所以长期来看不具有参考价值。所以老邓才费了一些时间,查询了重点品类的价格变动情况。

总的来看,过去六年,食品价格虽然的综合涨幅比较小,在10%以内。

这可能和很多人的直觉不符,因为很多人感觉食品价格的涨幅好像没这么小。这是因为人工成本、运费、税费都在上升,因此就算是网店,价格都会有明显上涨,所以终端产品必须涨价,我们感觉的涨幅也就较大了。但总的来说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尤其是大多数人的收入增长,快于食品价格的上涨,所以并不感到有多痛苦。

另一个佐证是看国家发改委每年公布的粮食最低收购价。2012和2018年的数据如下表所示。

经过了六年时间,中晚籼稻收购价上涨一元(请注意这是以50公斤为单位),粳稻下降十元,小麦上涨十三元。总体来看,现在的最低收购价,和六年前基本持平。而且,很多地区就是按最低收购价收的,2018年的价格还低于2017年,这反映了国家的意图。

那农民怎么办?

这就得算算一亩地农民能挣多少钱了。

以水稻为例,一亩一千斤,每斤按1.3元计算,能收入1300元。但种子、农药、化肥需要支出400元,还剩900元。如果雇人平整、催芽播种、施肥、除草、收割,每亩的成本至少600元。也就是说:每亩土地如果农民自己在家干,牺牲在大城市打工的机会,一年下来,一亩地可挣900元。如果雇人干,可以挣200多元。

小麦也差不多。这就是一年一亩地的收入。

如果土地贫瘠,粮食产量低,很多地方是赔钱的。

如果你是农民,还愿意种自己那几亩地吗?就算雇人,恐怕也不想耽误工夫吧。因为如果去大城市打工,一个月少说好几千,如果有门手艺,一两万都不止。就算租房、吃饭用掉了很多钱,只要稍微节约一点,每个月的纯收入都要远远多于在农村种地。

而农民不挣钱,三四线城市的消费怎么可能起来?经济怎么能好?

这,就是广大三四线城市和农村人口持续涌入一二线城市的重要原因。

当人们纷纷涌入大城市之后,大城市的经济就进入了“良性循环”,从而进一步吸取小城市和农村人口。中国过去二三十年的经济,就是这么循环的。

可惜,风水轮流转,中国农业被剥夺的日子,很可能要结束了。邓元杰估计,2018年下半年,以中国外部环境的恶化和寿光水灾、俄罗斯猪瘟为标志,农产品价格将掀起上涨的浪潮。

主要有以下理由。

一、看看M1、M2过去六年的增长率,如下表所示。

过去将近六年,M1增长73.84%,M2增长82.33%,而农业的收入停滞不前,这正常吗?

至于M0的增速慢,说明流通的现金增速慢,这恰恰是贫富差距扩大的一个证据。

二、房地产本来是一个容纳资金的池子,但现在国家始终在打压。

但就算是严厉打压,过去两年三四线城市大涨,一二线价格坚挺,由此可见放水之多,让房地产总体是多么强势。好吧,现在这个池子国家始终在严厉控制,水会流向哪里?

嗯,也有可能流向股市,股市也必然会承接一部分货币,但是中美关系似乎对农产品上涨更有利。

三、2018年春天以来,尤其是夏季以来,国家在大力鼓励银行对实体经济贷款,承接地方债,M2增速又有上升趋势。

下图是过去几个月M2的增速,可以看出随着国家在七月份的明显放水,增速有扩大趋势。

四、为了压制食品价格,我国始终在加大进口粮食和肉类,为此消耗更多的外储,但外汇储备已经越来越紧张了。

我国的外储在2014年曾达到4万亿美元的高峰。但后来快速流失,国家不得不在2015年下半年启动各种外汇管理措施,并干预市场汇率。凭借雄厚的外储和贸易盈余,我们稳定住了汇率,但外储始终在3万亿美元出头晃悠,并没有随着贸易盈余而大幅增加。2018年7月,我国以美元计价的外储规模为31180亿美元,环比上升59亿美元。

按说这是个好事,我国也经常处于外贸盈余状态,但是为什么人民币汇率在最近两个月从6.4跌至6.95?我们可以动用的外储到底有多少?在各种对外投资中的潜在损失是多少?

情况恐怕不容乐观。

当人民币跌跌不休时,2018年8月24日,央行再次启动“逆周期因子”,人民币兑美元又升值到6.81。之前在8月8日已经对14家人民币中间价报价银行吹风,要求防范“羊群效应”和“顺周期行为”。但是“逆周期因子”到底是什么?央行并没有对外解释它到底是怎么计算的。

我个人认为,逆周期因子短期有用,可以支撑汇率,但长期来看,只能继续消耗我国的外汇储备。

不管汇率是否撑得住,不管我们从美国还是巴西、俄罗斯进口农牧产品,如果国内价格不振,农民积极性起不来,我国都必将继续消耗大量外汇用于购买粮食和肉类。由此,对汇率的压力就会加大。

与此同时,在国内的财政和货币宽松的环境下,国内农产品价格还会上升。如果汇率相对稳定,国内外农产品的价格就会越差越大,从而引发更多的农产品进口,消耗更多外汇,而国内的农牧业还将进一步被进口产品打击,这是不是恶性循环呢?

关于农产品价格,邓元杰早就看涨了。我不是幸灾乐祸,因为我也是价格上涨的受损者。但如果按照国家的做法和经济规律分析,趋势就是如此。比如我在2016年10月份就转过文章《一线房市必金枪不倒,中国经济将持续定向通胀》。2017年8月又写过一篇:《越折腾,越通胀 —- 详解“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方案”》,本文中的很多结论我今天看了,都很惊讶当年我怎么看得那么准。2017年12月又写过一篇:《去杠杆之后的2018年》,里面得出结论:2018年将是通胀再次大规模启动之年。

为什么我当初会得出这些结论?因为压制价格只是暂时的;M2在增长,价格压制得越狠,以后上涨将越剧烈。

今年5月份,我又写了一篇《回答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通胀环境下老百姓该怎么办?》,里面提出了三大建议:

1、尽量把人民币换成实物。

2、刚需尽量早买房。

3、买优质股票。

前两条都很及时吧?尤其是房租大涨的今天。我自己是身体力行的,只是第3条有些坑。由于各种原因,我国股市始终起不来,我承认我当时过于乐观了,对此向大家郑重道歉,我自己也被套。但是手握优质股票,这段时间跌的并不多,而一旦大水漫灌,优质股票就会雄起。

顺便说一句,我没有鼓动大家买股票的意思,只是投资要多元化一些。

回到通胀。随着我国一二线城市房租的大涨,以及菜价的明显上涨,以及7月份CPI同比上涨2.1%、PPI同比上涨4.6%,现在所有人都应该看清了吧:通胀早已在路上。

而且,“去产能”和环保已经导致上游价格大涨,现在只是通胀从上游向下游传导,在蔬菜价格上体现出来而已。由此可以得出结论:通胀已经从上游传导到下游,食品价格的大幅上涨,将不可避免。

这几天一些自媒体文章说我们要迎接“消费降级”的时代,在很大程度上确实如此。但也不必过于忧虑,因为:

1、食品开支在很多城市人的支出比例中并不大,因此对城市贫民可以适当补助。总体补助规模不会很大。

2、消费适当降级,并不算太难忍受。我这是说真的,绝大多数人并不是到了快饿死的边缘,好像一降级就挂了。虽然我的话好说不好听,但想想是不是这个理?过去要经常吃鱼吃肉,现在减少一些行不行?中国人爱吃很多菜,但从营养上看没必要,减少一些行不行?大米伴酱,馒头伴咸菜,多吃几顿又怎么了?

当然,我承认没有人愿意消费降级,我自己也不愿意。但我写文章要尽量客观理性,过去多年的政策,我国日益险恶的外部环境,都让通胀不可避免,消费品价格的上涨不可避免。我们无法影响国策,只能调整好自己,以期在未来抓住机会。写牢骚文章很痛快,但我并不想这样。

3、一部分从农村来的新城市人将回到农村,有利于城市物价和房租的稳定,从而有利于城市人的生活。

4、物价总体上升之后,工资也会上升,从而减少消费降级,甚至会重新带来消费升级。

关于通胀,我始终有这样的观点:

1、如果不断放水,则不可能控制住价格。

2、就算通过严厉手段,暂时控制住某个领域的价格(如房地产),但不可能控制住所有领域。

3、那么,物价上涨必然在一些领域得到体现。现在和老百姓密切相关的领域,就是房租和菜价。以后恐怕还将有更多。

4、如果农产品大涨,客观上可以刺激中国农牧业的发展,保证粮食安全。当然,为了避免国内外价格差异过大,需要在汇率上有所牺牲,或者大幅提高进口农产品的关税。

5、如果农产品大涨,广大农民就是最大的受益者,而他们仍然是我国最多的一群人。因此,有助于减少贫富差距。

6、对于城市人来说,生活成本将大幅上升,当然是受害者。对此,国家可以通过补贴城市贫民,来缓解城市居民的压力。不过,我相信这种补贴不需持久,因为:

7、农民富裕了,就会促进一部分城市居民回流农村,从而客观上稳定了大城市的房价和房租,降低城市居民的生存压力。我记得很清楚,1985年以前农村出了很多“万元户”,当时有相当一部分城市女青年嫁到农村。只是这股趋势没流行几年,因为随即城市经济开始兴起,城乡个体户的腰包迅速超过了农民万元户。而城市经济的兴起,当然有利于城市人。

因此,综合来看:

8、如果农村经济真正得到振兴,反过来就会促进全国的内需,促进城市经济。

当然,唯一的副作用就是:如果这一轮走完,或许物价已经涨了至少三倍。而且,走完这一轮之后,下一轮怎么办?

这就需要进行更深层次的改革了,超出了本文范围,不再多说。但我相信,在新时代伟大思想的指导下,中国人民万众一心,一定能从胜利走向胜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