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回应“空姐遇害案”百万赏金风波

近日,浙江乐清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案,将滴滴公司再一次推上风口浪尖。

其实,三个月前的郑州“空姐滴滴顺风车遇害案”至今也并未解决完满:当初滴滴曾在发布的征集线索公告中承诺的百万赏金,至今还没有兑现发放。早在6月2号,滴滴曾就赏金发放一事对中国之声回应称,“经公安机关确认对案件侦破有重大帮助后,将尽快把奖金给到最合适的个人或团队。”

6月13号,滴滴曾发布消息称,滴滴出行已经委托北京环球律师事务所全权保管100万元线索资金,以及与线索提供人的后续沟通和奖金发放工作。如果在9月1号仍无公安机关确认有效线索,这100万元奖金将直接捐赠给公安部主管的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

但是至今百万线索赏金仍没有发放,究竟是遇到了哪些困难?这笔赏金到底算数不算数呢?滴滴面对各方质疑又是如何回应的?

缘起:一纸公安机关证明引发的扯皮

郑州“空姐遇害案”虽然至今已过去三个多月,但是滴滴并未将事情完满解决。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9月1日报道,打捞犯罪嫌疑人尸体的郑州水上义务救援队,因滴滴公司拒付其百万悬赏金,已将滴滴公司告上法庭。

滴滴此前称,已委托北京市环球律师事务所全权保管100万元线索资金并处理后续事宜。记者拨通了该律所主任刘劲容电话。

刘劲容:“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们不接受采访。客户(滴滴)没有给我们授权,而且现在(救援队)也起诉了,我们就更不便于发表意见了。”

刘劲容透露,至今,就线索的确认等问题,郑州警方和律所从未沟通过,救援队也没有向律所提供过,警方确认其提供了有效线索的证明。

刘劲荣:“打捞队去找过当地的公安机关,我们了解的情况是,公安机关不给他们开(证明)。”

记者:“过了今天,你们是不是就会把奖金捐给基金会?”

刘劲荣:“这个就是滴滴的决策,不是我的决定了。”

而对于拿赏金需要开具证明,郑州水上义务救援队队长牛振西表示,打捞时的照片和视频都是证据,还有公安机关给救援队的邀请函和保密协议,不明白为什么还需要所谓的证明。

牛振西质疑:

公安机关给我们的有邀请函,有保密协议,有我们把嫌疑人打捞上岸的照片视频,还有我们在完成施救的现场,刑侦人员和我们一起的合影,这是不是证据?

牛振西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公安机关没有必要再开什么证明。牛振西表示:“这是在“绑架”公安机关,你自己的悬赏公告,为什么非得让公安介入呢?当地公安机关也不说开,也不说不开,当地机关给哪一个滴滴公司所说的所谓的3000多位线索提供者开证明了?滴滴公司提供的所谓的三千人的线索,有没有结果?我们是自始至终在搜寻滴滴司机(犯罪嫌疑人),一直到完成把他打捞,并把他交于公安机关,这是不是重要的线索、重要的证据?别的人有没有提供嫌疑人的证据,视频或者图片,或者找到他本人?就是公安机关破案, 是不是要找到他本人才能算结案?这是不是证据,如果没有找到疑犯,这个案子能破吗? ”

而对于滴滴方面和救援队之间的纠纷,郑州警方的态度有些暧昧。案发地郑州市公安局航空港区分局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嫌犯的尸体的确是打捞队打捞上岸的,但打捞上岸的地点并不在他们辖区。

航空港区分局相关人员表示:“也不是我们不给他开,因为这个情况有些复杂。这个线索,有些情况我们真的没法说。简单说,在我们辖区没有打捞出来东西,后来(尸体)漂到另外一个辖区,另外一个辖区通知的打捞队。他打捞上来的时候不是在我们辖区,所以他们应该找另外一个辖区,让他们出证明。”

详细情况,案发地公安机关的相关负责人只表示不便透露,让记者联系郑州市公安局宣传部门,但记者多次联系宣传部门的相关人员,未得到积极回应。

滴滴回应:那么多人看着呢,躲不了

就兑现赏金的进展情况,记者近日多次询问滴滴公司,但没有得到对方的正式回应。不过,滴滴公司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公告发出去了之后,短短几天就有几千条线索,其中,打捞队是把人给捞上来的,但是这些线索最终也要警方做认定才行,包括打捞队在内,拿不到这笔赏金也是因为没有警方官方的一个认定。如果到时间没有认定的话,这笔钱是会给到一个见义勇为基金,弘扬正能量。所以这笔钱肯定是要给出去的,也不存在失信的说法。

此外,针对删除道歉和悬赏公告的外界质疑,这位内部人士承认滴滴方面删除了悬赏公告,但是应警方的要求,而那封道歉信,滴滴方面根本就没有在官方微博发布过,当时着急发布回应,滴滴只是发给了几家关注此事的媒体。

“如果要证明在官方微博上删除了,找个截图就行,以前发的和删除后的一对比。现在所有的信息源都说滴滴删除了道歉信,但是全没有对比过,互联网时代所有事情都有迹可循,滴滴如此大的一公司,要是搞这种小动作也太傻了。”

这位内部人士还表示,“现在大家都在看着这笔钱的去向,躲不了。9月1日到期后,这一百万应该是2日才会转到基金会那边,具体沟通事宜由律所来负责。”

滴滴的“多事之秋”

监管部门:将继续保持高压整治

近日,滴滴公司的确陷入“多事之秋”。8月29号,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在关于网约车市场整治情况的通报中表示,在市交委调查取证过程中,滴滴公司曾多次以需要向总部申请为由拒绝、拖延提供车辆、订单等数据信息;在签收执法文书时也多次以“没有时间”或者“不知道”等理由搪塞并拒绝签收;对于已经生效的处罚决定,滴滴公司也不按期缴纳罚款。

滴滴司机直播偷拍

目前,滴滴平台已有29宗违章案件将到强制执行期,如果滴滴平台仍拒不执行处罚决定,待法定期限届满后,广州市交通部门将依法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当地交通部门重申,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共享经济也不是违规经营的灰色地带,对于网约车市场存在的违规行为,将继续保持高压整治。

来源|中国之声“新闻纵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