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北京大叔,拍下80年代的青春,美好到让人落泪!

女声国语版《光辉岁月》

一个人最真实又无所顾虑的样子 ,就是学生时代的模样。

中学,一个如梦如画的时代

清纯美好,有苦有乐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

现在的中学还有80年代的影子吗?

任曙林出生于1954年,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也是在胡同里长大的孩子。

相机在那个年代非常罕见,但是因为他的父亲热爱摄影,1964年他买了一个上海折叠式相机,后来因为文革放弃摄影,这个相机任曙林没事就抱着,当宝贝一样疼。

中学毕业之后,他当了一名工人,之后也换过其他工作,但是摄影这件事却一直坚持下来。

《八十年代中学生》是在他25岁那年开始创作的。

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1979年,他突然有种想法,想要记录下来,于是前后跑了高教部,校长室。

因为好奇他能拍出什么片子,决定给他发一张监考证。

拿着这张监考证,三天时间他拍摄了北京七所中学。

正是在这些孩子身上,他读懂了摄影的意义,不同于大好河山的壮观风景照,“中学生们就像个精灵,他们太灵动了,浑身的毛孔、触角都张着,他们背后都长了眼睛。”

总有个镜头对着自己,刚开始的时候同学们是抗拒的,前一秒在笑,在他举起相机的那一刻,笑容和肢体都变得拘谨。

头一个学期他的目的是为了融入,一学期过后,同学们便将他的镜头视为空气了。

在学校拍摄,只要不影响上课就可以,所以除了上课时间,其他时候你都可以在他的照片里找到自己学生时代。

体育课上。

放学后的打扫。

午后的阳光里。

越拍越有想法,他说:“有人说人的手的表现,比脸还丰富。我通过拍照发现,人的手有时候也可以做掩饰,戴面具,但是脚做不了假,所以我拍中段、后脑勺,有这就够了。”

局部的拍摄有人会和色情挂钩,但是他拍出的照片,虽然你能看到的很局限,但是都有一个完整的故事。

如他所说,中学正是一个好动的年纪,他们的每一块肌肉都会讲话。

为了让孩子们释放出天性,他说服校长、家长,由他带领学生组织去春游。

心里装的事少了,心灵自由了,人的天性就释放出来了。

1987年以后,中国的中学生身上的花裙子,变成统一的宽宽大大的校服,1989年之后,任曙林停止了这个系列的拍摄。

一直到2011年《八十年代中学生》才第一次展出,参展的人小到中学生,大到四五十的中年人都有,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其中有一名来观展的人看着看着就哭了,原来她和照片里的男孩悄悄地早恋,后来一起留学,结婚,最后缘分走到尽头,和平分手。

她说,“本来以为青春已经不在了,没想到原来青春还活在这些照片里。”

10时间

300卷胶片

10000多张照片

拼凑出一个如梦般美好的真实年代

北京的7月

蝉声此起彼伏

柳条儿摆动却没有风声

默念背诵的窃窃声

断续地传进耳朵里

那时候

盼着新学期的到来

班里的课代表抱着一摞摞新书到来

那时候

优等生的“课堂”

比老师还要受追捧

那时候

做值日的时候

总是有个人站在你身边

提醒你小心小心再小心

那时候

狗尾草做的戒指

里面藏着一个爱慕的人

那时候

流行的风格

现在依旧复古的好看

那时候

三五成群

心眼是多余的东西

那时候

情窦初开

很多话不能言语

却心灵相通

时过境迁,这些照片却不过时,不仅是照片里的容颜和身姿美得让人羡慕,更多的可能是按下快门时定格的那个年代,太过美好。

那时候没有手机

昂首挺胸就是青春的样子

那时候没有知名的潮牌

灵动的白裙、朴素的白衬衫

就是青春的样子

那时候觉得第二天的考试

是道越不过的坎

巴不得有种魔力

可以睡一觉就长大十岁

十年后才明白

十年前的日子是最美的时光

那就是青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