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初探之第四章:不盈

作者:东湖读鱼

《道德经》初探之第四章:不盈

各家对这章的白话译文相差虽不远,但断句却有异。 有“道冲而用之,或不盈。”的;也有“道冲,而用之或不盈。”的。我看他们都不对,我的学历很高,凤卧初级中学毕业文凭,可不是闹着玩的

下面看我对本句的点断:“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有一本说这章的“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应该要移到第五十六章,信服之

读本章“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

统观之,都是在释“道”之广大深沉久早。“冲”,以水灌注也;“用”,《说文》解为“可施行也”,但“用”在甲骨文金文里是“桶”的本字,商周时认为桶是很有用的,因此假借为“用”,后来到周灭秦兴时,“用”的本义也随之消失,因此小篆加了个“木”“”,造出了“桶”字。老聃写《道德经》时,那时小篆隶书楷书行书们还没出生呢。是故可“桶”可“用”,而“用”字在本章作本义“桶”用;“盈”,满也;“或”在此作连词,无义。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大略说:“‘道’(太大了),以桶盛水灌注之,(怎么灌都灌)不满。

以此句看来,老聃认为“道”是大到没有边的,因此“不盈”。后句的“渊”与“湛”都是“深”的意思,深渊,深湛(深湛一词出自《汉书.扬雄传》:“…默而好深湛之思。”),道深到什么程度?老聃说:“我不知道他是谁生的,但我知道他年龄比天帝还要大!”其实老聃是知道“道”是自己形成的,有第二十五章【混成】为证:“…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已经是最大了,大到了无边的程度,你说他能“法”谁?只好法自己了。

但据说老聃是很幽默的,说的也是,但凡饱学之人,都极富有幽默感。是故他老人家幽了关令尹喜一默,故意说“吾不知其谁之子”,抖了一个包袱,然后缓缓笑道:“好像比天帝还要早出世哦。”说得函谷关令尹喜一愣一愣的像个二愣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