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开口唱哭无数人:回头多少秋,偏偏喜欢你!

文:水木君 | 来源:水木文摘(ID:mweishijie)

秋天该多好,你若尚在场。

第一次听你唱《偏偏喜欢你》时,就被一抹淡淡的哀愁,缱绻的深情,绵绵的相思感染了。

“偏偏”这两个字,明明那么倔强,又那么固执。

就像你眉间消散不去的愁绪,眼眸中流露的忧郁深情。

“旧日情如醉,此际怕再追。偏偏痴心想见你,为何我心分秒想着过去,为何你一点都不记起,情义已失去,恩爱都失去,我却为何偏偏喜欢你……”

多少人只见你清逸俊朗的外表,在你忧郁哀婉的嗓音下,还藏有一颗真挚的心灵啊。

如果现在你还活着,刚好也满60岁了。

有人说,人生中至少会遇见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你就像黑夜中璀璨的流星,留下惊鸿一瞥的光彩,让人再也忘不了。

80年代初是你最辉煌得意的时候,街头巷尾处处飘荡着你柔情似水的歌声。

那时候,很多人都把你和谭咏麟、张国荣、梅艳芳并称“谭张梅陈”。

你和哥哥一样,出生富裕,清雅贵气浑然天成。眉眼如画,都是“浊世翩翩佳公子”。

然而,你虽得父亲的欢心,却因常年和母亲相依,性格内敛而桀骜。

父亲希望你努力学习,继承家业。可你从小就不喜欢学习,偏偏热爱音乐。他还是把你送进美国三番市音乐学院进修。

19岁时你参加某个音乐比赛,一举夺冠,开始引人注目。21岁时一曲《眼泪为你流》让你初露锋芒,还拿下了十大中文金曲奖。

年少得志,出身优渥,未经过世事的沧桑,你身上总保留着最初的干净。

《小王子》里有句话说:“使生活如此美丽的,是我们藏起来的真诚。”

你待朋友一向真挚友善,梅艳芳曾夸你是个纯真的大男孩,厌恶虚假做作,活在自己干净的内心世界里。

然而,总有人质疑你和他们的关系,还拿你和哥哥作对比。

你当然特别生气,“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爱把我和他比,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互相欣赏彼此,我们的关系没有任何问题。”

事实上,总有一些小人喜欢捧高踩低,巴不得看见别人狼狈不堪的模样。

那时,你和哥哥,还有翁静晶还一起拍过一部电影《喝彩》。

外人都津津乐道你和翁小姐的花边新闻。

在戏里你们是情投意合的荧屏情侣,戏外你们男才女貌,确实很登对。

听翁小姐说很喜欢《涟漪》,你毫不犹豫就把那首曲子送给了她。

“生活淡淡似是流水,全因为你,泛起了涟漪……”这首歌总让人联想翩翩,却又温情满满。

在翁静晶的生日上,你还当场为她演奏助兴。

一首《今宵多珍重》让她感怀至今。

“愁看残红乱舞,忆花底初度逢。难禁垂头泪涌,此际幸月朦胧。愁悴如何自控,悲哀都一样同。情意如能互通,相分不必相送……”

多年以后,翁小姐回忆时还感慨道,“如果我当时懂他的话,他不会那么难过。”

这段美丽的故事,随着翁静晶嫁给他人妇而告终。

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的遗憾,你总是那样温柔的人,从不舍得伤害朋友。

你说,“我知道她要是爱一个人,是会一心一意的,我不希望伤害任何人,我只希望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或者,真正的缘分,不只是初次见面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而是历尽沧桑后发出“认识你真好”的心里话。

在你去世20年,亚洲博览馆曾举行过一场盛大纪念活动——《拉阔思念会永恒的爱陈百强》,杨千嬅、梁咏琪等所有歌手都穿着你生平最喜欢的紫色衣服出场。

真好啊,不只是我们还怀念着你,还有一些朋友也在纪念着你。

你一生都在用情歌安抚别人,却无法治愈自己。

翁静晶曾说,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你幽幽怨怨像雾像花。

虽然你们俩从没吵架,但你心情阴晴不定,心头笼罩着绵绵的阴雨,漫长地困在这境界跳不出来。

我们多想把你从这愁闷的情绪中扯出来。

你那么聪颖的一个人,为何却生活在情绪的潮涨潮落里?为何深陷在痛苦的泥沼里不能自拔?

多遗憾,我们那时并不了解抑郁症,并不懂得你的愁闷。

就因为狗仔队时时见不到你的踪影,你又不屑于笼络,他们就添油加醋的胡写一通。

什么迟迟未婚有隐情,什么创作江郎才尽啊,看见你频繁进出医院,竟然还把肝炎误写成艾滋病。

这些捕风捉影的报道一次次把你推到浪尖上。

他们这些噬利如血的苍蝇,只敢煽动吃瓜群众的情绪,从中大捞一笔。

你醉心于音乐,又对是非包容,就随别人说去吧。

80年代中后期,乐坛新人不断涌现,你的压力与日俱增。

你曾经说过,唱歌是你永远的兴趣,你不会退出歌坛。

然而,世事未料,被迫无奈,92年你还是宣布了正式退出歌坛。

没过几个月,你就被发现以酒送服安眠药,被送进医院。

昏迷17个月后,还是走了。

耗尽我这一生

触不到已跑开

一生何求

迷惘里永远看不透

没料到我所失的

竟已是我的所有

没人懂你的愁苦,当你关起门来,将所有的情绪都诉诸于歌曲创作时,那时的你才是最快乐的。

眼泪在心里流

此际怎么开口

前事在心里飘浮

情意令人太难受

眼泪在心里流

如今听来,这些婉转悲戚的旋律,总教人心疼。那些隐蔽的伤痛,那些人生愁苦,什么时候才能像春水一样匆匆流逝啊。

功与名、荣与辱、悲与喜……生前这一切,都化为寂寞的身后事。

香港从前有个一位很贵气的王子,他的名字叫陈百强。

我们一直都记得你。

作者:才华水木君,来源:水木文摘(mweishiji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