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院士巴德年振臂高呼:真正的医学人文是全民免费医疗!

【导言】8月31日,在第二届中国医学人文大会上,80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原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校长巴德年教授发表演讲,他的这几句话,说出了无数国人的心声,把会议现场气氛推向了高潮!以下为巴德年院士的演讲内容:科学要寻真,人文讲善,艺术要美。医学是自然科学加人文科学,而医学又是科学和艺术的一个整体,所以医学具有科学之真、人文之善和艺术的美。我们的医生正在从事的就是这样一个真、善、美的伟大事业。上个世纪,法国总统请了7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讨论下个世纪的科学,最后发表了“巴黎宣言”。宣言中写到,医学不仅是关于疾病的科学,更应该是关于健康的科学。1995年我在给协和学生上课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医学的任务不仅是防病治病,更重要的是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提高人民的健康水平”,后来这句话被写进了医学概论。

我在做协和校长期间,我希望我的学生养成一颗人文的心,练就一个科学的脑,拥有广阔、正确的世界观,还应该有一双温暖灵巧勤劳的手。这是我每年给协和毕业生的临别忠言。

中国的广大医务工作者,实际上就是有人文的心、科学的脑,有正确的世界观和一双温暖灵巧勤劳的手,才铸造了整个医学的花费仅占GDP百分之五点几的现状。我们国家这样一个投入水平,在全世界被排117位。但中国整个医学质量已经排在了第48位,进入了全球前50名。这是中国医生的体面,中国医生的辛劳,也是中国医生最优秀的业绩。

最近社会上流传说,住房问题、医疗问题和教育问题,是压在当前老百姓头上新的“三座大山”。我虽然不赞成这样的说法,但是老百姓的呼声实际上就是国民的全面需求。今天我专门说医疗问题。

上个月,习主席提出一个问题,中央政治局最后通报当中提出,继续研究推出一批管用见效的重大改革举措。今天我响应主席号召,提出一个我认为可以解决医疗难题,并且受到广大人民欢迎的举措,那就是建立中国国家医疗制度,打造全民医保,实施全民免费医疗。

印度和俄罗斯都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中国怕什么?从经济水平来看,印度是中国的十分之一,财政收入是我们的一个零头,但是印度却12亿人口免费医疗。再看俄罗斯,它的整个GDP和财政收入相当于一个广东省,但是俄罗斯2亿人口在2013年11月7号宣布全民免费医疗。虽然第二年遭到了各方制裁,不过俄罗斯表示我们可以经济困难,但是要持续做好人民的保健工作。从这个角度来看,在中国现有的情况下,拿出这些钱不算困难,关键是要有正确的认识。

障碍在哪里?为什么到今天还不敢这么说,或者还说的不那么坚决?

第一,自从实行市场经济以来,有相当一批人想把医疗推向市场。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江苏省宿迁市当时的市委书记仇和,他把县医院卖了。

第二,我们国家有一些重要部门、重权官员,如发改委、财政部、民政部的部分官员最反对全民医保。为什么?他们有两句话最经典。第一句是“医改是世界难题”,第二句是“外国的成功经验不适合中国国情”。他们把这两句话作为借口,不给中国老百姓实行全民医保。更有甚者,在国外开会时,财政部有负责人说:“中国上下五千年,中央政府从来没有给过老百姓看病拿钱。”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人绝大多数在反腐斗争当中被抓起来了,因为他们心中没有老百姓。

此外,我们国家的干部保健制度必须彻底改革。我在网上看到有报道说,长春某医院的干部病房十分豪华,我认为这是奢华,是铺张浪费,是作风不正,是腐败的一种变相反映,所以我希望将来关于干部保健医院的相关规定极其严格管理。

某地八星级干部病房

8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8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我反复看了这个文件三遍,一共是7项,50条,总的来说有很大的进步,这说明我们的政府已经在贯彻主席关于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的指示。

文件中有两个数字,分别是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再增加40元和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补助标准提高至55元。据我估算,为了实现这两个数字的目标,财政部拿出了大约1000亿人民币。

但假设这个文件让我起草的话,我前面一定会写“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2020年全国全面进入小康社会,为坚决贯彻主席的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的伟大号召,中国政府决定从2020年起实行全民医保,全民医疗免费。”不过,遗憾的是,文件不这么写的。

千呼万唤出不来

对于全民医疗免费的设想,我给出了一个时间表。

希望明年3月份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能有“中国即将实施全民免费医疗,请各部门、各地区做好相应准备工作”这句话;

争取在2020年3月份“两会”期间,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健康保障法,明确规定人人参加医疗保障,人人享有免费医疗;

成立中国人民健康保险公司,允许医保经费进行产业认证,但必须请中国保险公司担保,只许挣不许赔;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要制定全民免费医疗的相关标准和规定;国务院医改办更名为全民免费医疗办公室。

全民免费医疗可以先在基层实施,再扩大到三级医院,这样也解决了分级诊疗问题。基层看病不要钱,人们也就不会因为小病往大医院跑了。

至于参加全民免费医疗老百姓要交多少钱,我算了一下,要拿的不多,但是必须拿。上至国家的主席,下至一个普通劳动者,都必须交,除了18岁以下和80岁以上无劳动能力者。具体政策要由医保局来定,如果不知道定多少,可以参照党费。没有听说过一个党员交不起党费,挣钱少的交的少,挣钱多的交的多。因此,我们可以参照党费缴纳办法,制定相关国民医疗保障交费体系,体现人人参与。

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不难解决。我昨天看了一篇文章很受启发,文章说,“像这样的药,能进中国医保,即便是只卖别的国家三分之一的价钱,我们还挣钱”。看了《我不是药神》那个电影的都知道,我们14亿人口本身就是财富,就是中国药厂乃至全世界最好的市场。所以从这个角度我对实行全民医保,实行全民医疗免费充满信心。

在谈到大医院的责任、使命和任务时,我认为大医院应该是我们国家优秀医学人才、杰出人才的摇篮;应该是解决国家医学问题,提高国家医学水平的战斗队伍;应该是我们医学发展的助推器,是国家队,是火车头;应该是公共服务的样板,是国家医药卫生政策、方案、规划等咨询处和思想库,是完成国家重要任务得心应手的主力军和机动队,更是代表中国参与国际竞争和国际合作的先头部队。

但当今大医院是什么状态?可以看到,现在医院院长们很重要的一个负担,是在想不挣钱的话医院就不能发展。所以我提出来公立医院可以实施收支两条线。大医院挣钱的时代应该结束了,公立医院应该彻底回归公立、公益、公平。公立医院姓“公”不姓“钱”。

这些想法能做到吗?能。为什么?因为我们国家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家军事力量位列世界第三。我们国家的科研能力创新性现在已经进入世界前20名。这说明中国的科技力量在迅速增长,尽管现在还有很多“卡脖子”的地方,或者很多薄弱的地方,但是中国的科技力量在进步。2020年中国更将坚定不移的进入全面小康。

因此,全民医保,全民免费医疗,这样一个国家基本医疗制度,是一个管用见效的重大改革作用,不仅深受人民欢迎,助力安定团结,又可大大提高国民购买力,扩大中国大市场的作用。同时还医学于科学、人文、艺术为一体的大学问的本质,还广大医院、广大医生真善美的本来面貌。

谢谢大家!

巴德年,国内免疫学奠基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原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校长、教授,浙江大学医学院院长 。兼任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顾问、中华医学会副会长、《中华医学杂志》总编、中国免疫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

(来源:猫眼君看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