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我可能躲过了一场谋杀

崔永元与警察的往事:我可能躲过了一次谋杀

作者:崔永元

选自:作者公号崔永元

我是在微博上知道的

这个杀手在等“上峰”的命令除掉我

因为转基因除掉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基因农业网还曾鼓吹要杀一批

我从不认为这可能是玩笑

哪怕是个开大了的玩笑

我是个政协委员

那家伙扬言杀我那天恰逢政协闭幕日

外国记者包括敌对势力国家记者都还在北京

我要是公安局长就会觉得立功的时候到了

因为这明显属于大案要案……

于是 我110了!

这不是把自己当回事儿

而是把法制当回事儿

把人命当回事儿

把人民政协制度当回事!

大概过了相当长的时间

我询问平安北京

它说我应该报案

我说早已经报了

此时我意识到

这个杀手不太热,否则早收工了

又过了两天,我见到了警察,几个年轻的警察

看着他们犀利的目光,矫健的身姿

先进的装备,合体的服装,以及专业的提问

我心里这块石头就放到警局了

那些天日子过得不错

无论是去开会还是上厕所

总能觉得杀手就跟在我身后

而人民警察紧紧贴在他身后

看上去就像一伙的

螳螂捕蝉 黄雀气枪在后

我这个放心呐!

转眼间

日子又悄悄过去特长一段

我因为害怕大案重案多

警察忘记我这条人命就又拨了电话

……这回

我和警察在警局相向而坐

茶热腾腾的 冒着气

警察说,经过缜密地侦察,我们可以告诉你

现在真相大白了!……

1976年我13岁。四月初的一天半夜,睡觉的全家被砸门声惊醒,我的表哥来了。他说刚在天安门打完人肚子饿,于是我妈开始煮挂面,我们三兄弟兴冲冲起来听表哥讲他打人。那时我还不知道政治,而且身体弱又考试成绩斐然,是大院中黑恶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常被找碴殴打。

趁着表哥吃得大汗淋漓,我连忙诉苦叫疼希望他帮我惩治恶人。表哥说,怎么可以打人?我说,你不刚打完。表哥说,那可不一样,那是组织让打的。表哥讲组织安排打人眉飞色舞,就是用棍子,一开始想围着打,后来看人太多,干脆抡开了,能打几个打几个,血沾上棍子在天上飘,白天还装模作样的在广场念诗,现在就剩个鬼哭狼嚎,哈哈哈哈……

大学三年级,我的身体忽然强壮起来,足球场上打过两仗,输赢放一边,气势一点没输。工作了,结婚了,宝贝女儿出生了,看书也多了。心情舒畅自然少了许多暴力倾向。再见到恶棍是在东城,我二哥绿灯正常行驶,恶棍红灯闯过来把车撞翻了。这不是大事儿,赔礼道歉赔钱修车不就行了,不,因为他是恶棍又认识东城交警,所以他决定卸我一条腿……这牛B吹的,你没听政府念叨“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你们连黑社会都够不上。按说,他这暴力威胁一出口,警察就该出手了,可那东城交警叨着烟,头也不抬:你们打架到外面打去。我知道,我们必须面对这个恶棍了,这个认识警察的恶棍。

后面不说了,这个恶棍怂了,赔礼赔钱,原因是他不敢下手卸腿。方舟子也是一条恶犬,自从和它辩论开始,下作不断。写告状信诬告信,公开我的家庭住址,鼓动北大学生向我泼硫酸,鼓动华盛顿华人向我扔鞋……记得那个北大女生被擒获时,刑警队征求我的意见,我想了想,算了吧,毕竟是个学生,别毁了她一生,现在想来,心太软。

这不又冒出个等“上峰命令”要杀我的人,一来二去,沉稳得很,只看文字,既像老手又像是组织行为。好在我报警了,好在我三天两头的催。今天警察终于对我说:这个案子,真相大白了的时候到了……

在派出所里,茶水冒着热气

警察说经过缜密的调查

真相大白了…

记得当时我特别激动

一是,感叹警察兵贵神速

二是,佩服自己催的很紧

终于,真相大白了。

我甚至下意识地

把自己的两个耳朵往上拽了拽

就是为了听这场

事先张扬的谋杀案的最后结局

那警察虽然年轻

但显然见过世面

我甚至看不到他嘴形明显的变化

但说出的话像钉子一样每个字都钉在地上。

警察说,那个人找到了

我的右手攥成了拳头

他又说,费了些周折

我的左手也攥成了拳头

警察最后说,他没想杀你

我愣了。

我实在没有想到

一起事先张扬的谋杀案

是这么温暖的结局

像唇亡齿寒的中朝友谊

也像万古长青的中阿友谊

可你蒙不了我

因为这两份纯洁的友谊现在都掰了。

那一刻,我像灵魂附体。我想起了赫尔克里那充满磁性的声音,“不,是比利时大侦探,赫尔克里·波罗。” 其实在欧洲,人们普遍认为比利时人智商偏低,欧洲人开心的把各种匪夷所思、莫名其妙的事都编排在比利时人身上。如果你问比利时人为什么要建立国家?他们会回答说,“没有国家,就不能建立国家足球队。”

英国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写她的惨案系列时,特意把那个聪明绝顶,善于捕捉蛛丝马迹的大侦探赫尔克里·波罗写成了比利时人,而书中的其他人都会误认为他是英国人。在欧洲电影院上映的时候,每当波罗说,“不,是比利时大侦探,赫尔克里·波罗。” 都会响起一阵善意的笑声。

那天我真的入戏了

我希望警察详细地,认真地,

一丝不苟地,不放弃所有细节地

讲述他们探案的所有经过。

让我这个“比利时人”仔细分析一遍

“是呀,该收场了。”

警察说:

第一,

这个人上有老下有小

有正当职业

生活也比较安定

没有前科

所以他不会有杀人的企图。

我一听就出戏了

什么玩意

这TM哪用赫尔克里·波罗呀

崔永元也不干呀!

我说:

谁说杀人犯就一定得是孤家寡人

美满家庭就不出杀人犯?

是马克思还是恩格斯说的?

警察说:

您别急您别急

我们还去了他的单位

他有正当的工作

还有很好的薪水

所以他不会杀人。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应

我说:

好吧,我也有工作

中国传媒大学

我是教授,也有收入

一个月一万多

我也想杀人。

警察非常冷静地说:您就爱开玩笑

第二,

我们到他家里做了搜察,

他家里没有搜出犯罪工具

所以,他没有杀人准备。

我说:

要什么工具?

你以为他家有高射炮,要炮轰我?

你以为养了一群狼狗,要犬绝我?

警察说:

你冷静些。

我喘了两口粗气冷静下来

突然想起来他家一定有杀人工具。

我说:

你们确定他家没有菜刀吗?

警察相互看了一下,可能还真忽视了

他们家没有擀面杖吗?

没有绳子?

他本人没有胳膊吗?

凭我业余受得的训练

和看过多年盗版光盘的经验

我认为这些都足以使人丧命

警察说,

你可以有你的理解

我们再说说

第三点,

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犯罪前科。

(我用眼角瞄到波罗正捋着小胡子

往我面前凑

我抡起左脚把他踹了出去。)

我站了起来,前科?

哪个犯罪分子从生下来就恶贯满盈?

杀人不眨眼的凶手也是从没有前科开始的

比如,

甘肃白银市连环杀人案

沈阳二王案

北京许广才连环谋杀案

云南宾馆系列杀人案

隆化系列强奸杀人案

1999沈阳系列抢劫杀人案

平舆系列杀人案

95苏南系列杀人案…

亲爱的读者

请允许我冷静一下

我这样写下去显得我很不理智

和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不符

尤其是无党派爱国人士

我敢肯定警察是那么说的

不敢肯定我是这么说的。

警察说: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

我没有什么问题了

你们把问题都搞明白了

我只是逻辑上还没弄通。

我拿起笔,签了字

内心还有一股要按手印的冲动

就在弯腰抬头的一瞬间

我把自己从头到尾屡了一遍

生在红旗下,长在蜜罐里

家庭幸福,有老有小

工作舒适,工资不菲

家中无手雷,驳壳枪

左轮枪,AK47等作案工具

既没伤害过别人,也没上过战场

从今天开始,别人不管

我自己会坚定的认为

我永远不会当上哪怕就一回的犯罪嫌疑人

“好了,没事了”

警察低沉而响亮的声音把我从幻觉中叫醒

“走,我们送送您”

警察友好的把我护送出了警局。

临上车时

我回头跟他说:

你们辛苦了,多亏有你们。

他们说: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我说:

我到哪去告你们?

是上级公安机关呢,

还是检察院?

他们说:

是检察院。

我又问:

是朝阳区检察院

还是北京市检察院呢?

警察说:

朝阳区检察院。

我说:

谢谢,再见。

警察说: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全文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