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人士的下流饭局

贫穷限制不了我们的想象力,限制我们想象力的是上流社会的奢侈和下流越过了底线。

2018年的秋风,是裹挟着一股肃杀之气的。

可喜的是,这种焦虑情绪仅仅是在底层蔓延,至于上流社会,依然一派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别的不说,单是最近那三个惊诧国人的饭局,就足以一叶知秋了。

01

8月30日晚,在美国明苏尼达大学学习的刘强东组了一场夜宴。

正是这场夜宴让他官司缠身、名誉扫地,一个正派、敢言、有担当、爱家庭的好男人形象瞬间坍塌。

被告强奸遭传讯,京东股价随之大跌,那张被捕照片也将给他留下终生的耻辱。

截至9月25日,自案件发酵以来,京东股价跌去约663亿人民币,刘强东的个人身价也相应损失近105亿。

原本是一次学习之旅,结果变成了一场中国富豪在美设局猎艳成被告的丑闻,作为有妇之夫和公众人物,德行可见一斑。

“高瞻远瞩”、“火眼金睛”这种眼光和敏锐,“逢人就喝”、“千杯不醉”这种热情和海量,在商场取得小胜后,很快就被运用到了猎艳寻芳的风月战场。

一个对婚姻不忠诚的人,人们也很难相信,他会忠诚于企业,忠诚于朋友。但这无人关注,在金钱、权势运作下,下一场下流饭局正在另一个不知名的角落悄悄筹备着。

02

9月18日,方正证券迎来了自己的“九·一八事变”。

17日晚,方正证券分析师马军、分析师廖蕾和佶佳资本合伙人刘丰元在饭局上的不雅视频和动作遭曝光。

视频中刘丰元和廖蕾搂搂抱抱,疑似接吻,画外音里还有不间断的娇哼。

广为流传的图片则是马军和刘丰元上演大尺度游戏——一种流行于夜总会等场所的“贴窗花”游戏(果然是见多识广、活学活用)。

现在的娱乐头条,要靠金融圈去支撑,真是娱乐圈的耻辱。在蔑视娱乐圈三分钟后,吃瓜群众迅速端正态度——严重鄙夷金融圈,这就是所谓的精英?

事件中的三个主角,马军本硕都是西安交通大学,廖蕾本硕都是清华大学,刘丰元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硕士。

论学历,都是来自中国顶尖学府;论地位,身在金融圈,基本都已跻身中产。就是这样几个高学历、高收入的成功人士,在饭局上演了一出“下流好戏”。

一场低级趣味的游戏,把名校学子、金融精英的虚伪面具粗暴摘下,人格修养、志趣情操一下子暴露无遗。据说这场饭局还有为新财富评选拉票的嫌疑,所谓的精英不仅品德卑劣,连基本的职业道德也沦丧殆尽。

03

还是9月18日这天,上海的一个饭局也惊动了全国。

那就是火遍全网的那张8人吃饭消费418245元的账单,地址是上海市长宁区西郊5号——一家主要接待各国王室的高级餐厅。尽管有很多珍贵食材,物有所值,在常人看来,仍然是天价一餐。

一顿饭吃掉40多万,家里有矿啊?

是的,参加饭局的贵宾之一蒋鑫,是中国稀土控股创始人蒋泉龙的公子,家里有的是稀土矿。

一顿饭吃掉40多万人民币,不免让包括笔者在内的穷苦人“莫名惊诧”。都说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确实,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想象不到平均每人5万元的饭局吃的是什么。虽然网上晒出了具体的账单,但是,对不起,我还是想象不出这20种菜品为什么就值40万元人民币,更想象不出富贵人为什么愿意一掷万金来这里消费。

在卑微的笔者看来,40万元吃一顿饭,在食客方面,这是典型的烧包和“挨宰”;而在餐厅方面,这是赤裸裸地“宰客”!

真正让咱们穷苦人不解的是,被宰的富贵人似乎是心甘情愿地赶着来上钩,并没有像咱们穷苦人一样,“一哭二闹三打滚”;而宰客的竟然振振有词,以天价而骄傲。

这正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由交易,两厢满意。

这岂非咄咄怪事?

怪事当然不怪,所谓的“怪”只是在我们穷苦人看来是“怪”,在人家富贵人看来,可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所以说,穷苦人和富贵人,虽然都叫作“人”,但确实是生活在两个不同空间里,我们因为各种原因沦为穷苦人空间的,永远不可能理解人家另外一个空间的逻辑。

▲41万一餐的菜品

富人一顿饭,穷人一套房。甚至有人自我调侃,一顿饭够我吃一辈子泡面了。但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据知情人透露,当晚蒋公子还自带了48万元的酒水。

蒋公子这般穷奢极欲的挥霍,而蒋家财富的来源——稀土资源,在国际市场却长期被贱卖。须知稀土矿藏是不可再生资源,是高端制造业和尖端武器不可或缺的材料,这种几近于杀鸡取卵换来的财富,没有用于社会慈善,没有用于科技研发,而是被这样冲进了马桶。

04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商界大佬、金融精英和富二代,是名副其实的社会上流,他们的奢华饭局震惊了我们:一个民族的上流精英,居然这般恬不知耻地为公众树立反面教材,也算是世所罕见了。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曾说,一个国家的落后,首先是精英的落后,而精英落后的标志就是嘲笑民众的落后。

相信当上流阶层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一定会说:土老帽,老子有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你特么管得着吗?

看,他们真听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