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贤长老:佛子千万警惕《玉历宝钞》这本书

“ 

《玉历宝钞》不是佛法。有人说,这书虽然不是佛法,但也劝人行善,也讲因果,有什么不好?是的,它是劝人行善,但它的善恶标准有待商榷。它也提倡因果,但它所提倡的因果和正信佛法有着根本的不同!

惟贤长老

《玉历宝钞》主要是宣传十殿,什么都是决定的。把人和事物看成呆板的、不变的,做了某种事情受某种果,永世不得翻身。

在佛法来讲,命由心造,运由心转,心能造业,心能转业。做了错事,在你没受报应前你能转过来,把那个缘转变过来,就可以重罪轻受,就不是那么呆板了,这个很重要。它专门宣传那个报应,说得太呆板了,成了定命论。命不能转,这个与佛家因果道理是相反的。佛法讲心能造业、心能转业,要懂这个道理。

《玉历宝钞》是以道教信仰为主的一本神道设教的书。在《玉历宝钞》里编造了一个孟婆汤的传说,用来解释“人为什么不能记忆前生”,同时又虚构了一个孟婆这样的人物,说孟婆是汉代人,但是请想一想,孟婆之前谁来完成这一任务?

事实上佛教对这些早有客观的解释,人死的时候,四大分离,生死间经过深度的昏迷,表层意识早已消散,惟有阿赖耶识还在,中阴身在业力的推动下投生到相应的境界里。重新投胎后的人,无法回忆起前世,因为一般人的意识无法深入到阿赖耶识里,只有少数深入禅定的人可以在定中看到前世的影象。还有极个别人,前生思想清净单纯,妄念较少,还留有前世的记忆。这种人一般出现在山区农村。

根据佛教经典,犯有较严重罪恶的人才会感得地狱之果报,而有些轻一点的罪恶,虽然也会受到相应的果报,但还不至于下地狱,而在《玉历宝钞》里,很多看上去并不严重的过失,都要下地狱而且遭受种种惨烈的刑罚。让人不禁怀疑:阎罗王怎么连轻重都把握不住了?

还有一些,看来没有什么罪过的,居然也要下地狱。如“妇人生产未超过二十天,就接近井、灶、洗涤衣服,将血污之衣晾在高处,并污秽到了神明”,此罪庆归其妇一家之长的有三分;妇人则有七分之罪。如“衣裙上绣龙凤像,衣服器皿上雕刻绘画太极图、日月、北斗星、寿星、王母、和合二仙,对着北方天空便溺、哭泣,随便呼叫神佛的名号……” 等等。

一般来说,佛经上讲有十八重地狱,而《玉历宝钞》却说地狱是八重。

不随便呼叫神佛名号也与佛法所说相悖,佛教不但不反对呼叫佛菩萨名号,而且还提倡大声念佛,于行住坐卧中念佛,日常生活中一句往往佛号脱口而出是极平常的事。

仔细查看,破绽百出,这里不一一列举了。

居士拿出自己的钱来印书结缘,弘扬佛法,发心很好,但宣传的内容要好好考虑一下。

《玉历宝钞》不是佛法。有人说,这书虽然不是佛法,但也劝人行善,也讲因果,有什么不好?是的,它是劝人行善,但它的善恶标准有待商榷。它也提倡因果,但它所提倡的因果和正信佛法有着根本的不同!

佛法所说的因果是科学、朴素的道理,强调自作自受,一个人得到的种种或好或坏的果报,是因为他的念头、语言、行为,造了或善或恶的“业”,并非什么鬼神的评判和惩罚。

佛教虽然承认有鬼神的存在,但鬼神也受业力的支配。而佛法所说的“业”,意为“造作”,或可解释为一种“行为”、一种力量,一个人由于对自我和外界事物的执取,而产生了种种贪、嗔、痴的念头,造作了种种的语言和行为,而每一个意念、语言、行为都会产生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不会消失,遇到缘而成熟。

太虚大师曾经指出,世俗人通常对因果存有两种不正确的认识:一种是无因无果的断灭论;一种是神道设教的因果观:即人做了善,神就保佑;做了恶,神就惩罚(详见《太虚大师全书》第二编《三世因果》)。

而《玉历宝钞》是典型的神道设教的书籍,它所说的因果就是太虚大师所批评的因果观。它所宣扬的善恶标准,是神道设教的善恶标准,带有明显的迷信思想。 正信的佛教徒应以佛所说为标准,用佛菩萨所说的经论来衡量。所以在佛陀的八正道里,第一就强调的是正见,其次是正思维。

《玉历宝钞》有几个地方要引起大家的警惕了:

1、一切惩罚来自外界。与佛教的因果观不符。

2、念经漏字要下地狱补齐才可投生,让好多人对念错恐惧,不敢念佛经,这种导向别有用心。

3、书末总要加上一些话,如果你印了我的书,就会得好大的福报,转危为安。如果你不印,就会如何如何,恐吓利诱人们大量印制。这种做法应该引起我们的怀疑和警惕。人们印制这个书,好多是贪心来印。这同当初你写多少信、转发多少人就是如何如何好,如果你不这样就会遭到什么报应一样。

这种言论,我看是很不好的。那么,这种诱导放到《玉历宝钞》里,就引不起大家的警惕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