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为什么突然对红黄蓝下狠手,这背后实有玄机

一场打压天价幼儿园的行动正在拉开序幕。

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布了《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其措施之严厉,极为罕见。它的出现,宣告天价幼儿园疯狂扩张的日子正式结束了。

过去,幼教产业成为资本市场的“盛宴”,那些天真浪漫的孩子,沦为部分人发财的工具。新华社时评批评说,因为有利可图,幼儿教育成为最昂贵的教育。

今天,中国从顶层设计发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抑制行动,其刀刀见血,直击营利性幼儿园的心脏。

01

受意见影响,在美上市的红黄蓝周四收盘暴跌52%,一夜蒸发了2.5亿美元。相比18.5美元的发行价,已跌掉了一半。

去年11月,红黄蓝陷入虐童风波,举世震惊。但过后还是有一大波资金,看中了这家拥有近500家幼儿园及1300多家亲子园的庞然大物,进去抄底捞钱。

如今,它们终于尝到了应有的代价。

红黄蓝的暴跌,其实正宣告了一个旧时代的终结:中国高端民办幼儿园的好日子,到头了。

天价幼儿园渐去渐远,未来几年,将是公办幼儿园狂飙突进的时代——

意见指出,要大力发展公办园,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偏低的省份,逐步提高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到2020年全国原则上达到50%。

今天的实际情况是,全国民办幼儿园16.04万所,在园儿童约2573万人;公办幼儿园9.46万所,在园儿童约2027万(2017年数据),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只有44%。

为此,意见已经从土地、经费等方面明确提出规划支持,试图用两年的时间抹平这个差距。

中央在布局,一些地方上也早有行动。

像广东某一线城市,公办幼儿园占比只有31.7%。但是这座城市雄心勃勃,提出到2020年,全市公办学位数达50%以上,到2025年达到60%以上。

一般来说,公办园的师资、硬件都比较靠谱,价格也公道实惠,很多人抢破脑袋都想把孩子送进去。但偏偏公办幼儿园数量甚少,招收名额有限,造成资源稀缺,一位难求。很多时候要找人求人,考验整个家族的人脉关系。

找不到关系?可以啊,良莠不齐的民办幼儿园了解一下。要么把孩子送到办园条件堪忧、教学质量无法保障的平民幼儿园,要么是价格贵到离谱的天价幼儿园。

一个割肉,一个割肾。哪个都不好受。

未来几年,伴随着公办幼儿园走入“大跃进”的通道,以前那种凌晨打地铺、排队报名的烦恼,将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02

当然,中国也并不是要抑制社会资本进入幼儿园系统。

中央对此有非常鲜明的态度:进来可以,国家大大欢迎,但别想着发财暴富,过度逐利!

这里要先说一个常识性的事情,民办幼儿园分为两种,营利性的和非营利性的。

非营利性民办园举办者不得取得办学收益,办学结余全部用于办学。保教费、住宿费、托管费均实行政府指导价,因此价格比较平民。

营利性民办园的举办者可以取得办学收益,用于分红。各项收费由学校自主定价,贵族幼儿园、天价幼儿园基本都是这个行列。

对于前者,中央的态度是“招安”,支持其申请为“普惠性幼儿园”,享受各项政策扶持。对于后者,中央的态度是“抑制”。

过去几年,一些营利性民办园为了逐利,想出了名目繁多的“双语教学”、“艺术特长”、“早期潜能开发”项目,用来收割中产阶级的韭菜。

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多少家长硬着头皮交赞助费、占坑费、空调费……一个月几万块,比上大学还贵,负担沉重。

学费是惊人的,待遇有时也是吓人的。

过去几年,一些营利性民办园为了逐利,借助资本的力量盲目扩张,搞直营、搞加盟、搞并购重组,导致“数量重于质量”等行业乱象。

其教师待遇低、师资质量差,教职工团队建设根本跟不上。

体罚、殴打、扎针、喂芥末,到食堂后厨一看,番茄长绿毛,洋葱腐烂变质。一个个天真浪漫的孩子,竟然成为了少数人发财的工具。

(学前教育的民办渗透率远超其他阶段,高度资本化提高头部品牌集中度,导致收费过度逐利)

国家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这一次,中央狠下手出手整治,一招招都是绝杀级别——

  1. “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幼儿园上市之路已经彻底封死。
  2. “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高端民办幼儿园的运营商,以后很难加杠杆飞速扩张。
  3. “新建小区的配套建设幼儿园,必须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要拿地,去存量小区当中找吧,增量的蛋糕就别幻想了。
  4. 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各种手段,来收购、控制公立幼儿园和非营利性幼儿园。

一句话,对高端民办幼儿园,既要关前门,又要关后门,让幼教产业脱离资本市场的“盛宴”,让幼儿教育重回公益属性。

03

在这份8千多字的意见中,中央着重划出了一条红线——

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

一句话,就是要“坚决扭转高收费民办园占比偏高的局面”。

不仅时间紧,任务也很重。

为什么中央要这么着急抑制过高收费?这里边可能涉及两个原因。

一、当前全国人口的总和生育率低至1.7,远远低于2.1的国际人口世代更替水平,甚至比低欲望社会的日本还要低。

(作图:震谷子)

即便是全面放开二孩之后,刺激效果也很弱,很多人生得起养不起。

前有老龄化阻梗,后有高债务压山,没有庞大的新生力量去刺激消费,拿什么来调整经济结构,对抗经济下行的压力呢?

中央鼓励兴办普惠性幼儿园,就是为了降低养育成本,鼓励人民“为国办大事”,想生就能生。

二、收入差距之大,已是有目共睹。

2015年新一轮大放水下,降低房贷门槛,导致房价进一步飙升,及时上车和补仓的人从中大获收益。

(中国基尼系数从2015年起开始抬升,来源国家统计局)

前阵子,上海有位高学历辣妈为了5岁小盆友能够入读昂贵的国际学校,准备了15页的简历。而有的父母还在辛苦搬砖,孩子一出生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都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幼儿期是一个人情智商形成的关键时期。推动普惠性幼儿园,尤其是普及较为优质的学前教育,有利于打破阶层流动性障碍,守住经济的安全系统。

万千思虑下,有形之手也就推出了这一盘大棋。

04

未来几年,幼儿园教育体系将面临一轮大洗牌。这对于个体命运和国家命运,都有非常深远的影响。

这里边《意见》也给我们留下一个疑问,师资力量能否跟得上?

硬件可以大干快上,用行政的力量配置解决,软件却很难,师资的人数,师资的素质都需要时间的沉淀。

而这个问题不解决,幼儿安全的问题就很难完全避免。别解决了“入园难”,“入园贵”,“入园安”的问题又浮现出来,这样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从我们掌握的数据来看,从很早开始,中国幼儿园资质优秀的教师就已无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需求。

按照2013年教育部印发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全日制幼儿园的教职工与幼儿的比例需达1:5至1:7。

然而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在园儿童(包括附设班)4413.86万人,幼儿园教职工为381.8万人,教职工幼儿比约为1:12,若要达到1:7的目标,需新增幼教职工248.8万人,而这几乎是中国学前教育专业学生11年的总和。

如果只计算专任教师与幼儿的比例,则是19.8:1,也就是说一个中国幼教老师要面对的将是20个孩子!

当一个老师同时要面对十几个吵闹的孩子,没有相当的爱心、没有符合水平的智商和情商,如何来平息自己的怒火?虐童事件频发的根源之一,就是幼师数量严重不足。

另外,幼师的待遇非常之低,通常月薪只有2000-3000。这种薪资水平与城市的低端劳动力相比,没有任何的优势,更加不能让幼师对自己的工作有强烈的认同感。

如何让中国的教育走出误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挑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