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小崔

2018年是小崔年。

先是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娱乐圈,已经够遭恨了。小崔不管不顾,居然又写了《一声长叹一声雷》,把矛头直指更大的利益集团。

小崔你太任性了。你知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担心你,为你的生死捏一把汗?

你兀自挥动如椽大笔,一篇篇犀利、大胆的文章面世,彻底引爆舆论。

因为话题太火,你的很多文章连一个热搜都没上;

因为关注度太高,微博文章甚至不显示那惊人的阅读量。

小崔,怼娱乐圈也就算了,怼行政司法机关,你是疯了吗?!

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青史留名的悲剧英雄。你的初心,不过是想为这个社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只是没想到,这点事如此之艰难,竟然要以身家性命为代价。

最近这几年,开始有人用这句话形容你:

当一束光照进房间,把房间里的罪恶肮脏照了出来,这束光便有了罪。

但崔永元啊,你哪里是一束光。

你简直是一把史无前例的思想火炬,妄想照亮960万平方公里的房间。

你说,你是不是罪大恶极?

在今天这个太平盛世,我们都学会了在自己精致的小世界里活着。就像今天的北京,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我们在逛街、约会、遛狗,享受着生活的美好。对周遭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

只有你知道,繁荣的表象下,还有无数地方藏污纳垢。你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危险。敌人躲在暗处,看似无迹可寻,却又无处不在。

可你也并不是他们想象中无坚不摧的人。你不是神,也有脆弱的一面。目睹社会种种病态,你独木难支,终于罹患重度抑郁症。

此后,你再也无法在夜晚安睡,有太多事情悬而未决。

在时代的长夜里,你成了唯一醒着的人。

你的心理医生劝你:崔永元要是没什么责任感,他的病就好了!

你偏偏要说:我要是把那良心丢了,病好了也没用!

唉,小崔,在我们世俗人看来,你实在是蠢!

早在多年前的某个下午,你走进柴静的办公室,严肃地谈起了一个话题:

社会良知正在失去。

缺少希望,缺少坚守的人,让人想要放弃。

如此直面性命的事情,你谈得失望,谈得痛苦,愁容满面。心里有一块石头,死死地压着你,逼着你。

柴静只能对你说:

小崔,不要放弃。我们需要你,中国需要你。

嘿,他们都叫你小崔,以为你还是30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记者呢。

其实63年出生的你,今年已经55岁,早就成老崔了。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本该在家安享天伦之乐的年纪,你的良心却始终意难平。

那一年中央台年会,你请来了罗大佑,带着400条汉子齐声唱起了《光阴的故事》,响声震天。

岁月带走了你的青春。

你情难自禁,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抹泪。

全组的人,无不动容。在他们眼里,你是媒体“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化身。可是那两块铁肩,也快要担不住道义了。

你在写给自己的文章里说,梦到了远在天堂的父亲。你依恋的父亲崔汝贤,曾经的军队老首长,抗战老英雄,已经离开你快一年了。

那个梦里,嫉恶如仇的老父亲,只对你说了三个字:

不能退!

你何尝想过后退。在这条布满豺狼虎豹的路上行走一天,已属不易。而你从一个少年到一个老者,已经踽踽独行了30年。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那声落寞的叹息,是你留给时代的背影。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你尽了一个中国公民该尽的所有责任。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崔永元啊,你不蠢。

蚍蜉撼树,凭的是一腔孤勇;

螳臂当车,端的是一副肉躯!

但你的孤勇和血躯背后,有十亿国人的支持。

没错,我们习惯了闭着眼,选择了无视和沉睡。因为我们早已习惯随波逐流的生活。

但朗朗乾坤下,还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那就是正义

此刻,中国人终于不再是百年前鲁迅笔下的看客,麻木的,呆呆的,只知道张着大嘴傻看,对着尸体指点和哄笑。

我们在转发一篇篇文章,身体力行地支持崔永元,竭力发出自己的声音与呐喊。

这是来自民间的呼声!这是中国公民的觉醒!

没错,

这声音还很微小,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这呐喊尚属孱弱,但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