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土壤已严重透支!不能再干吃祖宗饭、断子孙路的事了

“过度使用和地力透支是我国的土地环境现状”

你可知道? 

“土地也会‘过劳死’。

以下资料来自

土壤的构成

土壤蕴含着地球四分之一的生物多样性

但是全球33%的土壤退化

而且每年丧失的土壤面积达50000平方公里,

相当于哥斯达黎加的国土面积

在欧洲,

每小时有11公项土壤被封存在不断扩展的城市之下。

然而我们食物的95%源自土壤

但是超过1/3的食物被浪费

多达一半的家庭废物可被制成堆肥来滋养土壤

可持续土壤管理有助于实现高达58%的粮食增产

但是我们的土壤面临威胁,

据专家估计,

如果我们不能以可持续的方式管理土壤,

我们将失去肥沃的土地。

试想一下1000年才能形成1厘米厚的土壤

土壤是一种不可再生资源,

它的丧失和退化不可能在人的有生之年得到恢复。

现代农业生产中存在的土壤问题

长期超量化肥,农药盲目投入,土壤板结,养分失衡,连作障碍,次生盐渍化,重金属污染,地力下降,高产变中、低产,甚至绝产。

人们不断从土地索取,然后注入各种‘营养’,还使用大量防治病虫害的农药,土地的功能被破坏。过度使用和地力透支是我国的土地环境现状。”中国工程院院士孟伟说。

孟伟的担忧并非危言耸听。

中国工程院关于全国土壤环境保护与污染防治战略咨询项目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土壤质量在不断下降,我国农业生产中土壤的贡献率大约在50%至60%,比40年前下降10%,比西方国家至少要低10至20个百分点。

红线内的危机



小麦收获了,但是媒体近日曝光的一则新闻却让人忧心:河南新乡麦样麦粒总镉不达标,超标范围从1倍多到10多倍不等。

当地民间环保组织志愿者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出具了证明小麦镉超标的检测报告。检测报告显示,从该片麦地及附近周边提取的9个麦样,其每公斤的镉含量分别是:0.17毫克,0.688毫克,0.412毫克,0.293毫克,0.308毫克,1.28毫克,0.642毫克,0.608毫克,0.540毫克。
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污染物限量》(GB2762-2012),谷物及其制品总镉限量为0.1毫克/千克以内。这意味着,问题麦地的麦子含镉量超标1.7倍至12.8倍。

河南粮食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十分之一,小麦产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四分之一。去年在新乡发现的部分“镉麦”,最高比国家标准超标34.1倍。究其根源,是来自“久病”的耕地“母体”。在过去几十年时间里,当地电池产业的粗放式发展导致了严重的土壤重金属污染。

近年来,我国保住了18亿亩耕地这条红线,粮食连续12年增产,食用农产品质量不断提升,合格率达到95%以上。然而,时不时出现的镉大米、镉小麦等事件也让人忧心,土地的“生死疲病”正在成为红线内的危机。

我国的土地状况究竟怎样?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研究员魏复盛表示,由于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历史较短,土壤污染没有发达国家积累严重,全国土壤大部分的环境质量较好,90%以上农地适合耕种。但是不可忽视的是,我国土壤局地局部污染严重,中度和重度污染土壤约占2.6%,轻微污染约占11%,耕地中度和重度污染占2.9%,而且污染速度在加快。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站长柏仇勇直言:耕地在减少,需求在增加;土地在减产,粮食要增产。

我国土地化肥农药的使用量触目惊心。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林业大学教授林伟伦告诉记者,我国粮食产量占世界的16%,化肥用量占31%,每公顷用量是世界平均用量的4倍,过量的化肥很快被水冲到地下,影响土壤的营养平衡。而我国每年180万吨的农药用量,有效利用率不足30%,多种农药造成了土壤污染,甚至使病虫害的免疫能力增强。不断加剧的农药使用,对于环境、农地粮食和食品残留带来非常严重的问题。

长期的“带病生产”让土地出现了严重的“过劳”问题。“由于化肥农药不合理施用,有机肥减少,加重了土壤板结与污染,导致土壤质量有下降与退化的趋势,土壤有机质含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而土壤有机质下降,对重金属的固定作用就大幅度减少,土壤的PH值降低了,增加了土壤重金属的危害性。

“农业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都没有超过自然界生态系统可以自我完善和恢复的生态阈值,但是现代农业的污染已经不小于工业污染,占全部污染的47%,需要高度重视。

被误解的土地

土壤滋养着万物,是陆生植物、微生物、动物以及人类生存的物质宝库,人类消耗的80%的热能、75%以上的蛋白质和大部分植物纤维的生产都来自土壤,此外,土壤还具有维护生物多样性、水土保持、控制病虫害、减缓气候变化等生态服务功能。正因为如此,很多人认为土壤可以容纳万物,对土壤的“免疫力”和“自我净化能力”过分乐观。

其实,这是对土壤的误解·····土壤只是环境中的要素之一,环境是统一的整体,各种要素互相影响,大气污染、水质污染、污泥污染、化肥、农药的污染,这些污染物最终都会渗到土壤里。土壤一旦受到污染,则会因其污染来源复杂、隐蔽性与累积性强等特点,导致修复治理难度大、周期长、投入多。

农业部土壤调查显示,污灌区的土壤污染比较严重,140万公顷中,受重金属污染的土地面积占64.8%,很多污灌虽然已经停止了,但残留在土壤当中的重金属迁移能力很弱,对土壤的吸附力很强,难以清除。

污染后才进行治理让很多地方付出了巨大代价。北京化工二厂作为房地产开发区,修复费用花了7亿元;杭州一个农药厂修复费用花了1.7亿元;武汉赫山农药厂DDT和666农药超标,修复成本达到2.8亿元。

中国工程院院士魏复盛表示,解决土壤“带病”问题,要推进农业的现代化和产业化,耕地和粮食生产由重数量安全、轻质量安全到数量与质量安全并重转型。推动农业的循环生态建设,科学合理地用肥、用药,实现化肥和农用化学品的减量化和零增长。畜禽养殖的规模和消纳的农用地要匹配,推广畜禽粪尿就地土地消纳或加工成有机肥料的生态化畜禽养殖技术等。

为什么强调合理的耕作方式?

在耕地上种庄稼,几乎所有的措施都要通过土壤才能发挥作用,一个好的措施,不仅对作物好,对土壤也好,就会事半功倍;如果某些措施对作物有利,对土壤有害,不仅它在作物上的作用有限,还会影响土壤健康,使土壤出现“亚健康”、“病态”,甚至死亡。

与此同时,需要尽快补齐土壤保护与治理污染的短板。“目前,我国对土地所有权、使用权、土壤环境保护与防治污染的责任主体等缺乏明确的法律界定。这个问题要尽快解决。

为保障土壤作物健康,我们提倡绿色,合理耕作!!!

习主席在谈到绿色发展时曾说到:我们不能吃祖宗饭,断子孙路,用破坏性方式搞发展。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应该遵循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理念,寻求永续发展之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