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失火:在是中国人之前,我们首先是人

来源:读史

今天为圣母院痛惜的人,在之前,也曾经为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巴西国家博物馆的大火,千年古城大马士革等等因天灾或人祸消逝的文化古迹而发声,或无措,或痛斥,或痛心。

我们感怀的不是特定地点消失的文物,而是这些足以见证历史的文明的流逝。

可惜,有些人看不见,他们看见的就只是我们在为“八国联军”之一的法国而哀悼痛苦。

如果对全人类的文化瑰宝没有一点惋惜之情,那又有什么底气去提圆明园?

圆明园是永远的痛,历史当然更不能忘,但这并不意味着因此可以对巴黎圣母院大火幸灾乐祸拍手称快。

请记住:民族认同感不是由嘲讽别的国家的损失甚至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损失所带来的。我们不会原谅当年火烧圆明园的那些恶人,但也不会轻易取笑甚至对别人的损失幸灾乐祸。文明的强大不是建立在互相怨恨与侥幸,而是如何努力使自身变得更坚不可摧。

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根本无法理解什么是超脱于民族和国家之上的所谓人类的瑰宝的意义。

因此,那些为巴黎圣母院着火拍手叫好的人,没资格来哀悼圆明园。他们和当年英法入侵者的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差了一个犯罪的机会。曾经他们是掠夺者,如今我们是落井下石者,那也确实算得上另一种野蛮。

我曾经以为恨是这世界最可怕的情感,但现在才知道野蛮才是。

因为恨的反面是爱,有所恨者必有所爱,有所守护。但野蛮却泯灭人性中的动人之处,像是感知温度的器官坏掉了。它可以是盲目的、没有共情能力的、没有同理心的。

“天道有轮回”也好,“It’s in God’s plan”也好,我只能说,我要爱憎分明,也要心怀善意;我相信老天有眼,也相信上天注定。爱和憎,都比野蛮可贵。如果人类是以野蛮的方式对待现在,将来的历史也只能继续书写恐怖的篇章。文明不会进步,骂世界不好的人和让世界不好的人是同一批人。

鲁迅先生那句话,无穷远的地方,无数的人,都与我有关。我们要铭记历史,不忘国耻,但不是盲目的仇恨,闭着眼睛拒绝看世界,真正的爱国是心中有国家,眼中有世界。

这次的巴黎圣母院大火的事件是这样,之前的印尼海啸发生后微博评论也是,充斥着海啸是印尼当年排华的报应之类的言论。有时候想想,灾难和事故固然可怕,然而更可怕的那些狭隘的人心和无知,是这些把狭隘的民族主义当做了高尚的爱国主义,仿佛已经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高人一等沾沾自喜。

雨果,法国作家,《巴黎圣母院》作者。

身为法国人,雨果敢于指责本国对他国文明的破坏,哀悼悲悯人类文明的共同损失。他拥有一个高尚的灵魂。

当年的英法联军之所以丑恶,那是因为他们以事不关己为趣,以破坏毁灭为乐,因此才敢对他国文明的毁灭,毫无怜惜,疯狂破坏。他们拥有一个肮脏的灵魂。

高尚和丑恶都摆在我们前面,有良知的人都知道该往哪走。

文明需要人们铭记,历史也需要人们铭记,不能用某些幌子来遮盖历史,但也不应该打着历史的名义发泄自己的情绪。牢记历史并不意味着延续仇恨,而是为了更好的前行。

请铭记:在是中国人之前,我们首先是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