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漂亮女法医:我希望自己失业!

她,被称为“全国最漂亮女法医”;

她,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

真实的她又是怎样的呢?

在解剖过程中遇到了尸体“打嗝”?

做法医也会有生命危险吗?

法医的愿望是什么?

今天我们一起走近,美女法医 刘萌妍 

刘萌妍眼中的自己 :

我是一个好奇心极其旺盛的人,要是不让我去思考、去理解、去探索这个世界,活着就没太大意义。所以我特别喜欢挑战自己。比如,我不爱说话,但是我现在坐在这儿这么努力地去说话,就想看自己边界在哪儿,我能达到什么程度。我也知道可能这方面没有天赋,但我仍然想看看我到底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水平、达到什么样的极限?

刘萌妍眼中的法医 :

体力和脑力都是双重的压力,因为我们一般都是结合现场,你的脑子一直在不停的转。我们一般出现场的话6个小时,做解剖差不多6个小时,加起来12个小时,还是挺累的。所以人家问我说你们做完解剖吃不吃得下饭?肯定吃得下呀,好饿呀,快累死了。

我刚做了一解剖,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死因,这个人的四联胶体金的结果都是阴性的。但是解剖到最后把肺拿出来的时候,发现上面有那种弥漫性的粟粒样灰白色病灶,就是典型的粟粒型肺结核。

如果我切开肺的一瞬间什么东西溅到脸上,到眼睛里就很有可能就感染上了。这个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比较大的一种威胁,你不知道这个人之前得了什么病,这个病是不是恶性传染性疾病。

第一,尽量保护好自己,多戴几层手套、几层口罩。第二,做解剖的时候尽量不要扎到自己。

解剖中的经典案例 :

我记得有这么一个案子就是有一个尸体居然打了一个嗝,当时吓我一跳。

有一天早上一个老太太在河堤上遛弯,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股浓烟。走近一看,好像是个人。‍‍ ‍‍大家就齐心协力把火给扑灭了,一扑灭发现真是一个人,这个人当场就死了,于是报了现场。

我们到了现场,是一个河堤,基本没有什么水,还有一定的角度。在河堤上面了有很多的垃圾,什么酒瓶子、塑料袋儿,周围是比较乱的一个状态。

这个尸体很奇怪,下半身基本已经碳化,上半身大概是1度到2度烧伤,很轻的烧伤。烧的像这种一半一半的,很少见。这个人是处于一个直立位状态,下半身应该是起火的火源,然后把上半身燎了一下。但至于为什么会造成这个情况,这是第一个疑点。

当时翻了一下死者的球睑结合膜,有散在的出血点,并且舌头位于齿列间。这两个都是窒息征象。因为窒息有一定的过程,是一个血氧的降低,造成了血管的通透性的增加,就出现了这个出血点,所以这人的窒息是在被点燃之前出现的。

当时怀疑是不是有人先掐勒他,或者是殴打他,然后再点个火,有没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看了一下死者脖子,脖子是干净的,那么这个窒息是怎么造成的呢?这是第二个疑点。

后来这个尸体,被送到了法医中心。第一件事儿是扎心血,把一根特别长的针扎到这个死者的心腔里面,抽取它里面的血液。

当我把针插进去的时候,死者突然发出“嗝”一声。我当时就愣住了,就在想这是什么声儿,好像也不是我的肠鸣音。我还想会不会是有人跟我开玩笑,旁边躲着吓唬我。然后就绕着我们这个法医中心解剖楼,走了一圈,真的没有别人。

肯定不是我的声音,应该是他,难道打了个嗝吗?打嗝其实就是一个膈肌的痉挛,造成空气突然进入你的胸腔或者是呼出胸腔,然后在声带的地方产生一个特别奇怪的声音。这应该不是超生反应。这是第三个疑点。

后来进行了一个尸表检验。当时把舌头回纳的时候,从他的嗓子位置牵出特别长的一根金针菇,然后我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扎心血的这根针触及到心脏的时候,活动了一下,这个人的气管里应该是有一些食物的残渣,在气管里面卡着。当你动了纵膈的时候,食物有一些位移,然后有股气窜出来,就形成了这么奇怪的一个声音,就像打嗝一样。

后来在支气管末端找到了一块有小手指头尖大的一个鸡爪子。这个鸡爪子和金针菇就很好地解释了第二个疑点。这是很典型的叫做“吸入性窒息”。也就是说食物的残渣阻滞了呼吸道造成了窒息。

后来我们在河堤上找到了一个白酒瓶,一个高度数的白酒,上面有他的DNA,河堤上还找到了鸡爪子、金针菇食物的包装纸。

还原一下情形:早上起来,这个人坐在河堤上吃鸡爪子,喝高度数白酒。可能吃太急了,突然有一个鸡爪子卡在气管里面,然后就引起了剧烈的咳嗽。他手里边酒瓶没拿住,酒洒的下半身都是。当时他应该是手里还有一根烟,但是后来也烧没了,所以现场没有找到烟头。

这个烟头在咳嗽过程中不小心掉了,掉在下半身。这个酒精是一个助燃剂,把下半身整个给烧着了。烧的这个过程呢,就是下半身烧的厉害,把上半身给燎到了,造成了一个下半身烧伤比较严重,上半身相对比较轻的一个状态。

这卡的这个鸡爪子引起剧烈的咳嗽,是有一个过程的,所以造成了他这个吸入性的窒息,球睑结合膜上有出现这个出血点,这第1个疑点和第2个疑点都解开了。

同样一个死因,我可以跟你讲36,000种不同的死亡方法。

我们法医这个工作天天看死亡,看了几千次真实版的“死神来了”之后,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勇敢地去接受死亡这件“小事儿”。死亡这件事,是我们每个人一生中必须面对的一件事情。

其实换一个角度想,我们惧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的不期而至、无法避免。既然生死是无常的,我们就要勇敢去接受它。能接受死亡就是能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无能也好,无知也好,弱小也好,以及99%的事情都不顺心,这些你都能接受。当然了,比如说突然天降一个亿砸中你,这种极大的喜事你也可以接的住。

其实我觉得本身你学会去淡然的接受或者说勇敢去接受就是最大的勇气。

 法医的特殊收获 

法医中心这个院里边的人就偏向于学校,大家对科学的迷恋,对知识的渴求,所以其它那些痛苦、困难都不是事儿了。

我们法医不能阻止别人去杀人,但是我们案件做完之后是能替死者说话,让犯罪者付出代价,让未来有可能想犯罪的人有所忌惮,根本上说是维护社会秩序,维护这个老百姓的安全,就是维护每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我们这个职业其实挺有意思的,就是你坐在这,你就能看到整个社会百态。

我们接触的太多了,可能因为这个原因,那些明亮的、美丽的、美好的东西就会感觉那么的美好。你就看那个小花儿,真的好好看,就是那种从内心深处泛出来的喜爱,就会珍惜种种美好。

真的希望世界和平,打内心深处地希望世界和平。大家都好好活着,真的特别好。有的时候看犯罪嫌疑人啊,或者是看死者那个状态,就觉得真的是活着是第一位的,能活着就已经很好了。

我希望我失业,我特别希望我失业,这样的话就说明天下太平了。

来源:正警事儿

鸣谢:北京刑侦总队大力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