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驴性的人

作者:刘亮程

我四处找我的驴,这畜牲正当用的时候就不见了。驴圈里空空的。我查了查行踪——门前土路上一行梅花篆的蹄印是驴留给我的条儿,往前走有几粒墨黑的鲜驴粪蛋算是年月日和签名吧。我捡起一粒放在嘴边闻闻,没错,是我的驴。这阵子它老往村西头跑,又是爱上谁家的母驴了。我一直搞不清驴和驴是怎么[……]

继续阅读

原来这些网红词文言文早就有啊!

◇原文:每天都被自己帅到睡不着

翻译:玉树临风美少年,揽镜自顾夜不眠。

◇原文:有钱,任性。

翻译:家有千金,行止由心。

◇原文:丑的人都睡了,帅的人还醒着。

翻译:玉树立风前,驴骡正酣眠。

◇原文:主要看气质。

翻译:请君莫羡解语花,腹有诗书气自华[……]

继续阅读

先天八卦本义

作者:东湖读鱼

​第一章  卦爻本义

诗曰:

缅怀伏戏画阴阳,
人谓阴阳惟短长。
细把阴阳穷探索,
阴阳深奥赛汪洋。

话说伏羲氏(又名:伏戏、伏牺、宓羲、皇羲、牺皇、包牺、庖牺)仰观天象,俯察大地而画出先天八卦传世。后来八卦经文王整理,成了后天八卦。后天八卦经孔[……]

继续阅读

王朔批金庸,金庸回复了,一块发你看看

金庸的东西我原来没看过,只知道那是一个住在香港写武侠的浙江人。按我过去傻傲傻傲的观念,港台作家的东西都是不入流的,他们的作品只有两大宗:言情和武侠,一个滥情幼稚,一个胡编乱造。尤其是武侠,本是旧小说一种,80年代新思潮风起云涌,人人惟恐不前卫,看那个有如穿缅裆裤戴瓜皮帽,自己先觉得跌份。那时[……]

继续阅读

梁实秋:多数胖子的脾气都很好

文丨梁实秋

罗马的凯撒大帝,看见那面如削瓜的卡西乌斯,偷偷摸摸的,神头鬼脑的,逡巡而去,便叹息说:

我愿在我面前盘旋的都是些胖子;头发梳得光光的,到夜晚睡得着觉的人,那个卡西乌斯有瘦削而恶狠的样子;他心眼儿太多了:这种人是危险的。

这是文学上有名的对胖子的歌颂。

和胖子在一起,好像是[……]

继续阅读

之子于归辨正

作者:东湖读鱼

今人对“之子于归”一词的解释,认为“之”=这;子=女;于=虚词,无义;归=出嫁,连起来=这个女子出嫁。其实这种解释是大错特错的,今特辨正之:

这个“归”,是男人嫁给女人的叫法,相当于招赘上门女婿。所谓男来就女曰归,女去就男曰嫁是也。

我国在上古时代是母系氏族[……]

继续阅读

我也不十分高兴

“平素不大交往的人,忽而寄给我一个红帖子,上面印着“为舍妹出阁”,“小儿完姻”,“敬请观礼”或“阖第光临”这些含有“阴险的暗示”的句子,使我不花钱便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的,我也不十分高兴。”

—— 鲁迅

最佳幽默杂文:我儿没儿!

被誉为“彭城女侠”的老作家袁成兰的杂文《我儿没儿》,堪称一篇“笑不露齿”的佳作。 该文不长,照录如下:

一只破瓢伸到我的面前,

“大姐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原来是位衣衫褴缕的老者在向我行乞。

“大爷今年高龄多少?”

“82岁了。”

“下这么大的雪,为什么[……]

继续阅读

人类完全弄错了自己在自然界中的位置

人类完全弄错了自己在自然界中的位置,而且这个错误已根深蒂固,无法消除。

就比如说六星瓢虫、七星瓢虫是益虫,十一星瓢虫、二十八星瓢虫是害虫一样。凭什么以对人类是否有利来断定角色呢?

对地球而言,指不定那个种族更像害虫呢。

—— 毛姆

爷爷是个老头

爷爷是个老头

作者:王海桑

爷爷是个老头

打我记事起

爷爷就是个老头

他那么老

好像从来不曾年轻过

他那么老

好像生来只为了做我的爷爷

可我从未认真想过他有一天会死

我总以为

一个人再老,

总可以再活一年吧

然而有一天他还[……]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九章:持盈

作者:东湖读鱼

①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持是把持、把握的意思;盈之是使之盈(满);其字是“持而盈之”的重复句;已者止也。大约说:“(与其)拿着(容器,比如水桶啊澡盆啊什么的)灌水让它满出来,还不如使之不溢出的好‘停止灌注’”。何也?这叫“点到为止,见好就收”,因为你这容器[……]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八章:若水

作者:东湖读鱼

​① :整合甲骨文和金文的“善”字写法,则“善”是高姿态的一种好态度,本义为:神态安祥,眉目慈祥和善,竞相说友善的吉祥话。

​② :与和舆是不同义的,与=赐予;舆=结交。我没看过正本,不知到底是“与”或“與”,因此我仔细研读本章,发现了端倪。因为前句“[……]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七章:无私

作者:东湖读鱼

​他们把本章最后一个字“私”解为“私心”,这明显是不妥的。私,金文大篆写作“厶”(同“私”),写法像个“b”,书上说本义是肚子里的胎儿。我觉得不对,胎儿跟私没关系哇。后来看到“了”的金文写作“q”,说是胎儿出生了。好像也不对吧?

我是个自作聪明的人[……]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六章:谷神

作者:东湖读鱼

对于这章的注释,各家都严重走样。待我正本清源之,好好吹一通牛皮来。

,在甲骨文与金文里,谷字的写法,上面两个“八”其实是“水”字。《说文》:谷,泉出通川为谷。从水半见(见通“现”),出于口。半现,则表示还有“半隐”,为什么半隐半现?因为溪谷的水从山泉(口)源[……]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五章:守中

作者:东湖读鱼

对于本章的白话文译,诸家的高级知识分子显然太过唐突离谱了,还是由我这位高学历的初中毕业者来信口海侃、胡乱译一通吧

译本章难度颇大,因为“刍狗”是祭品,属于“封建迷信”范畴,文革余孽们烧完族谱烧神主,拆完宫庙拆祠堂,自然鄙鄙鄙视祭仪。于是乎对“刍狗[……]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四章:不盈

作者:东湖读鱼

《道德经》初探之第四章:不盈

各家对这章的白话译文相差虽不远,但断句却有异。 有“道冲而用之,或不盈。”的;也有“道冲,而用之或不盈。”的。我看他们都不对,我的学历很高,凤卧初级中学毕业文凭,可不是闹着玩的

下面看我对本句的点断:“道,冲而[……]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三章【安民】

作者:东湖读鱼

这章的字面难度浅,觉得各家白话文译文及标点符号都准确。此就“圣人”“不尚贤”扯淡几句,滥竽充数,以为装饰面门(套用中国内塘村俗话,叫做“烂芋头顶窟”。)

道家口中的“圣人”与儒家的“圣人”,字虽相同,其义却有天渊之别。

成为道家圣人的条件十分苛刻,[……]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二章

作者:东湖读鱼

《道德经》第二章“观徼”

我对比过这两本《道德经》,发现简体字本有“恒也”二字,而繁体字本并无“恒也”二字。何也?

想到第一章的“非常道”与“非常名”,据说原来是“非恒道”与“非恒名”,及至西汉,为避汉文帝刘恒名讳,易“恒”为“常”使然。但“非恒名”[……]

继续阅读

东湖读鱼:《道德经》初探

作者:东湖读鱼

我有许多版本的《道德经》,这几年在杭州也买了三本不同评注的该书。看到各家句逗点断与注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感到很纠结。于是也加了进来,思想浑水摸鱼,占个小便宜焉。

今以第一章为例:有如下图这样标注的:

也有如下图这样标[……]

继续阅读

释丑

作者:东湖读鱼

读《礼记.学记》,译者对于“五声”、“五色”、“五官”,这些粗浅的死命解释,但对“五服”便不译了。

我想译者刘小沙定是文革余孽吧? 那年头以打老师为荣、父子划清戒限为时尚,必然轻视“本宗九族五服”,无怪乎不知“师无当于五服”要义矣!

他又将“丑”解释[……]

继续阅读

鹰族

作者:煜烟

一只鹰被钉在办公室的空气中
在我头上半米远处喘息着
我想它会慢慢变成一盆吊兰
一个鹰爪勾着另一个鹰爪下垂
一直垂到地面,垂到门口
到底是什么钉住了它
空气中有一种我们看不见的钉子?
有一种胶水?有一本书籍把它作为插图?
或者它在监督我们办公?
我走过去摸摸它的翅膀[……]

继续阅读

吴官正:难忘那夜的秋雨

文 / 吴官正

1950年深秋,我母亲到亲戚家赊了头小猪来养。大约过了不到十天,亲戚家的掌门人来到我家,对母亲说:“我是来看弟弟的,顺便来收你赊的猪崽钱。”

母亲说:“现在确实没钱,等筹到钱一定给您送去。”这位掌门人没有说行还是不行。接着,她指着我家的破屋说:“我的亲戚现在住的都[……]

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匹马

一个比喻

阿西莫夫

“从前有一匹马,它有一个危险而凶猛的敌人——狼,所以每天战战兢兢度日。在绝望之余,马突然想到要找一个强壮的盟友。于是它找到了人,它对人说狼也是人的大敌,提出和人结盟的建议。人毫不犹豫接受了,并说只要马能跟他合作,将快腿交给他指挥,他们可以立刻去杀掉狼。马答应了这个条件[……]

继续阅读

渡边淳一:爱情从未进步过

我曾经在日本札幌医科大学整容外科当了十年的医生。我当医生的时候,曾经看到很多生,很多死,也看到很多解剖,从中也体会到人生的快乐和悲哀。于是我就开始研究和创作关于人的作品。

当癌症患者在深夜开始发作时,我注意到当时唯一能够拯救病人的就是爱。你想,当一个人在病中挣扎时,有一个爱着他的人在旁边握着他[……]

继续阅读

顾城:小贩

[responsivevoice_button voice=”Chinese Female” buttontext=” 读给我听 “]

在街角

铺一张油布

前边是路

他们很灵敏

是网上的蜘蛛

他们很茫然

是网中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