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初探之第九章:持盈

作者:东湖读鱼

①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持是把持、把握的意思;盈之是使之盈(满);其字是“持而盈之”的重复句;已者止也。大约说:“(与其)拿着(容器,比如水桶啊澡盆啊什么的)灌水让它满出来,还不如使之不溢出的好‘停止灌注’”。何也?这叫“点到为止,见好就收”,因为你这容器[……]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八章:若水

作者:东湖读鱼

​① :整合甲骨文和金文的“善”字写法,则“善”是高姿态的一种好态度,本义为:神态安祥,眉目慈祥和善,竞相说友善的吉祥话。

​② :与和舆是不同义的,与=赐予;舆=结交。我没看过正本,不知到底是“与”或“與”,因此我仔细研读本章,发现了端倪。因为前句“[……]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七章:无私

作者:东湖读鱼

​他们把本章最后一个字“私”解为“私心”,这明显是不妥的。私,金文大篆写作“厶”(同“私”),写法像个“b”,书上说本义是肚子里的胎儿。我觉得不对,胎儿跟私没关系哇。后来看到“了”的金文写作“q”,说是胎儿出生了。好像也不对吧?

我是个自作聪明的人[……]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六章:谷神

作者:东湖读鱼

对于这章的注释,各家都严重走样。待我正本清源之,好好吹一通牛皮来。

,在甲骨文与金文里,谷字的写法,上面两个“八”其实是“水”字。《说文》:谷,泉出通川为谷。从水半见(见通“现”),出于口。半现,则表示还有“半隐”,为什么半隐半现?因为溪谷的水从山泉(口)源[……]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五章:守中

作者:东湖读鱼

对于本章的白话文译,诸家的高级知识分子显然太过唐突离谱了,还是由我这位高学历的初中毕业者来信口海侃、胡乱译一通吧

译本章难度颇大,因为“刍狗”是祭品,属于“封建迷信”范畴,文革余孽们烧完族谱烧神主,拆完宫庙拆祠堂,自然鄙鄙鄙视祭仪。于是乎对“刍狗[……]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四章:不盈

作者:东湖读鱼

《道德经》初探之第四章:不盈

各家对这章的白话译文相差虽不远,但断句却有异。 有“道冲而用之,或不盈。”的;也有“道冲,而用之或不盈。”的。我看他们都不对,我的学历很高,凤卧初级中学毕业文凭,可不是闹着玩的

下面看我对本句的点断:“道,冲而[……]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三章【安民】

作者:东湖读鱼

这章的字面难度浅,觉得各家白话文译文及标点符号都准确。此就“圣人”“不尚贤”扯淡几句,滥竽充数,以为装饰面门(套用中国内塘村俗话,叫做“烂芋头顶窟”。)

道家口中的“圣人”与儒家的“圣人”,字虽相同,其义却有天渊之别。

成为道家圣人的条件十分苛刻,[……]

继续阅读

《道德经》初探之第二章

作者:东湖读鱼

《道德经》第二章“观徼”

我对比过这两本《道德经》,发现简体字本有“恒也”二字,而繁体字本并无“恒也”二字。何也?

想到第一章的“非常道”与“非常名”,据说原来是“非恒道”与“非恒名”,及至西汉,为避汉文帝刘恒名讳,易“恒”为“常”使然。但“非恒名”[……]

继续阅读

东湖读鱼:《道德经》初探

作者:东湖读鱼

我有许多版本的《道德经》,这几年在杭州也买了三本不同评注的该书。看到各家句逗点断与注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感到很纠结。于是也加了进来,思想浑水摸鱼,占个小便宜焉。

今以第一章为例:有如下图这样标注的:

也有如下图这样标[……]

继续阅读

释丑

作者:东湖读鱼

读《礼记.学记》,译者对于“五声”、“五色”、“五官”,这些粗浅的死命解释,但对“五服”便不译了。

我想译者刘小沙定是文革余孽吧? 那年头以打老师为荣、父子划清戒限为时尚,必然轻视“本宗九族五服”,无怪乎不知“师无当于五服”要义矣!

他又将“丑”解释[……]

继续阅读

文心雕龙.原道.垂丽辨

作者:东湖读鱼

《文心雕龙》我是第一次读,觉得作者刘勰学识渊博、文笔非凡。但译者高文方古文译白的水平似乎太差今以开篇【原道一】为例批驳之:丨

他将‘⑤丽’解为:附着。其谬甚哉矣山川理地,日月丽天,天之空空,附之则可,着之则不能矣。正确的解释法,丽=依附、依托。

举一例:《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