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年代闪耀的人性光芒

我爷爷讲过一件事。

文革时造反派批斗他,用铁丝栓着一块水泥板,挂在他脖子上,约有二三十斤重。不到十分钟,脖子就勒出了血,但批斗会有几个小时。无奈咬牙坚持,血开始染透衣服。

突然有个年轻人(他的学生)过来,大声说道:薛XX你还不老实,跪下,老头应声跪倒。没想到这个举动,几乎算救了他[……]

继续阅读

这些珍贵照片,震撼人心

说说“破四旧”:1966年6月1号,那是一个不平凡的儿童节

人民日报发表社论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8月18日,毛泽东  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

会上林彪发表讲话,  号召红卫兵“破四旧”:

会后北京的红卫兵  开始走上街头“破四旧”摧毁清华大学题字,图为清华大学牌[……]

继续阅读

冯骥才讲述不可思议的故事,感触很深

1973年,我是驻扎某部坦克师二团的一个宣传干部。一天,接到上级命令去到鲁西南地区一个县“支左”。这期间社会上的“文*革”已经相对平稳,呼杀喊打声稀稀落落,清队的狂潮也过去了。我们的任务大多是解决前五年动*乱时期遗留的各种问题。

一天,我在宿舍里,一个挺瘦的人,戴一副圆眼镜,进门趴在地上就给我[……]

继续阅读

1966:孔府大劫难

红卫兵正在捣毁孔庙碑刻

来源:特色文摘

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开进曲阜

墓穴被挖开,孔子第76代嫡孙、衍圣公孔令贻的尸体跟着被拖了出来。孔令贻是孔林掩埋的最后一位“衍圣公”,这是孔子嫡系长子长孙的封号,自宋代起就世袭爵位。

尚未腐败的47年前的脸,以及身体,此刻被划破,在1966年冬日的空气中,迅速[……]

继续阅读